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長河里的你 > 第一百零三章 相識

第一百零三章 相識

  “陸渲,陸渲。”

  大二宿舍,杜恩風風火火闖進宿舍,一個慵懶的身影正躺在床上,睡得昏天暗地。

  “陸渲!”

  杜恩搖一搖床上的身影,他卻翻個身繼續睡。

  “陸渲!”

  杜恩不死心,唐仁氣喘吁吁進來:“我勸你還是放手的好,真要把他弄醒了,有你受的!”

  杜恩一下子縮手,對啊,他怎么忘了這家伙起床氣多重了!

  別看他長著一張人畜無害的美顏,脾氣可一點都不美!

  罵哭過表白的師姐,揍扁過挑釁的師兄,就連導師都不敢隨意叫醒他,他可會直接噴的人顏面無存。

  唐仁隨手拿起一本書扇風,“杜恩,你說那位師妹包里裝的什么東西?怎么那么重。”

  杜恩打了個響指:“八九不離十是鐵塊。”

  他拎了一路,多少能聽出來。

  “鐵塊?”唐仁不解:“小姑娘家家的,帶鐵塊做什么?”

  杜恩聳肩,“只有問她自己了。”

  唐仁賊眉鼠眼湊過來:“小師妹長得俊俏,你有沒有心動?”

  杜恩一巴掌把他推過去:“你以為誰都像你一樣,見一個愛一個!”

  “哼,我那是欣賞,懂不懂?哪像你死皮賴臉跟著師姐,自己做苦力不夠,還要拉上我作陪!”

  “你這一身肉再不減減,都能論斤賣了。”

  “你才是豬呢!”

  “閉嘴!”沙啞嗓音響起,帶著被吵醒的怒火。

  杜恩二人面面相覷齊齊閉嘴,看向床上的人。

  哪知道那人翻了個身又睡了,二人松了口氣,躡手躡腳又重新跑出宿舍,還是呆在外面安全!

  “哎,師妹!”

  真巧,他們才剛剛走過宿舍轉角,就看到時好在四處觀望,全身散發著好奇和喜悅,一看就是大一新生。

  “兩位師兄好。”時好轉身,笑著問好。

  杜恩咧著大嘴:“師妹,你是出來認路的嗎?”

  “對,我想四處轉轉,認識一下上課教室。”

  杜恩笑道:“大學是沒有固定教室的,你們的課程表應該已經貼出來了吧,只要按照課程表上的安排,到指定教室里上課就可以了。”

  唐仁擺擺手:“正好我們這會兒沒事,帶師妹走一圈。”

  “對啊。”杜恩拍手,“師妹,走。”

  時好連忙擺手:“那個多不好意思。”

  “我們現在也無處可去,就當陪我們散心吧。”杜恩對時好示意走,時好無奈笑笑跟上。

  “那里是教學樓,一般的課程都在這里完成。”杜恩指著正對大門的一棟樓,顯得有點破舊。

  “那邊是新建的圖書館,一樓二樓是藏書的,上面全是教室,一些現代化教學設備都在這里。”

  “看起來很正派。”

  “......”

  樓房也可以用正派形容嗎?

  時好指著西南角,一棟獨立的大建筑,不同于其他建筑物的中規中矩,此建筑居然看起來就凌厲:“那邊的是什么?”

  “那邊就是體育館,各個社團辦公室,可有意思了,師妹,我帶你去見識見識。”

  杜恩提起來就興奮,風風火火想過去。

  唐仁不屑:“別顯擺了,萬年老二值得炫耀什么!”

  “你個胖子,我那是第二名,第二名!”杜恩怒目。

  時好見他們玩鬧,很是羨慕:“你們感情真好。”

  她的高中也不過處了一個同桌李青,高考后她也留在蘇市的大學,其他同學基本上都沒有聯系。

  二人相視一眼,齊聲道:“拉倒吧!”

  “呵呵。”

  “師妹,你入學之后想要參加什么社團?”

  “社團?那是什么東西?”

  時好雖然有個上大學的哥哥,可惜時更基本上都沒有時間跟她交流,再說了軍校和一般大學不一樣,沒有任何經驗交流。

  “......”

  “社團不是東西,它是一種組織。”唐仁無語凝噎!

