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長河里的你 > 第六十一章 誓不為人

第六十一章 誓不為人

  “齊昊,謝謝你。”時好突然認真地看著他,認真的道謝。

  齊昊摸摸頭,高大的身軀有點不好意思往后退了退,“怎,怎么突然說這樣的話。”

  時好臉上露出微笑,“這么多年,謝謝你一直陪著我,你的好我會記住一輩子。”

  齊昊耳尖一紅,“咳,我對你好不是應該的……”

  還沒說完,就被身后的教導主任打斷,“你們倆在這里干嘛,還不趕緊回去上課!”

  時好立刻轉身對著禿頂教導主任微微行禮,“主任好,我們馬上就回去。”

  說完給齊昊使個臉色,抬步就跑。齊昊也順勢跟教導主任行禮,大步追上去,兩人在齊昊的教室門口分開。

  “時好,有事就喊一聲啊。”齊昊不放心的吩咐。

  時好擺擺手,“知道了。”

  進了教室,早自習也就差不多快結束了,趙小小的位置在時好右前方,她回頭看看面無表情的時好,一臉譏諷,看你拿什么跟我斗!

  周末最后一節語文課結束后,趙小小站了起來,“我來到高三一班已經一個星期了,為了感激各位同學對我的幫助,等會我請大家去卡拉OK唱歌。”

  “卡拉OK?那是什么?”

  好多人都是第一次聽說,很是稀奇。

  趙小小眉眼間顯得得意,“就是一個唱歌的地方,像劉德華、鄧麗君、小虎隊,大家喜歡的明星,他們唱的歌曲在那里面都有,你們也可以自己用麥克風唱,很帶勁的。”

  “去,一定要去。”很多男同學站了起來,他們對新鮮事物接受畢竟快,有的女同學也躍躍越試。

  時好完全屏蔽趙小小的作妖,她收拾好自己的書包,拿著行李就準備回家,一個星期不見了,她很是掛念家人。

  “呦,咱們的大班長不參加啊?”趙小小陰陽怪氣的攔住時好的腳步。

  “讓開。”

  時好的個子比趙小小高了半個頭,身高上就可以俯視她,給她帶來壓迫感,更何況,時好的臉蛋整體顯得英氣,不笑的時候,一雙杏眼略顯嚴肅。

  “班長帶頭不參加集體活動,這樣不好吧。”

  時好逼近她一步,雙目冷淡看著她,“這不是班集體的活動,我有自由不參加,再說一遍,給我讓開。”

  兩人之間從見面就充滿火藥味,男同學私下里還說,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和一母,這是恒古不變的定律!

  李青趕緊上來隔開她們,“我也不參加了,我媽可是給我規定了到家的時間,不能超過五分鐘!不然一定親自追到學校,那個趙小小,真不好意思哈,下次有機會我一定參加。”

  “對哦,我也不去了,我媽也是一樣規定的。”

  瞬間,很多女同學響起家里的河東獅吼,紛紛退出,再想想趙小小一來就攪得班里不安靜,吸引了好多男生的目光,女同學心里也頓時吃味起來,一時間教室里全是收拾書包行禮的聲音。

  趙小小咬牙切齒,她握著拳頭,“時好,你不跟我作對會死么!”

  時好冷笑看著她,“趙小小,你死了我都不會死!”

  說完一把推開她,拿著行李就走了。

  “時好,你給我等著!”

  時好站住,回頭狠狠瞪著她,“趙小小,你同樣給我等著,有生之年我不把你趙家全部送進牢里,我誓不為人!”

  這是怎么回事?一時間教室里鴉雀無聲,何至于要把人全家送進牢里?趙小小睜著充滿血絲的眼,看著時好的背影,那就走著瞧,到底誰送誰進去!

  時好不再說話,她轉身就走,大長腿邁著堅定的步伐,報仇,是藏在她心底最深的執念,今日說出來之后,更是如噴發的巖漿一樣,有生之年,一定要親自送他們進去,讓他們嘗嘗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痛苦!

  她深呼吸一口氣,轉頭對著許多男同學笑了笑,“不好意思啊,跟班長有點小誤會,不有誰還愿意去的,等會我們一起去好了。”

  十七八歲的少年雖然心里震驚兩人的緊張關系,可是畢竟還是青春期,對新鮮事物的摸索戰勝了一切,他們紛紛收拾書包,跟著趙小小一起去了卡拉OK。

  “時好回來啦!”

  村口老槐樹下,老老實實地坐著一些村民在聊天,看見時好拿著背著書包騎著自行車,紛紛打招呼。如今時家的大棚蔬菜進入豐收期,招了村里的村民去幫忙,工資按天發放,村里人對他們兄妹都是熱情的很。

  時好從自行車上下來,笑著跟他們打招呼,大爺,大媽,嫂子,嬸子,一大圈叫下來打了招呼,時好就重新騎上自行車回家,簡直是歸心似箭。

  到了家里,見門上掛著鎖,她重新騎上車子去了地里,當初承包的土地是在洼地,離家里有三公里的路,時好遠遠看見白茫茫的一片,很多人都在地里忙活著。

  “大哥!”時好跳下車,時明正好在抽水,他見了時好,上下打量了一番,“是不是又沒有好好吃飯?怎么又瘦了!”

