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長河里的你 > 第五十五章 何去何從

第五十五章 何去何從

  時家兄妹又恢復到兩地奔波的狀態,白天,時好守在醫院,時更守在家里看護齊眉還要喂豬喂雞,時明把家里的破銅爛鐵弄去賣掉,時東住院費是一大筆開銷,他還要替弟弟妹妹存錢上學,盡管時更的錄取通知書沒有到,他依然準備著。

  生活的磨難沒有壓垮這個二十二歲的青年,只是讓他身姿更加挺拔。

  “妹妹,回去路上小心點。”

  他每天晚上都要來換時好回去,讓她回家給齊眉換洗衣物,不能總是麻煩別人。

  “大哥,你臉色不好,今晚我在這里就行了。”

  時好擔心看著時明,那天被抽了八百毫升的血,這幾天又沒有好好休息,身體會吃不消的。

  時明把她推出門外,“小操心鬼,大哥沒事,趁天還沒有黑快點回去。”

  時好擰不過他,只好轉身,剛剛走兩步,前面來了個人,手里拿著飯盒,一臉嬌俏看著兄妹二人。

  “時好,你要回去啦!”

  “林燕姐,我準備回家,你這是準備吃飯?”時好笑著說。

  林燕不好意思瞄了瞄時明,“我是給你送飯的......”

  時好心中暗笑,這明知道她要回去,還給她送飯,到底想送給誰的一看就知道了,哎,她對著大哥做個鬼臉。

  時明無奈敲她的頭,“還不快點回去。”

  時好躲開,對林燕說,“林燕姐,我先回去了。”

  然后轉身的走了。

  林燕紅著臉,她鼓起勇氣把飯盒遞給時明,“時好回去了,那你吃吧。”

  時明看著飯盒,看著她捏著飯盒的白白嫩嫩的手,自己的拇指和食指微微搓了一下,手上全是老繭,恐怕就連時好的手都是粗糙的。

  “林燕,我感謝你為我們家做的事情,要不是你,我爸住不了這么好的病房。”

  林燕連忙擺手,“我只是做了該做的,不值當道謝。”

  時明笑了笑,“可是很多人不會這么做。”

  他垂眸,“林燕,我有爸爸媽媽要照顧,有弟弟妹妹要撫養,我還有一個弟弟坐牢,我這輩子是不準備結婚的……”

  “碰!”

  林燕手里的飯盒掉在地上,里面是滿滿一盒的紅燒肉,她驚慌失措蹲下去撿,弄了一手的油。

  時明掏出一塊手帕遞給她,林燕低著頭不接,時明蹲下來,拿起她的手仔細擦拭,她的眼淚啪嗒啪嗒的落下,寂靜無聲。

  “我不在乎這些。”她說。

  他沒有說話,林燕甩開她的手,站起來跑掉了。時明低著頭看著地上的紅燒肉,然后一點點撿起來。

  對不起,我在乎。

  他曾經也暗暗思考過將來自己的另一半是什么樣?看過父母之間相濡以沫,也看過紹家夫妻恩斷義絕,他當然要找一個相知相惜的人,生幾個孩子教育他們長大。可是,一切的美好幻想被打碎。

  變故來得猝不及防,弟弟被捕,父親失去雙腿,媽媽瘋了,只要兩個年幼的弟妹惶惶不安,他只能咬牙扛起家,其中艱辛怎么形容得了。

  如今家里剛剛穩定,又來噩耗,呵,他哪有精力去想個人感情,更沒有能力給別人幸福生活,所以就不要耽誤人家的好姑娘了。這輩子,他能把雙胞胎供出來,時天出獄后再給他娶房媳婦,然后他就可以陪著父母一起老去吧。

  二十二歲的青年,眼里已經布滿滄桑。他轉身進了父親的病房,輕輕關上門,隔絕一切探尋的目光。

  從那日以后,林燕再也沒有出現在時家人面前,有時候遠遠望見,時好剛想打招呼,她就扭頭走了。

  時好好奇,“林燕姐好奇怪哦。”

  時明整理衣物,“你好奇那么多做什么。”

  時好盯著時明,“大哥,林燕姐很好,溫柔又漂亮,你?”

  時明敲一下她腦袋,“小丫頭片子,給我好好學習,馬上就開學了。”

  提到開學,病房里又是一陣沉默,原因無他,時更的錄取通知書依舊沒有下來,那就是說政審沒有通過。他的志愿也只填了這么一個,也就意味著時更大學路斷了!

  時東在昏迷三天后醒來,他睜開眼睛的時候,病房里沒有人,時好去打開水,他睜著雙眼望著天花板,沒有死么?他想,還不如死了算了,不能護佑妻兒還拖累他們的男人,活著做什么!

  他抬起手,上面擦滿了紫色消炎水,也沒有掩蓋住破了的皮和黑色煙疤,那日被毆打的情景浮現在眼前,對于妻子被打的無助,摧垮這個鐵漢的心房。活得這么窩囊,還不如死了吧!

  他拔掉輸水的針頭,拿掉嘴上的呼吸罩,尖尖的針頭對著自己的太陽穴。

  “咔嚓!”房門開了,時好拎著水瓶進來,正準備把它們放到廚里,她愣住了,緩緩轉身看向病床上,時東的氧氣瓶被扔在一邊,他的眼睛盯著她。

  “嘭!”熱水瓶落地,開水瓶瞬間炸裂開來,她顧不得自己被湯的腳,撲倒時東床邊。

  “爸!”

