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長河里的你 > 第四十六章 人情冷暖

第四十六章 人情冷暖

  這日一早,時好割了一籃子豬草,正往家里去,遠遠看見家門口圍了很多人,她加快腳步,顧不得擦臉上的汗水,擠開人群進去。

  院子里,兩個舅媽帶著兩個表嫂正氣憤看著時家幾口人,時明推著時東的輪椅,時更護著受驚的齊眉,一家人臉色同樣不好看。

  “舅媽,表嫂,你們來啦。”

  時好扯出笑上前,小時候兩個舅媽對自己很好,如今兩家有點矛盾,她雖然傷心但是不會有恨,畢竟是自己家害得外婆去世,想到外婆,她的眼圈又紅了。

  “喲,時好啊,我們家如今跟你們家沒有關系了,你就不要亂攀關系了。”大舅媽眼睛瞟了她一眼。

  時好心中一陣鈍疼,她抿嘴不再說話。

  “時東,你既然已經回來了,那么就還錢吧。”

  大舅媽看向時東,時東點頭,“大嫂,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您說說我們一共欠了你家多少?”

  大舅媽拿出幾張紙,“前幾天時更跑到我們家又是哭又是鬧,非要借錢,還把你家城里的房子賣給我們,我們就當可憐可憐我那小姑子也就接下來,可是沒想到我們是好心幫忙,你們卻欺騙我們啊!”

  時東看了看時更,時更擰著脖子一臉倔強,“大舅媽,我們怎么騙你了,那房子已經快要建好了!”

  大舅媽上前,“對哦,是要建好了,可是那鳥不拉屎的地方,誰愛住誰住去!”

  要不是這時候正在傷心,時好真的想笑,這話時更早就說過了。

  “大嫂,我知道那里如今是偏僻了點,可是將來……”

  大舅媽尖叫起來,“那是有點偏僻嗎?啊!整一個亂葬崗!你們讓我們去住,安得什么心!”

  時家沉默不語,那是他們家好不容易建的房子,可是別人卻看不上。

  二舅媽這時候也開口,“那里的人聽說那幾套房子是殺人犯家的,把你家的幾套單獨用院墻隔開了,也就是說,你們家被踢出了整個小區,你說讓我們怎么住?”

  時東一臉黯然垂下頭,接著又抬起來,“大嫂,二嫂,時更把房子賣給你們多少錢?”

  大舅媽嗤一聲,“一棟一千塊,一共是五千塊錢!”

  “什么!”

  時東看向時更,時更眼里全是淚水,時東心中悶痛,要不是為了他,時更怎么會把房子如此賤賣,況且就算這么賤賣,人家也不要!

  時明輕輕喚道,“爸。”

  時東擺擺手,“沒事。”

  他深呼吸一口氣,“大嫂,我們暫時沒有這么多錢,您看過兩天我們親自給您送去好嗎?”

  大舅媽尖叫一聲,“不行,我今天必須拿到錢!”

  她把手里的房子證明甩到時東臉上,時更氣憤上前,“舅媽!房子是我賣給你們的,有氣對我撒!”

  “時更!”時東喝道,“回來。”

  “果然是沒有一點教養!”大舅媽哼一句,時家兄妹皆是眼圈通紅。

  “時明,把家里的錢都拿出來。”

  時明握著輪椅的手發白,手臂青筋爆出,那是時東的買藥錢,時東的傷口必須天天清洗敷藥,不然……

  “爸……”

  時東轉頭,“去拿!”

  時明一步一挪,最終加快腳步把一個鐵盒子拿出來,“里面是八百零兩塊兩毛。”這錢他每天都數一遍,很清楚,這還是四大爺給的,他們早就沒有一分錢了。

  大舅媽瞥了里面全是一毛兩毛一分兩分的,“這是打發要飯的嗎?”

  “大舅媽!”時明叫了一聲,他閉上眼睛呼吸一口氣,壓下上涌的郁氣,“我們家真的沒有錢了,您寬限一段時間,我們會想盡辦法把剩下的錢還給你.”

