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長河里的你 > 第九十七章 兄弟

第九十七章 兄弟

  時家一行人離開機場。

  馬路對面的車上,趙小小一臉詫異:“七姐,時好怎么會在這里?”

  趙招娣拿出一支煙,點上,鮮紅的指甲捏著煙頭,臉上閃過悵然,她吸了一口,吐出煙霧。

  聽到趙小小的話,回道:“不知道。”

  “那個殘廢好像是邵華?”趙小小疑惑,畢竟她已經很多年沒有見過邵華,看起來變化很大,曾經陽光清雋的男孩,如今變得成熟貴氣,卻又帶了絲說不出的危險氣息。

  趙招娣掐滅煙火,打開車門:“你該上飛機了。”

  “七姐!”

  趙小小嘟著嘴,好不容易在醫院賴了二十天,如今再無力回天,出國近在眼前。

  “你是不是還想著那個邵華?”

  司機打開后備箱,替趙小小拿出行禮,正欲送趙小小進候機廳,被趙招娣攔住,她一臉漠然。

  “讓她自己去。”

  說完,拿出機票放在趙小小手中:“從今以后,自己照顧好自己。”

  說完,不顧趙小小怒火,上車揚長而去。

  趙小小氣得跳腳:“什么么,不就是說了一句話,至于這么整我,一點都不顧念我孤身一人……”

  汽車上,趙招娣望著窗外,想到小時候,她們家因為沒有男孩,備受欺凌嘲笑。有一次氣不過,她和好幾個人打架,結果受了傷,她躲在墻角哭泣。是邵華遞了一塊干凈的手帕給她,跟她說,別哭。

  這么多年,她無數次想到,有一天再見會是什么樣的景象。

  今天,她遠遠看見他的身影,卻躲在車里不敢出去,他依然如天邊潔白的云朵,空中的太陽,耀眼得讓她自行慚穢,哪怕他腿瘸了,讓如今的她更加羞愧。

  淚水,順著臉頰落下。

  鼎湖區別墅,時好癱在沙發上,“好累好累。”

  時明好笑地看著她,“快點給媽媽洗洗,然后你們一起先補個覺。”

  “來了。”時好爬起來,對著齊眉笑道:“媽媽,我們先去洗洗臉。”

  “洗,臉。”齊眉認真的說。

  “對,洗臉。”她扶著齊眉,走向房間。

  邵華回來之后就進入書房,剛剛有幾個下屬來找他有事情談。

  “大哥。”

  邵華站在二樓,對著時明招招手,示意他上去。

  “怎么了?”

  時明進入書房,下屬小李隨手關上門,邵華神色晦暗不明。他示意小李把剛剛的話再說一遍。

  “時先生,前一陣子,西南天翼會會長來拜訪華哥。”

  “天翼會會長?”時明看看邵華,臉色一沉:“你還和黑幫有聯系?”

  自從來到深圳,他多多少少知道邵華的事情,也跟他談過這個問題,邵華說自己已經為社團洗白,如今他們都是正當職業。

  “不,不是,時先生。”小李搖頭,他知道華哥對這位大哥多么尊敬,所以見他臉色不好,急忙解釋:“那位會長叫時天!”

  好一會兒,時明似乎才找到自己的聲音:“你說他叫什么?”

  小李看看邵華,見他頷首:“他叫時天,三年前被天翼幫幫主祁老帶回西南十六里鋪碼頭,一年后整合整個碼頭黑幫,組建了天翼會成為會長,手段毒辣狠厲,前不久滅了那里的第二大幫派飛虎幫,人送外號‘天狼’。”

  這是他打探出來的消息,如今見時明臉色很不好看,他在邵華的示意下退了出去。

  時明似乎站立不穩,退到了沙發上,一屁股坐下,他腦中極速運轉,思考這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弟弟,他不該是在坐牢么?

  “他來的時候,旁邊跟著一名年輕男子,叫時更。”邵華補了一句,徹底掐滅時明的幻想。

  沉默在書房內蔓延,兩人均未說話。

  “他們現在在哪里?”

  良久,時明啞著嗓子說。

  “哥倫比亞酒店。”

  “安排一下。”

  “好。”

  “什么?”

  酒店內,時天一下子站起來,望著來人,一臉激動:“他們回來了?”

  小李恭敬道:“是的,時會長,我家老板他們已經回來了。”

  時天立刻轉過他,迫切道:“走,我跟你一起回去。”

  “時會長。”小李攔住,他微笑:“我家老板他們長途飛行一身灰塵,他們此時正在休整,準備晚上和您相聚。”

  “是啊,二哥,大哥他們該是累了,我們還是等等吧。”

  時更也站起來,身姿挺拔,一身運動裝顯得青春活潑。

  “好,這樣也好。”

  五點,時明和紹華來到哥倫比亞酒店。小李在前面領路,徑自去往時天他們的房間。

  門口站立兩個大漢,見他們過來,恭敬行禮,然后開門。

  屋內的時天兄弟站了起來。

  四目相對,時明沉穩的臉上露出激動,思念,愧疚。時天更不用多說,他想上前又不敢上前,眼中淚水瞬間掉落,可是他擦也不敢擦,就怕是夢一樣。

  “大哥。”

  薄唇翕閡,終究思念的稱呼而出。

  “臭小子!”

  時明上前,一把摟住他,緊緊抱住,他的淚滴在時天肩上,更是滴在他心上。

  記憶中,大哥就是個飽讀詩書的謙謙君子,從來沒有流過淚。

  時天哽咽:“大哥!”

  時明說:“大哥在。”

  “紹華。”

  時更和紹華也緊緊擁抱,和時好一模一樣的臉顯得英氣勃發。

  “當年你去哪里了?也不跟我們說一聲,太不夠義氣啦。”

  “對不起。”

  紹華道歉,眼中也是淚水。

  “二哥。”他上前,和時天也擁抱在一起,“歡迎回來。”

  “歡迎回來。”

  時明樓著他們兩個,時更紅著眼也上前,四個兄弟緊緊樓在一起。

  終于,時隔四年,他們再次團聚。

  “......,這些年也就這樣過來了。”

  時天跟他們又說了一遍。

  時明心緒翻滾,沒想到時天會遇到這樣的事情,難怪他們每次去探監都見不到人。

  在聽他說自己幾經生死時,他的心都揪起來,這個弟弟本性善良憨厚,卻一次次被逼上絕境,幸好遇到貴人相助,否則他們不是要陰陽相隔么!

  他摸了摸時天臉上的疤痕:“你受苦了。”

  時天搖頭:“我不苦,是我害了爸媽。”說著他的淚水又落下。

  “那事情怎么怪你。”時明沉聲道:“再說,爸媽更不會怪你。”

  “是啊,二哥,要怪就怪我,若不是我拉著你一起走,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

  時更同樣愧疚。

  時明擺手,示意他們不要爭了:“都別自責了,要怪就怪人心人性。”

  是啊,若不是那些小流氓惹事,他們家哪來的橫禍。

看過《長河里的你》的書友還喜歡

东京1.5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