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長河里的你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我家紹華

第一百一十二章 我家紹華

  時間不知不覺過去一個月,時好已經完全適應大學生活,每天三點一線的生活讓她很充實。

  這一天,她剛剛上完課,就聽到有人喊她名字。

  “時好。”

  “錢浩?”

  時好驚訝跳起來,連忙跑出教室,錢浩穿著灰色西裝,一看就是社會上成功人士。

  法學系還有一部分人沒有走,紛紛張望,魏清月拉著胡杏花,替時好收拾書本。

  “那是誰?”凌靜好奇的問魏清月。

  “我也不知道。”魏清月搖頭。

  “哼,朝三暮四,勾勾搭搭。”林笑笑抱著書,斜睨著窗外。

  魏清月停下手中動作:“大部長,咱能不酸嗎?誰沒有個男性的親戚朋友?你跟你朋友同學在一起說話,也是勾勾搭搭?說話要嚴謹!今天老頭上課才教的,學著點吧!”

  林笑笑氣急:“你也一樣!整天跟師兄們打打鬧鬧,不知羞恥!”

  魏清月都被她氣笑了:“你要是男的,我能打的你滿地找牙!”

  不提她們的爭吵,時好這邊卻開心多了。

  “你怎么來了?”

  錢浩打量她:“白了一點。”

  時好:“快說,你怎么來了?”

  錢浩打趣:“怎么不歡迎我來?還是來的人不對呀?”

  時好眼睛一轉:“難道紹華?”

  她捂住嘴巴,看著錢浩,錢浩好笑的點點頭,時好差點尖叫起來。

  “在哪,他在哪,他怎么不進來?”

  錢浩說:“華哥在車上,你若是沒有課了,跟我一起去吧。”

  時好抬腳就跑,“沒課,我今天都沒有課了!”

  錢浩心說,就是因為知道你下午沒有課,華哥才來的,他明天早上就要回深圳。

  “紹華!”

  時好打開車門,手腳并用爬進去,一下子撲倒在紹華身上。

  “慢一點。”

  紹華摟著她,清雋的臉上滿是寵溺。

  時好貪婪呼吸他身上的味道,幸福極了。

  “怎么不提前通知我一下。”

  紹華揉著她的腦袋:“臨時決定。”

  “哦。”

  錢浩打開駕駛室,時好趴紹華身上不動。“錢浩,你就不能不當電燈泡!”

  錢浩嘴一咧:“那不行,華哥可是我的衣食父母,我得時刻看著,省的被大灰狼叼走了,我都沒地方哭!”

  時好冷哼,抱著紹華的手更緊了。

  “早被我叼走了!”

  “呵呵。”紹華低笑:“帶你去一個地方。”

  時好抬頭,看著他精致的下巴:“只要跟你一起,去哪里都可以。”

  錢浩的方向盤一抖:“時好,咱能含蓄點嗎?注意淑女形象!”

  時好笑:“淑女這輩子沒指望了,蠻女倒是有幾分希望!”

  “......”

  “頑皮。”紹華把玩著她的手,從旁邊的口袋里拿出一部小巧的紅色手機,遞給時好。

  “拿著吧,這樣聯系比較方便。”

  時好想了想接過來,開學之前紹華就給過她,她覺得用不到,再說這東西話費貴得離譜,一分鐘都能買兩個饅頭了。

  更何況,這一部手機據說上萬塊,呵呵,她一點都不想招搖,要知道,她可是以特困生的身份進來的!

  她們學校也有兩個電話亭,需要磁卡,幾乎每時每刻,那里都排著長長的隊,時好是望而卻步的。

  不過如今她看到宿舍里,除了她和胡杏花,其他人都有了,甚至很多同學也有,那就沒有什么再避諱的了。

  大概十分鐘左右,車子就停下來,紹華示意時好起來,時好戀戀不舍的從他身上爬起來,下了車,她發現這是一處依山傍水的公寓區。

  她好奇看向紹華,他拿著手杖,站在她旁邊。

  “來這里干嘛?”

  紹華牽起她的手:“帶你去看看房子。”

  “房子?”

  紹華笑而不語。

  牽著她的手,進了一個房子里,里面裝修的很溫馨,看起來才剛剛完工,油漆的味道還沒有散盡。

  “喜歡嗎?”

  時好點點頭,不過:“這?”

  “這是二哥給你買的。”

  “二哥?”時好愣住。

  自從深圳一別,確切的說不歡而散,時天就沒有跟家里聯系,時好以為二哥生氣。

  她其實早就后悔了,當初不該沖他發脾氣,她摸索著脖子上的玉佛。

  紹華牽著她的手,做到沙發上,“二哥知道你報考這里之后,他就親自來找房子,就是為了你有一個獨立的空間,二樓給你做成書房和練功室。”

  時好眼淚一下子掉下來,“他人呢?”