  杜恩笑的前俯后仰:“師妹,社團就是大家有共同的愛好組成的組織,比方說琴有琴社,棋有棋社,以此類推,書畫舞蹈等等。”

  “對,比方說我,鋼琴十級,如今是琴社社長!”唐仁驕傲挺胸,雙下巴一顛一顛兒。

  時好掃了掃他,真看不出來呢。

  “彈琴能頂個鳥用!”杜恩不屑,轉而對著時好笑道:“師妹,師兄帶你去我的社團,絕對有意思。”

  “拉倒吧,你!”唐仁阻止:“師妹嬌滴滴的女孩子,跟你去玩刀弄槍,一幫大男人臭死啦!”

  “說得好像你不是臭男人一樣。”杜恩不理他,拉著時好就往樓上跑,一直爬到頂樓才停。

  “師妹,請進!”杜恩站在一個緊閉的大門口,驕傲行了一個紳士禮。

  大門緩緩打開,入目的就是一拍獎杯,看起來震撼的很!走進內室,墻壁上掛滿了照片。

  最最吸引她目光的,還是那一把把懸掛在照片下的劍!

  “怎么樣?是不是很驚嘆!”杜恩自豪地介紹。

  “照片上的都是我們的前輩,他們均是歷屆擊劍社社長,那是他們獲得的榮譽及佩劍。”

  “擊劍社?”

  “對,擊劍社,我是擊劍社副社長。”

  時好無法抑制的笑了起來,她沒想到自己喜歡的東西,在這里還能觸碰到。當初紹華請的呂大夫婦,還在深圳呢,準備等她安頓下來,再抽空指導她。時好的刻苦和天賦,讓他們發自內心開心,衣缽得以傳承,又能報恩,何樂而不為!

  “師妹?”杜恩被她笑懵了……

  時好用手拍拍胸,慢慢調整呼吸,卻依然笑顏如花:“沒事,我是高興的。”

  唐仁此時也好不容易爬上來,“師妹,這里恐怖死了,別中邪啦!”

  有什么可高興的,到處都是劍,看起來就滲人。

  “師兄,你們擊劍社還招人嗎?”時好望著杜恩,鄭重的說。

  杜恩和唐仁均愣了,對于唐仁來說,他覺得擊劍對于女孩子太粗魯了些,再說,陸渲這個大魔王別一句話就把她罵哭了!

  對于杜恩來說,他也就是想在新師妹面前炫耀炫耀,真沒想過招時好入社,畢竟陸渲是出來名的“厭女”!

  社團周圍一個雌性動物都不許出現的,曾經有師姐追求他追到了社團,被他直接拿劍指著頭,嚇得再也沒有女孩敢靠近這里一步!

  “師,師妹,你不要這么想不開。”唐仁道。

  杜恩連忙說:“對,師妹,練劍很苦很危險,你可以去跳舞,唐仁的琴社也行!”

  “對,師妹,你來我的琴社,由我罩著你,絕對讓你橫著走!”

  時好哭笑不得看著他們,這是怎么了,她加入擊劍社就讓他們這么恐怖?

  她掃視了一下周圍,緩慢走到劍架邊,纖白的小手緩慢像最上方一把劍抓去。

  杜恩和唐仁大驚失色,齊齊往前跑,口中大喊:“不要!”

  可惜晚了一步,時好穩穩抓住那把重劍。

  “我完了!”杜恩傻眼了。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別說見過我!”唐仁準備撤退,被杜恩一把拉住。

  “是兄弟不,還是兄弟不!”

  “死道友不死貧道,你保重!”

  時好見他們如此垂頭喪氣,不解:“你們這是怎么了?”

  “哎!”

  “哎!”

  兩人重重的嘆了口氣!

  時好不理會他們,打量一下手中的劍,欣喜若狂,好一把重劍!長約110厘米,寬二十,劍體明亮,散發著凌厲光芒。

  紹華送她的各種劍中,她最喜歡的也是重劍“重華”。

  很久沒有摸到了,身隨心動,手中劍動了起來,一套劍法練完,她的頭上出了汗,真爽!

  唐仁和杜恩嘴巴張得很大,都能塞下一個雞蛋!

  乖乖隆地咚,這位師妹不會是哪個隱世高手家的吧?

  “你們在做什么?”

  暗啞聲音響起,慵懶地身影靠著門,狹長的眼睛露出茫然,似乎沒有睡醒一般。

  可惜,杜恩和唐仁心中齊齊喊了一句。

  “完了!”

看過《長河里的你》的書友還喜歡

东京1.5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