頂點小說 > 長河里的你 > 第三十八章 齊眉瘋了

第三十八章 齊眉瘋了

  時明騎著自行車飛快往家走,他滿臉喜色,路上遇到的人紛紛對他指指點點,他雖然好奇卻也沒有停下問個究竟,他們家一直是話題中心,已經習慣了。

  到了家門口,他高喊,“爸,媽,我回來啦!”進了家門,里面寂靜無聲,只有薛屠夫父子坐在院子里,滿臉痛色。

  “薛叔,您來了。”時明笑著說,“薛明,好久不見。”

  薛明沒有考上高中,所以畢業后兩人交集少了點,但是感情沒有生分。

  時明好奇的問,“我爸媽他們呢?”

  他邊說邊掏出一張紙,喜笑顏開的看了一下。

  “時明啊!”

  “叔。”時明抬頭看向薛屠夫。

  “你還是去醫院看看吧,你,你媽住院了。”薛屠夫不知道該怎么說。

  “我媽怎么了?”

  “你快去看看吧,時天被公安局抓走了,你外婆……”

  話還沒有說完,時明手中的紙掉了,他掉頭就跑,跑出家門又回來騎上自行車。

  薛明把地上的紙撿起來,“恭喜xx市第一中學時天同學,以總分748分的成績,獲得全省第一名!”

  薛家父子不忍看下去,把成績單放在他們家桌子上,“你幫他們看家,我去醫院看看,沒有大人不行。”

  “爸,我知道了。”

  他們在這里就是為了等時明回來的,家里一個人都沒有,他回來都不知道上哪找。

  時東和林有成來到公安局,此時已經是下班時間,除了兩個值班的就沒有人了。

  他們此時正在最里面的審訊室,“趕緊交代,你怎么殺人的,殺人動機是什么!”

  “我不是故意的……”

  “怎么不是故意的!”一聲暴喝后,傳來“啪啪啪。”

  時天慘叫連連。

  “時天!”

  時東隔著柵欄聽到里面動靜,急火攻心。“不要打他,不要打他,他還是個孩子啊!親親你們。”

  “吵什么,辦案重地,閑雜人等滾出去。”那個押走時天的胖公安過來,斜睨著他們。

  林有成拉住激動的時東,“同志,我們就是想見見那孩子。”

  “怎么?想串供!”小眼睛一翻,兇神惡煞般的瞪著林有成。

  “沒有沒有。”林有成連連搖頭,嘆息,“我們到現在都不知道什么事情,怎么串供,同志,行行好,我們就見一面,比竟還是個孩子。”

  “不行,這不符合規矩。”

  林有成從包里拿出一疊錢,塞給他,“同志,你們的規矩我們懂,那能不能不要再打了。”

  那胖子眼圈一轉,“哼,看心情了,快走吧。”他隨手把錢塞進自己口袋里。

  “你!”時東氣急了,這輩子他沒有收過紅包,沒有送過紅包,如今為了兒子他什么都愿意做,可是這都是什么人!

  林有成拉著他,“好好,望同志天天開開心心快快樂樂健健康康。”

  那胖子笑道,“你這人有點腦子。”

  林有成笑沒有說話。

  “快點走吧,判刑之前是見不到的!”

  時東一聽,心中大慟,高聲呼喊,“時天,爸爸會救你,你一定要實話實說,實話實說!”

  胖子臉色又變,“喊什么喊,滾!”

  林有成怕他不高興把氣撒在時天身上,趕緊拉著時東出去,“我們這就走這就走,您要開開心心啊……”

  “時天,不能錯認啊!不能!”時東高喊,被林有成捂住嘴巴,拖了出去。

  “時東,你冷靜點!冷靜點!”

  林有成放開他,對他大吼。

  “我怎么冷靜,我怎么冷靜!”他薅著自己的頭發,“他們在打我兒子,我卻無能為力!我算什么爸爸!”

  他高聲大哭......

  林有成摸了一把淚,“走,先去看看齊眉,把家里面安頓好,我跟你一起去找老領導!”

  時東哭聲一頓,“老領導,對,找老領導!”

  他爬起來,立刻就走吧往車站走。林有成拉住他,“你要先回去看看齊眉,還有老外婆的后事也該處理了。”

  可是多耽誤一天時天就多受罪,救出來的希望更少。

  不過他們別無選擇,老外婆因為他家的事情,心臟病發作去世,兩個舅舅估計要鬧翻天了!

  時東用衣袖擦把臉,“走!”

  醫院里,時好和時更坐在齊眉的兩邊,眼睛都哭成魚泡眼了,可是床上的人還是沒有醒來。

  “媽!”

  時明順著走道呼喊,終于找到地方,雙手撐在門上,看著床上生死不知的媽媽。

  “媽!”他跑到床邊,驚懼盯著齊眉頭上的紗布,鮮紅鮮紅的。

  “大哥!”時好抱住時明的腰,時更也從另一邊過來,抱住大哥。此時這個瘦肉的時家長子,就是幼小弟妹的支柱,抱著他心中安全很多。

  時明眼中含淚問道,“時更,究竟怎么回事?”