  紹華替她擦眼淚:“回去了。”

  “二哥。”時好淚流不止。

  紹華攬著她:“別哭。”

  “時好,人這一生有很多的選擇都是迫于無奈,二哥也是身不由己,他現在心里也不好受,我們要多體諒他。”

  “我知道,我也后悔了,我只是希望他能回家,不要做危險的事情,那條路不好。”

  “我知道你是好意,別擔心,我明天會去跟二哥見個面,再好好談談。”

  “真的?”時好眼巴巴看著他。

  “真的。”紹華點頭。

  “你跟他說,我錯了,讓他不要生我的氣!不行,我自己給他寫信吧,這樣比較有誠意!不對,我不知道二哥地址啊。”

  時好一時一個主意,自言自語的,紹華安靜的聽著,陽光透過窗簾照射進來,溫馨美好。

  “你明天早上就走嗎?”

  校門外,時好坐在車里,不舍的問紹華。

  “過兩天再來看你。”紹華溫柔的看著她。

  時好望著他充滿血絲的眼睛,搖頭:“有時間你還是多休息一下,過兩個月我就放假了。”

  紹華沒有說話,只是微笑著。

  “快走吧,不然就進不去了。”

  宿舍門禁十點,現在已經九點四十,她還要從大門外走到宿舍。

  時好強忍心中不舍,慢慢下了車。

  錢浩站在車外,見她下來,“終于舍得出來了?”

  時好瞪了他一眼:“我把他寄存在你這里,若是少一根頭發絲,呵呵。”

  時好捏捏手指,咔吧咔吧的響。

  錢浩立刻道:“小祖宗,我保證完璧歸趙!行了吧。”

  紹華按下車窗,笑著催促:“別鬧了,你真的要遲了。”

  時好見到他的臉又忍不住,剛想說什么,后面就有人喊她名字。

  時好轉頭看,原來是杜恩他們。

  時好對紹華擺手:“我遇到幾個師兄,那你先走吧,路上慢點。”

  說完,她轉身就朝杜恩他們走去,錢浩忽然覺得汽車里有點冷,暗嘆,女人,你的名字叫善變,前一刻還搞得生離死別,轉臉就投向別人懷抱。

  “開車。”

  紹華冷冷道。

  一道目光盯著他看,紹華轉頭對上,凌亂的碎發遮住了大眼,燈光下顯得陰郁,陸渲嘴角微撇,也不過如此。

  紹華的臉漸漸被玻璃擋住,可是他的目光依然透過玻璃看向那男子,長得真漂亮。

  “回去加快進程,在最短的時間內拿下PL公司。”

  錢浩驚訝:“華哥,PL是西南這邊老牌的公司,雖然開始走下坡了,但現在不是收購的好時機,公司項目部已經研究過,再過半年為好。”

  紹華不語,是他太過敏感了么……

  大學生啊,多么高貴的字眼,可惜他這輩子都不會擁有了。

  “小師妹,那人是誰?”

  杜恩看著遠去的汽車,問道。

  時好還沒來得及回答,陸渲大長腿已經邁起來。

  “陸渲,等等我們。”杜恩對時好說,“快走吧,門禁時間要到了。”

  時好點點頭:“師兄,你們這時候怎么在外面?”

  唐仁:“小師妹,你不知道,自從你進了擊劍社,老大就再也沒有去過,他又要練劍,只好在我的琴社里練,天天要到這會兒。”

  時好都不知道該怎么說啦。

  杜恩笑:“小師妹,別聽他的,得了便宜還賣乖,他巴不得老大天天去,不然這臉上的肉怎么長得這么快!”

  唐仁狡辯:“不就一根雞腿么!”

  “以后什么都沒有了。”

  前方,陸渲聲音傳來。

  唐仁哀嚎:“老大,別介,您的到來讓我琴社蓬蓽生輝,我心中真感激涕零,希望你繼續支持我琴社的建設......”

  時好嘀咕:“琴社難道就沒有女生了?”

  那里不該是最多的么?

  杜恩和唐仁僵住,前方陸渲臉上黑氣直冒。

  ......

  小祖宗,雖然是事實,可是你干嘛非要點出來!

  杜恩趕緊轉移話題:“小師妹,剛剛那個人是誰,你還沒有說呢。”

  時好笑的開心極了:“我家紹華啊。”

  語氣里是滿滿的幸福……

看過《長河里的你》的書友還喜歡

东京1.5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