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長河里的你 > 第九十九章 爭執

第九十九章 爭執

  清晨,時好早早起床,綁上鐵塊,準備出去跑步。

  剛剛走到樓下,時更就拎著一袋子的東西進來,時明和時天也進了門。

  “大哥,二哥,小哥,你們怎么起的這么早?”

  她看看手表,不過才五點。

  “哪像你個小豬!”時更上去把她頭揉亂了,時好追著他。時明兄弟看著他們,似乎又回到了小時候。

  真好!

  時天昨天晚上悄悄看過齊眉,見到她如今的樣子,自然又是一番傷心,一夜未合眼,早早起來又到她房間里,齊眉還沒有醒。此時他又悄悄走到齊眉房門口,想要看看齊眉有沒有起來,結果,門從里面打開了。

  齊眉凌亂斑駁的頭發遮住大半個臉,她抬起頭,看著門口的人,眼中有著好奇,這個人她不認識。

  “媽……”

  縱然有了心理準備,可是看著自己母親用陌生眼神看自己,時天的心還是不好受,他抖動著唇輕輕喊道。

  齊眉看看他,緩慢抬起手,替他擦拭淚水,微笑安慰,“乖。”

  “媽!”時天噗通跪下,緊緊摟住齊眉的腿,放聲大哭:“媽,對不起,都是我不好。”

  齊眉被他抱著嚇了一跳,有點不知所措,可是看他哭得這么傷心,似乎又不忍心推開,時明他們這時也走了過來。

  “明啊,啊,啊……”她說不清楚,只能指了指時天。

  時明扶起時天:“起來吧。”

  時好攬住齊眉,給她壓壓驚,“媽,別怕,這是二哥時天,記得嗎?明天會更好,里面的天……”

  這是他們兄妹反復教她的,如今她也能記住了時明,時好和邵華。

  “天?”齊眉疑惑。

  時好用力點頭:“對,時天,我們是一家人。”

  “一家人。”齊眉重復一句,然后拍手,按了按時天的肩膀,“天,一家人。”

  “媽。”時天咬著牙,艱澀的又喊了一句。

  時明拍拍他肩膀:“會好起來的。”

  接下來的幾天,時天一直圍著齊眉轉,帶她出去散步,給她梳頭洗臉洗腳剪指甲。齊眉漸漸熟悉他的存在,每天醒來就要找他,比時明他們還要更親近。也許,在她的潛意識里,已經知道這個是自己的孩子吧。

  “時天,你的想法還是沒有變么?”

  這一日晚,兄弟幾人聚在時天的房間內,時天明天又要回去,他不能離開太久。時明坐在椅子上,嚴肅看著他。

  時天手里拿著一塊玉石,他準備給齊眉和妹妹雕一個佛墜,這是他這一年學的技術。聽到這話,放下手中的刻刀。

  他抿嘴:“大哥,我已經習慣這樣的生活了。”

  “什么叫習慣?”時明望著他:“你可知道,黑幫,那就是一條不歸路。”

  “不歸路?”時天摸索手中的佛墜,已經快要成型了。

  “生活何曾給過我歸路?”

  “二哥,怎么沒有歸路?”時更一臉著急:“不論何時,我們是一家人,我們一直等著你回來。”

  “回來?”時天看向他:“一個殺人犯,回來能做什么?”

  “時天!”時明低喝,他冷靜的目光看向時天:“你沒有殺人!”

  “嘭!”

  書房門被打開!時好站在門口,心里震撼自己聽到的消息,卻還是認真對時天說,一字一字的說:“對,二哥,你沒有殺人!”

  “時好。”邵華站起來,時好沒有看他,而是走到時天跟前。

  “二哥,我們從來沒有認為你殺了人,可若是你自己都認為自己是殺人犯,我們這些人這么多年堅持算什么?”

  “時好。”時天嘴唇張張,最終沒有開口,對于唯一的妹妹,他發不了火。

  “二哥,當年那件事對我們家來說就是一場噩夢,夜深人靜想起來就不寒而栗。”時好看著他,眼睛都不眨一下:“我有多恨趙家,你知道嗎?”

  “我恨不得一把火燒死他們!”

  “時好。”邵華上前,攬住她,一臉心疼。

  “可是,爸爸說,不值得,為了那樣狼心狗肺的一家人,搭上自己的一輩子,不值得,他們那一家人早晚會有報應。”她看向時天:“后來,我想通了,唯有親手把他們一家人送進監獄,接受法律制裁,方解我心頭只恨。

  “小哥短短三年考入國防大學,就是為了替你圓夢,難道你想要將來有一日,他親眼看到你被抓進去?還是想要我將來為一個黑幫頭子辯護?”

  “……”

  時天握著拳頭,一言不發,氣氛凝固。

  “二哥,收手吧。”時更眼圈都是紅的。

  時天望著他們,均是殷切看著他,可是……

  “對不起。”

  時明閉上眼睛,時更轉頭,喉嚨涌動不停。

  時好一下子叫了起來:“對不起什么?你對不起的是爸媽,是你自己的良心!別忘了,是什么人把我們家毀了,正是那些小流氓,你現在做的就是在毀滅別人家庭的流氓!”

  “時好。”

  時明低斥她,她抬頭把眼淚眨巴回去,最終轉頭跑了,邵華一跛一跛追出去。

  時更轉頭也追了出去。

  時明看著時天,他知道時天性子雖然憨厚,可是也執拗,認定的事情,很少會改變。

  他輕嘆,世事弄人。

  “家中大門永遠向你敞開。”

  “大哥。”時天看著他,不知道該說什么。

  時明拍拍他的肩膀,轉身也出去了。

  時明看向大哥寬厚的背影,大哥,你可知道我的仇家有多少?若是我現在退出,將會死無葬身之地。大哥,你可知道,我的身后站著三千人,他們全心全意信賴我,我如何能走。大哥,你可知道,新悅到現在還沒有找到,我不能放棄。

  人生在世,不過“忠”、“信”、“義”,如今,他無路可退。

  邵華看著時好一遍遍的練劍,直至筋疲力盡,拿著一塊毛巾上前,輕柔替她擦拭。

  “他為什么要這樣,要這樣變成我們討厭的人?”時好躺在地上,眼中是傷心的淚水。

  邵華停下來,幽深的眼中深不可測。

  “你覺得幫會就是小流氓組織?”

  “難道不是?”時好看向邵華,她忘了,這一位似乎和幫會也有關系,哼,一個個從小根正苗紅,結果幾年不見都變成了流氓!

  “其實幫會在我們國家,可以上溯到兩千多年前,一開始也不過是為了反對封建政權的一個小組織,后來明清時候,發展了天地合。最為壯大的時候,是民國的上海,那時候,十里洋場,據說一百米就是一個幫會。在抗戰的時候,這些幫會立下過汗馬功勞,如今xg還有的三合會就是那個時候傳下來的。”

  “那又怎么樣,如今還不是一些混混,早已經失了初心吧。”

  邵華刮了刮她的鼻子,“不是每一個都是壞人。二哥他被一個老人所救,為了報恩,陰差陽錯進了幫會,如今也是身不由己。”

  時好想到每次問時天怎么出來的,他也只是輕飄飄一語帶過,沒想到這里面還有這樣的事情。

  可是,想到他們家落到如此地步,她就不能釋懷。

看過《長河里的你》的書友還喜歡

东京1.5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