  一臉心疼的接過時好的自行車,“走,見見爸媽。”

  時好咧嘴笑,“我是光吃不長肉,沒辦法。”

  到了小屋里,時東躺在床上看報紙,他的后背墊了好幾層的被子,頭稍微抬高一點。齊眉還是抱著枕頭坐在凳子上,正在給枕頭梳頭發呢。

  “爸。”時好上前,握著時東的手,時東鼻梁上架著一副眼鏡,見了時好,趕緊把報紙放下。

  “時好,回來啦。”

  時好笑得開心,“回來啦,爸,我可想你了。”

  時東摸摸她的頭,“多大了還撒嬌。”

  時好吐了吐舌頭,“再大也是你的女兒,嘻嘻。”

  她轉身輕輕走到齊眉跟前,握著她的手,“媽,我回來了。”

  眼里充滿儒慕,齊眉看看她,嘴里輕輕念著,“回來了。”

  “嗯,回來了。”時好靠在她的肩上,媽,您就這樣一直陪著我們也好。

  時東看著那對母女,心中感慨,當初怎么就鬼迷心竅要自殺呢,如今都不敢想象,若是他真的走了,這兩孩子得傷心成什么樣子!有成說的對,他們這些老人就算不能做什么,只要他們還在,孩子們的心也就安了。

  大棚里,薛通跟在時明身后,“時明,你就收下我唄。”

  時明擺弄著地里的絲瓜苗,頭也不抬,“你跟薛叔說過了嗎?”

  薛通鼻子里一哼,“他如今手底下多的是人幫著他,哪還用的著我。”

  時明笑了笑,“你跟別人能一樣嗎?聽話,你還是好好回去賣你的肉去,薛叔年紀大了,早晚還得你來接手。”

  “你不知道,天天把我罵的狗血噴頭,不是這兒錯就是那兒有毛病,有時候我都懷疑我是他撿來的,哪里都看不順眼,真是的,越老越煩人!我不管,明天我就來你這里上班!”

  “真的想來?”時明停下手里的活,轉頭看向他。

  薛通立馬拍著肥肥的胸脯,“當然啦,我是跟老頭真的沒法溝通了。”

  時明點點頭,“過兩天我準備再擴建幾個新的大棚,算你一股,如何?”

  薛通連連擺手,“算我什么股,我給你打工就好。”

  時明搖頭,認真地對他說,“當初薛叔借給我們五千塊錢,本來我是準備把蔬菜賣掉之后還的,如今你若入股,就用這五千塊錢加上點利息,我們兄弟一起干,保準讓薛叔對你另眼相看,怎么樣?”

  薛通想想家里老頭子對他的各種嫌棄,有點心動,“利息就算了,誰跟誰啊,要不我再加點錢吧,你手頭肯定很緊張。”

  時明搖搖頭,“沒事,我把貸款還了之后再借點就行了。”

  兩個人說干就干,第二天就找了林有成把旁邊的荒地給包下了,找了挖地機抓了來回挖了好幾遍,時好拿著籃子,把地里的茅草根都給撿出來,不然的話,春天一來又會發芽。

  晚上,一家人坐在小屋里,喝著玉米稀飯,齊眉如今自己也能吃飯了,就是如孩子一樣,會吃得到處都是,時好耐心的幫她擦嘴。

  “大哥,我今天回來的時候看到村里好多人家都弄起了架子,好像也要弄大棚。”

  時好邊給齊眉擦嘴,一邊說。

  “嗯,我知道。”

  時明拿著一塊煎餅,里面夾了點菜,卷好之后給時東遞了過去。

  “那對我們家又影響嗎?”

  “影響不大,如今天氣漸漸轉暖,大棚起到的作用越來越少,過不了幾個月,蔬菜就會大批量的上市,到時候我們家的菜已經賣完了。”

  時東細細的咀嚼著煎餅,他皺著眉頭,“時明,你又重新承包的地是來做什么的?”

  直到時明把地承包下來,時東才知道,不過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他也不會阻止,如今正好提到這個,他也就問了出來。

  時明笑了笑,“爸,我前一陣子在書店看到一些書,里面不僅有反季節蔬菜,還有反季節水果。”

  時好眼睛一臉,“大哥,你是要種水果?”

  他搖搖頭,“暫時還不行,我先弄點試試,最主要的我還是想種蔬菜,如今市場上的蔬菜種類太過單一,可是人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飯桌上的菜也要求多種多樣。我托了朋友從南方帶了一些菜種過來,我準備種一些試試水。”

  “那能行嗎?”時東有點擔心。

  “沒事,我就種一點點,最主要的還是以本地的蔬菜為主。”

  時東也不再說什么。

  “時好,你在學校怎么樣,沒有什么為難的吧。”

  “我能有什么為難的事情。”時好瞇著杏花眼,“我可是咱學校的霸王花,誰敢欺我,拳頭說話!”

  她還裝模作樣攥緊拳頭,示意時明看看自己的小胳膊上的肌肉。

  “你呀,就不能溫柔點。”

  時東拿小女兒沒辦法,從小就皮實,這幾年稍微消停了,可是性格還是像男孩子多點,開朗、活潑、卻也嫉惡如仇。

  “咦,小哥最近還是沒有寫信回來?”時好轉移話題,趙家重新回來的事情還是不要讓家里人知道了,白白添堵。

  時明往她望了一眼,時好立刻噤聲,兩人看向已經皺起眉頭的時東,時好吐吐舌頭。

  “他那是軍校,怎么可能經常寫信回來。”

  時明接過嘴,淡淡的說。

  “也是啊,軍校管得就是嚴。”時好討好的對時明笑笑。

看過《長河里的你》的書友還喜歡

东京1.5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