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長河里的你 > 第四十五章 塵埃落定

第四十五章 塵埃落定

  半個小時一晃就過,很快重新開庭審理。

  章法官拿起法槌,良久才拍下,“肅靜,全體起立。”

  他手中拿著一張宣判單,他知道念了之后他會得到什么下場,可是,做人不能昧了自己的良心,他要對得起自己身上的制服!

  “鑒于……,現判決被告人時天,十年有期徒刑!”

  震驚的不僅是時家,那個公安眼神兇狠,瞪著章法官之后,轉身出去了。

  章法官看著下面抱在一起喜極而泣的時家兄妹,很是欣慰,他能做到的也僅僅是這些了。

  “二哥,二哥!”

  時好看向時天,時更也呼喚,時明更是如此,他的兄弟啊,終于,終于能活著了。十年,十年很快就過去的。

  時天深深的對著章法官鞠躬,對著劉家奶奶鞠躬,對著庭下所有人鞠躬,可是人群中就是沒有那一對他期盼的影子,他眼神黯淡,爸媽還是不原諒他嗎?

  時天按規定要被押往省城監獄,再決定送往農場勞改,即將出法庭的門,后面的顧新悅大喊,

  “時天,我等你,多久我都等你。”

  時天的身軀一震,他干涸的心瞬間注入一道溪流,可是他并未回頭,雖然他不用再死可是他是殺人犯,坐過牢的人,怎么能耽誤人家姑娘!不過他真的感謝她,在生命最黑暗的時候,給他送來一束不同于家人的溫暖,也在此后的人生里一直溫暖著他。

  顧新悅不知道她的話對時天造成的影響,她撕心裂肺的吶喊,也許僅僅是對即將失去初戀的祭詞!終究他們還是太年輕,年少青春的感情清甜又苦澀。

  兄妹三人在法庭外給劉奶奶磕頭謝恩,真心感謝這個六十幾歲的老人,要不是她,也感動不了那么多人,感動不了法官時天真的就沒有翻身的機會。

  “媽!你怎么能這么做?”尖叫聲傳來,田妮聽說之后匆忙趕來,但一切都晚了。

  “強子還是不是你孫子!”她面目扭曲的吶喊。

  劉奶奶冷眼看著她,“強子是不是我孫子我不知道,你已經不是我劉家的人卻是我知道的,不要再管劉家的事,你不配!”

  田妮憤恨的看著老奶奶,這個老不死的說什么話!

  “媽,我知道我改嫁你不同意,可是柱子已經死了,我還這么年輕……”

  劉奶奶打斷她,“你配提起柱子么?柱子怎么死的你心里最清楚!”

  田妮心里咯噔,這個死老太婆難道知道些什么?

  “媽,柱子不就是偷電被電死的么?”

  劉奶奶冷笑,“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報而是時辰未到!”

  她不再說什么,顫巍巍往外走,林有成趕緊上前扶著她,時家兄妹看看呂二妮皆是冷漠,轉身跟上了。

  田妮大喊,“不管怎么說,強子死了,他時家就得賠償,不然這事情沒完!”

  劉奶奶站住,“賠償?好啊,你拿錢來。”

  田妮呆住,“為什么我拿錢?”

  “劉強害得人家家破人亡,該得到賠償的是時家!”劉奶奶再不看她一眼,這個女人作惡多端,早晚會有報應!

  后來林有成對時家兄妹說,其實劉奶奶早就來看過時東了。

  她一個六十幾歲的老太太,從老家走了八個小時才找到這里,那時候林有成正好出去打熱水,回來后就看到劉奶奶流著淚站在床前,他一下子驚呆了。

  劉奶奶什么都沒說,抹了眼淚就走,還是林有成擔心她把她送回了家,哪知道一大早起來,這老太太就坐到了他家門口,要跟他一起來法庭撤訴。

  后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三個兄妹聽了,紛紛感動,連連說以后必然要好好報答劉奶奶。

  時東醒來的那天,時好正在給他按摩手臂,醫生說必須要保持血液循環,這樣才能最大程度減輕手術帶來的傷害,畢竟失去的是雙腿,經脈流通不會太順暢。

  “爸,今天已經是第十一天了,您該醒了。”時好口中念叨著,這也是醫生吩咐的,要和病人多說話,喚起他的意識。

  時天判了十年,雖然有點長,可是相比槍斃而言,對他們無疑是驚天喜事,更何況,爸爸還在,媽媽還在,他們一家人都還在,所以時好心情也慢慢好轉。

  “二哥馬上就要被送到省城了,也不知道會送到哪個農場,我跟兩個哥哥說了要一起去送送,爸,二哥可想你了,可是我們都不敢跟他說你和媽媽的情況,怕他想不開……”

  時好拿起時東的手,替他擦拭,這時候,時東的手中微微動了一下,時好愣了一下,輕輕喚道,“爸爸?”

  手指過了一會又動了兩下。

  時好的淚水瞬間滑落,她尖叫起來,“醫生,醫生!”

  等到病房終于清靜下來的時候,兩父女看著對方,眼中均是淚水。

  時東這段時間沉睡,可是對外面的事情時有感覺,他很想醒過來,可是身有千斤重。

  他看著時好,嘴巴微微動,時好趴在他的嘴邊,“時……天。”

  時好握著他的手,含淚說,“爸,二哥沒有被槍斃,只是被判了十年。”

  時東的淚水瞬間滑落,也不知道是喜悅還是悲傷。

  “爸,二哥會回來的。”

  是啊,會回來的。

  時東的清醒對時家來說,無疑又是一件可喜的事情,他們做事走路都帶著風,經歷了重重磨難,如今他們只求一家人在一起平平安安就好。

  知道自己的雙腿被截掉,時東倒是淡然多了,就像林有成說的一樣,盡管從今以后他是個廢人,只要他還活著,時家就還在,孩子們就有了依靠。

  時東清醒后第二天,他堅持出了醫院,在這里每天要花掉不少的錢,再說了,他心中焦慮陪他苦了一輩子妻子,想早點見到她。

  回到家中的時候,齊眉正抱著枕頭在廊下搖晃,口中哼著家鄉小調,專門哄孩子睡覺。她聽到動靜,朝時東笑了笑,用手指豎在嘴唇中間,輕聲說,“小聲點,時天在睡覺呢。”

  時東瞬間淚如泉涌,時明三人亦是紛紛落淚。

  時明推著時東的輪椅進了家門,這輪椅是時家四口人商議買的,畢竟時東不能一直躺著,有了輪椅,他可是在家里四處走動。

  時東看著媳婦滿頭白發,不知道如何是好,曾經那一頭讓他愛不釋手的青絲,仿佛還在指尖劃過。

  “齊眉。”他輕輕呼喚。

  齊眉皺眉,“讓你不要說話了,時天要被吵醒怎么辦。”轉過身不看他,“做爸爸的一點都不心疼兒子,盆里還有尿布,趕緊去洗了。”

  原來,她還記得他!這樣就好,這樣就好!

看過《長河里的你》的書友還喜歡

东京1.5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