  時更哭哭啼啼把事情又講了一遍。

  “你是說時天為了救你才推他的?”

  時更點點頭,“是,那趙家的姐妹都看到了。”

  時明點點頭,“那時天還有的救。”

  時好抬起頭,“大哥,二哥不會被槍斃么?”

  時明摸摸她的頭,“不會。”

  時好哇哭出來,“二哥不會死了,二哥不會死了!”

  “時天!”

  床上的齊眉發出囈語,兄妹三人趕緊圍過去,“媽!”

  時好拉著齊眉的手,“媽,我再也不惹你生氣了,你快起來吧,二哥不會被槍斃了,他會回來的。”

  “回來,回來!”齊眉睜開眼睛,沒有焦距的眼睛慢慢恢復,她掃視了三個孩子,突然拉住時明,“時天,你回來啦!”

  三個兄妹呆住,時更哭喊,“媽?”

  “時更啊,你怎么還不上學,快遲到了!”

  “媽!”時好不知所措喊著。

  齊眉轉頭,“你個死丫頭,再偷錢打斷你的腿!”

  時好大聲地喊,“媽,您怎么了?”

  時明掙開齊眉束縛,“媽,我是時明。”

  齊眉打量他,“瞎說什么,時明去你外婆家了,你外婆身體不好他去看看。”

  “齊眉!”病房門口,時東看著已經醒來的齊眉,驚喜交加,至少她沒有出事,如今他再也受不住任何打擊了。

  齊眉打量他,“時東?”

  時東點點頭,哽咽道,“是我。”

  齊眉大叫,“你怎么老這么多!”

  時東不知道該說什么。

  “時明才五年級,你就這么老,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他爺爺!”

  時東愣住,“齊眉,你怎么了?”

  齊眉瞪了他一眼,“我怎么了!我好得很!不就感個冒你怎么把我弄進醫院。”

  她掙扎著準備下床,嘴里還嘀咕著,浪費錢。

  “大夫,大夫!”時東腳下踉蹌跑出去。

  待得大夫診斷后說,“她這是受激過度引起的記憶錯落,也就是說她下意識逃避痛苦的事情,回到最開心的時候。”

  時東問,“還有恢復的可能么?”

  大夫沉吟,“這里的條件太差,若是有條件送到省城,就有很大機會,不過,......”

  他頓了頓,看著面前的幾張臉,全是悲傷無血色,“千萬不能再刺激了,不然不會恢復,更有可能加深……”

  幾人從醫生辦公室出來,均是面無表情,時東揉揉臉,對兩個兒子說,“都振作點,不要讓你媽看出來。”

  兩兄弟帶著比哭還難看的笑往回走,突然前面傳來吵鬧聲,此時已經晚上八點,醫院很安靜,一點聲音都會無限放大,何況是如此吵鬧聲。

  時明愣愣地說,“好像是大舅媽的聲音。”

  時東點點頭,快速往前走,遠遠就看到兩個舅舅圍在病房門口,薛屠夫擋著他們不讓進,“兩位舅舅,齊眉受傷了,千萬不能吵,她的頭又疼起來了。”

  大舅媽尖銳的聲音響起了,“呦,他姑這是越來越嬌氣了,連咱媽去世了她都不起來!”

  “就是,我還想問問咱媽是怎么去世的,早上好好的人,晚上就沒有了。”小舅媽附和道。

  他們接到電話說老人去世了,直接開車從省城過來,所以還不知道發生什么事情。兩個舅舅的臉色也不好看。

  時東快速跑過來,一臉愧疚,“大哥,二哥,對不起,是我沒有照顧好媽。”

  大舅身材魁梧,他沉著臉問,“究竟怎么回事?媽好好的怎么就去世了。”

  “大哥,你說誰去世了?”齊眉站在門后,時好扶住她。

  時東趕緊進去攬住她,“齊眉,你怎么起來了,快回去躺著。”

  大舅媽擠開薛屠夫,“呦,小姑子起來啦,這是怎么搞?一頭血。”

  齊眉沒有理她,“大嫂,你們剛剛說誰去世了?”

  大嫂狐疑地看看她,“不是你們打電話給我們,說咱媽去世了?”

  齊眉眼睛一黑,往后倒去,時東一把扶住,“齊眉!”

  大舅媽被嚇得退后兩步,時明兩兄弟上前摟住齊眉,時明看向舅舅,“大舅,二舅,我二弟不小心殺了人,外婆著急心臟病發了,我媽,我媽暈倒頭磕破了,到現在神經錯亂可能以后再也恢復不了。”

  齊家一家人臉色蒼白,怎么發生這種事情!

  “齊眉!”

  時東見齊眉眼睛睜開,大聲喊了一句。

  齊眉看著他,“你是誰?”

看過《長河里的你》的書友還喜歡

东京1.5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