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長河里的你 > 第一百一十章 家信

第一百一十章 家信

  “時好,這是你的信!”

  魏清月一蹦一跳的進了宿舍,手里拿著好幾封,其中有四封是時好的。

  “咦,怎么有這么多?”

  時好疑惑的接過來,她就給家里和時更各寫了一封。

  翻看一下筆跡和地址,她臉上一下子笑開了,一封是家里的,一封是邵華的,還有一封居然是齊昊那家伙的,另外一個更是不可思議了,是安娜的!

  怎么這么巧,都在一天到,“咦,這兩封信到了有一個星期了,怎么今天才出現?”

  正是家里和邵華的,日期是在五天前,她昨天還去收信室看的,沒有她的信。

  魏清月拿過來,“給我看看。”

  “確實啊,五天前的信,我想起來了,我剛剛去的時候,收信室的張大爺從柜子里翻出來的,說是不知道是不是郵遞員放錯了位置,當時我沒有在意,原來是你的信啊。”

  “放錯位置?”時好疑惑,卻也沒有再多想。

  她高興的打開家信,時明一如既往報喜不報憂,可是時好還是開心,家是多么溫暖的詞語。時明信上說,現在家里的一切都上了軌道,讓他不要顧念,時東的恢復情況很好,估計再過兩個月,他就可以回國了。……

  安娜的信卻搞笑多了,吐槽自己寫了好多信給時明,時明從來不回。這次時明去了美國被她逮到,才要到時好的地址。還說她的祖爺爺精神還不錯,她如今已經開學,住在學校附近,距離時東的醫院不遠,她經常看望他,很大程度上是為了和時明相遇。

  當然,時東也是個很有趣的人,兩個人說話,經常雞同鴨講,對牛彈琴,不過,安娜如今跟時東在學習漢語,希望下一次相遇的時候,能夠和時好用漢語交流。

  齊昊更是不用多說,埋怨時好把他忘記了,居然不寫信給他,還說自己現在訓練好苦哇,不過會堅持下來的,再有就是跟以前一樣,含蓄表白。時好輕嘆,她已經這么明顯的表示拒絕,可是齊昊依然不死心,她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才不傷他,畢竟,齊昊是陪伴她長大的玩伴,兄弟。

  最后一封,是邵華的,時好還沒有打開,嘴角就不可抑制的揚起。

  看完信,她笑得更開心,眼睛瞇成了月牙兒。

  魏清月坐在她旁邊,一直盯著她看,就連胡杏花也放下說,轉頭對著她。

  “你家邵華?”魏清月指指最后一封信。

  時好點頭,魏清月往前湊湊,“有沒有你家邵華的照片?”

  膽小的胡杏花也情不自禁靠了靠。

  時好抱緊信,堅決道,“沒有!”

  此地無銀三百兩,魏清月立馬抱住她的肩膀,“小杏花,快,搶信封!”

  杏花有那么一刻的無措,不過最終還是出手了,時好大叫:“杏花,你被她帶壞了……”

  “哈哈哈,小杏花,別理她,快!”

  胡杏花從時好手里奪,一時間三人抱成一團。

  “干嘛呢?”

  林笑笑和凌靜進了宿舍,就看見這一幕,林笑笑一如既往的昂著下巴,鄙視這三個聒噪的人。

  時好見有人進來,連忙說,“好了,好了,等會讓你們看,等會看。”

  魏清月不信她:“現在就給!”

  時好無奈,“行,行,你們松開一點點。”

  魏清月還就真的松了一點點,胡杏花倒是乖巧,把手全放開了。

  時好從手底,把邵華的信抽出來,緩緩的把里面附著的照片往外抽,魏清月和胡杏花睜大眼睛,慢慢的,是一頭烏黑的頭發,,接著是柳葉眉,杏花眼。

  不對啊,這么眼熟?魏清月皺眉,卻繼續往下看,待到整個臉露出了,“時好,你個大騙子!”

  時好立刻把信一收,甩了魏清月的手,躥出宿舍,“哈哈哈,笑死我了,你們兩個居然合伙,就不給你們看……”說著就跑了!

  魏清月拉著胡杏花追出去,可是哪里還能追到,時好就跟兔子一樣,跑沒了,魏清月跺腳,“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

  胡杏花的眼也冒著閃亮亮的光,用力點頭!

  而跑出宿舍的時好,握著手中的信,來到一處茂盛的林間,這里種著一大片法國梧桐,地上是碧綠的小草,周圍還有一些石凳石椅。

  時好在一棵樹下坐下來,慢慢打開邵華的信,最先出現的還是時好的臉,可是再往下就是坐在椅子上的邵華和時明,時好是站在他們身后,故而最先看到的是時好的臉。

  這是時好臨行之際,三人在照相館拍的,由于時間緊,時好并未來得及拿到照片,這一次邵華正好給寄過來。

  時好仔細端詳照片中的人,越看越開心,大哥一如既往帥氣,邵華還是如今俊俏,讓她心生想念啊,明明才分開二十三天而已,以前那么長時間沒有見面不也過來了。

  哎,相思入骨,入骨相思啊!

  “不過如此。”

  四個字在時好的腦袋上響起,時好被嚇的一下子跳起來。

  “誰?”

  她抬頭一看,心中怒氣一下子上來,好你個心機男,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上次害得她們三人跑了二十圈,自己還沒有找他算賬呢!

  此時陸渲正躺在枝丫上,很是悠閑自在,那張臉在綠色樹葉間更顯得絕塵,光是欣賞就讓人陶醉其中,可惜時好沒任何欣賞心情。

  她指著陸渲,“你給我下來!”

  陸渲目光微微一撇,“你算什么東西。”

  “我當然不是東西,因為我是人。不像有些人,就是個擺放的瓷器,上面可以插花,叫做花瓶!”

  陸渲眼中額頭青筋暴起,這個女人,每每都能挑起他的底線!

  “那你口中比我更好看的邵華,豈不是花瓶中的花瓶。”

  時好理直氣壯的說:“他都美成精了,當然不算是花瓶!”

  ……

  “你說,你個大男人,怎么這么小肚雞腸?不就是拿了劍用一下,至于跟我斤斤計較嗎?若是你真的有潔癖,我現在跟你說聲對不起,可以吧!”

  “污穢!”

  時好氣結:“你腦子有病吧?你這是嚴重的性別歧視你知道嗎?你不是你媽生的?你媽您奶奶你姥姥不是女人?你小時候吃的不是女人的奶水?”

  “夠了!”

  陸渲縱身一躍,跳到時好面前,再不復慵懶的睡神樣子,雙眼冰冷的俯視她,“女人,沒一個好東西!別再讓我看見你,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你怎么不客氣!”時好伸手去推他,被他躲過去,一來一往兩人居然打起來,一時間落葉紛飛,最后,時好被陸渲一下子拍在肩膀上,退了好幾步。

  “今天只是警告!離我遠點!”

  陸渲說完就邁步走了,時好揉著被拍疼的肩膀,氣急了。

  “神經病吧你!”

  這都是什么人啊?

看過《長河里的你》的書友還喜歡

东京1.5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