  她顫抖的奪下他手中的針頭,“您干什么,您要干什么!”

  她失聲痛哭,抱住時東后怕不已。

  “時好啊,爸爸沒有用,爸爸活著就是拖累!”時東眼角落淚,滿臉皺紋擰在一起。

  時好搖頭,“爸,我們不能沒有你,不能沒有爸爸,爸,您不能丟下我們!”

  “時好怎么了!”

  門一下子被撞開,林有成和時明進來。他們聽到時好哭聲給嚇壞了,還以為時東不行了。

  結果進來一看時東醒了,兩人一下子露出笑臉,謝天謝地終于醒了。

  “爸!”時明一臉高興看著他。

  時東老淚橫流,不知道該說什么。

  林有成也過來,“老戰友,就知道你死不了,閻王爺不敢收你的。”

  “時好!你腳怎么全是泡!”

  時明睜大眼睛看她的腳,夏天赤腳穿著涼鞋,剛剛開水瓶裂開濺了一些,所幸不是大面積的。他一把抱起她,準備去看醫生。

  時好掙扎著大哭,“大哥,爸爸剛剛想自殺!”

  “什么!”林有成本來準備跟去看看的,結果聽了這話,一下子站住,震驚看著時東。

  “時東,你真這樣做了!”

  時東一臉羞愧,看著時好滿是水泡的腳,心里疼死了。

  “時明快帶時好看腿,你爸這里有我!”

  時明看看時東,又看看時好時腳,“林叔,我爸就拜托你了。”

  林有成擺擺手,示意他們趕緊走,把門鎖上,轉頭就開炮,“時東啊時東,你也是個老兵老黨員,居然干出這種事兒,你的老臉還要不要了!”

  時東放聲大哭,“我是真的不想活了,有成,太窩囊太窩囊!”

  林有成眼圈一紅,“人這輩子窩囊的事兒誰沒有,咬咬牙也就過去了!”他上前握住時東的手,“你可知道要是你真的走了,你是雙眼一閉萬事輕松,你有沒有想過你兒子你閨女,他們怎么辦?”

  “沒有我這個累贅,他們會輕松很多!”

  時東閉上眼,淚水依然滑落。

  想當年他們當兵的時候,時東樣樣突出,就像狼一樣撕咬敵人,再看看如今被生活折磨得不成樣子的老戰友,林有成心中五味俱全,人永遠無法預測未來會怎樣,真的一點不假!

  “可是他們從此就沒有了爸爸,時明回來后以他的性子會直接以死謝罪吧。”

  林有成輕輕地說,“齊眉已經找回來了,若是有一天她醒了,知道你不在了,你說她會不會跟著你一起走?那時候孩子們又沒有了媽媽!”

  “然后失去父母失去兄弟的兄妹三人,只能在余生中思念你們,懺悔自己沒有好好照顧好你們。”

  “你想要這樣嗎?時東?”

  時東雙手捂著臉,他的肋骨傳來的痛哪及得上心疼。

  “好好活著吧,時東,咱們這些老人就算再沒用,只要還活著,孩子們心就安吶!”

  時好被時明抱去急診,需要把燎泡里的水放了,再擦藥膏,這兩天不能沾水不能走路,不然肯定發炎。

  兩兄妹全程沒有說一句話,時明沉著臉,時好心里難受。

  等到處理好之后,時明抱著她往回走,時好摟著時明的脖子,把頭靠在他胸口,聽著時明的心跳,她的心也漸漸平靜。

  “大哥。”

  “嗯。”

  “爸爸他......”

  “不會有事的。”

  “嗯。”

  記憶里堅強挺拔的爸爸,如今真的被磨難壓垮了,不僅是身軀,還有尊嚴,還有靈魂。兩兄妹深刻意識到,他們真的得要快快強大起來!因為,要換他們守護家人!

  已經開學半個月了,時東也在這個周末出院,他的最終診斷下來,脊柱嚴重損傷,重新做起來的幾率太小,除非去國外治療,還有一絲希望,不然只能終身躺在床上。

  時東如今情緒穩定下來,那日看著時好破破爛爛的腳,他心都要碎了,從小捧在手心里的閨女,如今因為他受多少罪,以后再不敢輕言放棄。

  時更沒有收到錄取通知書,時明建議他復讀,他沉默了兩天,決定放棄!

  時東如今只能躺著,齊眉依然瘋瘋癲癲,不過比以前好點的事她居然記起了外婆,時不時嘴里說著媽,來吃飯。有時候她居然知道給雞喂食!一家人高興壞了,這說明她的病正在好轉!好轉不代表好了,所以時更還是決定在家里幫助時明分擔一下壓力。

  兩個人供養一個妹妹上學容易多了,再說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他不信不上學就不能出人頭地!只是可惜不能實現二哥的夢想了。

  時明知道弟弟的選擇,摟著他,我們一起努力。

  時好躲在被窩里無聲哭泣一個晚上,第二天腫著眼睛去上學,從此以后,她要加倍努力,方不負家人的付出!

看過《長河里的你》的書友還喜歡

东京1.5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