  “呦,這是做什么?”

  薛屠夫的聲音從外面傳來,接著林有成也進來,“難道比我們知道的還早?”

  “不會吧,我們是第一個拿到的!”他渾身橫肉進來,周圍的人紛紛避讓。

  “時東!你該請我們倆好好喝一口。”

  林有成滿面笑容進來,“這酒是該喝。”

  兩個人好不容易進來,看見里面情景一下子愣住,這是做什么?

  時東想擠出點笑容面對老友,可是他實在笑不出來。

  時好一直垂著頭,兩只拳頭捏得緊緊的,聽不明白,為何小時候對他們好的大舅媽二舅媽,如今變得這么冷血市儈,生活一天天好起來,人心卻也變了。

  大舅媽看到林有成,“正好,你們村村長來了,時家騙我們買了他們家的房子,如今我不要了,讓他們退錢卻不給錢,你說這有沒有道理?”

  林有成看向時家幾人,他們臉上均是不好看,“就是城里的房子?”

  大舅媽說,“什么城里!明明就是一片墳地!”

  林有成嘆一口氣,“這位大姐,我跟你說,那邊的房子現在確實位置偏了點,可是將來一定會發展起來的,到時候你想買都不一定買得到!”

  大舅媽又尖叫,“感情花的不是你的錢,也不是你去住!”

  林有成搖搖頭,“我也建了一套。”

  都是一群腦子有病的,大舅媽翻白眼,“我不管,你們愛住墳地你們去住,反正我們不住。”

  薛屠夫牛眼一睜,“他們欠了你多少錢?”

  大舅媽被嚇了一下,“五千塊錢。”

  薛屠夫冷笑一聲,從腰包里拿出一疊又一疊,“數數!”

  大舅媽一臉驚喜地給二舅媽和兩個表嫂使了眼色,四個人連忙搶過去,就怕薛屠夫反悔。

  “老薛……”

  時東一臉羞愧的喊道,他不知道說什么好,不收這錢那齊家的幾人不會善罷甘休,收了這錢,哎……,他聽孩子們說了,從薛屠夫這里已經借了好幾千,這年頭誰家都不容易,更何況,薛屠夫的錢是用來收豬的,沒錢怎么買豬殺!

  他這輩子雖然困苦,可是從來沒有伸手問別人借過一毛錢,臨老了欠了一屁股債,他心中萬千感慨不是滋味。

  “東子,我們之間不要說那么多廢話!”薛屠夫大手一擺,他給林有成使了眼色,防止時東繼續鉆牛角尖,“老林,你不是有喜報給時東看!”

  林有成拍了下額頭,“對對!”

  他也不難過了,連忙把手里拿著的紅紙攤開來,“時東,你看看這是什么?”

  “什么?”時東心情還是不好,可是看著兩個老友努力逗他,他也就配合的看了一眼,就一眼眼淚瞬間落下,他顫抖的手去接過來。

  “時明被清華錄取了,你的好日子在后面呢!”林有成感慨的拍拍他的肩膀,時家終于苦盡甘來。

  時明的眼淚也流了下來,嗚咽一聲,時好和時更大叫,抱著時明又喜又哭的。

  “大哥,大哥,你被錄取了,你被錄取了!”

  “大哥,好樣的!”時更崇拜看著大哥。

  齊眉見到他們開心的笑容,臉上怯怯的,輕輕拉著時好的手,眼巴巴看著。時好轉頭一把抱住她,“媽,大哥考上清華大學了!”

  齊眉不懂什么東西,可是看著她高興,她也高興,輕輕拍著她的背。

  外面的人群一下子炸了窩,時家大小子考上清華啦!

  這個消息像長了翅膀一樣,迅速飛往各處。

  那邊正在數錢的大舅媽等人面面相覷,瞬間覺得不是滋味,數錢帶來的幸福感似乎也小了很多。

  清華是什么?那是全國人民心里最神秘的殿堂,學子心中的信仰,能進入清華大學,這人也自帶光環讓人不敢直視的。

  時明把最近的痛苦紛紛哭了出來,短短半個月,他們家幾經生死,過早的壓迫他們長大。可是他們必須長大,更何況他這個長子!

  時東握著喜報,手指都捏得發白,老淚橫流卻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仔仔細細讀了好幾遍,方才確定是真的!

  “來得太匆忙了,本來該買掛鞭炮放放的!”

  薛屠夫嘆口氣。

  “這里有,這里有!”四大爺手里拎著一串過來,“前兩天大丫頭給我生了個孫子,報喜的時候放的,正好剩了一掛。”

  林有成接過來,“這感情好,呵呵。”

  他拿到外面的路上,點著之后瞬間劈里啪啦響了起來。

  一家人開開心心,除了大舅媽,她咕噥,“得意什么,有命考上沒命念。”

  瞬間,所有人的臉色一變,時好看向大舅媽,心里一口氣憋得難受。

  大舅媽看見眾人的眼光都能吃人,“干,干什么!我說的難道不是,連飯都快吃不上了,還想念書!”

  時明臉上的喜悅褪去,留下蒼白,大舅媽的話雖然難聽,可確實是實話。

  “怎么沒錢了!”薛屠夫手一揮,“大侄子的學費我全包了,怎么滴!”

  大舅媽哼,“愛咋咋地跟我們有什么關系!”

  “住口!”

  外面傳來一聲大喝,齊山的身影出現在門口,他一臉怒色看著自己的婆娘。

  “孩子他爸,你怎么回來了?”大舅媽臉上訕訕的,看見齊山望著她手里的錢,趕緊把手背到后面。

  齊山瞪了她們一眼,看向時家人,特別是滿頭白發的妹妹,他的心中酸澀又有一種說不清的愧疚。

  “把錢還給他們。”齊山說。

  大舅媽把錢攥得緊緊的,“不行。”

  “我說給他們!”齊山長得本來就魁梧,此時大吼一聲嚇得大舅媽尖叫,立刻把錢甩了出去,撒了一地。

  薛屠夫眼睛一瞇,“怎么滴,看不上我這賣肉的錢?”

  齊山冷著臉說,“這錢是我借給我妹的,不要還。”

  “呵,借?”薛屠夫冷笑,“不是賣房子的錢?”

  齊山看著他,“房子我們不要。”

  時東坐在輪椅上,抬頭仰望這齊山,“大哥,您今天能來我們很開心,時明考上清華了,正好等會喝一杯酒。”

  齊山望著時明,時明眼里沒有一絲情緒,嘆了口氣,今天兩家鬧成這樣,說不上該怪誰,可是隔閡定然存在了。

  “那這錢以后也不要還了,就當是做舅舅的一片心意。”

  “他爸!”大舅媽高喊,一臉肉疼。

  “你閉嘴!”

  那日外婆去世,他在氣頭上任由舅舅斷了兩家關系,后來想想很是愧疚,那時家正是艱難的時候,自己不幫一把還要落井下石,可是又拉不下這個臉,等到時更哭著來借錢,他也就順勢借了出去,等以后兩家再慢慢恢復關系,哪知道這個敗家的居然上門要錢。

  他是真的沒有想到時東居然斷了腿,不然他早就來了,就連時天判刑他也沒有出面,自己這個做大哥做舅舅的,真的有愧!

  時東示意時更和時好把錢撿起來,裝在一個布包里。

  “大哥,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我們已經欠你很多了,不能再欠下去,這錢,你還是收回去吧。”

  時東把錢遞過去,齊山看著他,時東不退讓,他嘆息著拿了過來,“以后有需要就來找我。”

  時東點頭笑了笑,齊山不再說話,再次看了眼時家眾人,轉身走了,順勢朝大舅媽她們喝道,“還不快走!”

  幾人灰溜溜跟著齊山走了,時東一家心中松了口氣卻也沉重很多,好好的親戚就這么散了。

看過《長河里的你》的書友還喜歡

东京1.5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