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長河里的你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聯歡晚會

第一百一十八章 聯歡晚會

  西政的聯歡晚會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作為學生會主席,高誼清忙得腿不著地,她把學生會所有成員都用上了,還是不夠,這不,時好也被抓了壯丁,當然,魏清月也不拉下,就連杏花都被她指揮去看管物品。

  “時好,清月,你們兩個子差不多高,到時候你們兩個就戴上司儀飄帶,站在門口。”高誼清在體育館門口,給她們倆指了位置。

  時好:“……”

  魏清月:“……”

  高誼清高冷的瞄了她們一眼,“怎么?不愿意?”

  時好連忙搖頭,“不是不愿意,師姐,能不能給咱們換個工作?”

  魏清月也趕緊道:“杵在這里就跟木樁一樣,不對,憑咱倆的樣貌,像花瓶。”

  高誼清點點頭:“要的就是花瓶的效果。”說完,不理會兩人的抗議,去往下一個環節。

  時好和魏清月,欲哭無淚!

  “呦,這不是兩個師妹嗎?”

  杜恩抱著一疊的東西,從外面進來,就連睡神陸渲也站在他身后,手里拿著一個長長的木盒,不知道裝的什么東西。

  “師兄,你這是干嘛?”

  杜恩笑了笑:“唐仁那胖子作妖,非要拉我們跟他一起合奏。”

  時好好奇:“杜師兄,你原來也會彈琴啊?”

  杜恩還想說什么,陸渲不耐煩,“走了。”說完就越過他們,自行走了。

  杜恩連忙說,“到時候你們就知道啦,我們先走了,師妹。”

  時好對著陸渲的背影冷哼,德行!

  魏清月感嘆:“這年頭,男生需要這么多才多藝嗎?啊?讓我們女生怎么活!”

  時好拍拍她的肩膀:“咱們國家男女比例是4:1,該愁的是他們好不好?再不多才多藝就娶不到老婆!”

  魏清月看著時好,豎起大拇指:“絕了!”

  終于到了這一日,時好和魏清月穿著定制的套裝站在門口,原本她們應該穿的是旗袍來著,可惜時好抵死不配合,高誼清只好作罷。

  學生們早已經按照順序進去了,后面的就是各個嘉賓。

  這時候來了兩個手挽手的女子,其中一個是傅玉染,只見她不同于以往的疏離,臉上帶著溫婉笑容。同行的女子,長著張精致的娃娃臉,精神似乎不是很好,臉上的笑容有點勉強。

  “敏敏姐,你能來找我,我很高興。”傅玉染邊走邊說。

  被喚做敏敏姐的娃娃臉苦笑:“除了你這里,我如今還有什么地方可去。”

  “那很好,我也是一個人,你來了才有人作伴。”

  走到時好二人面前,傅玉染停住,她對著時好二人頷首,然后就帶著那個女孩走進會場。

  沒等她們兩人說什么,遠處來了一大群人,時好二人趕緊站好,畢恭畢敬。

  為首的是西政肖校長,光著個腦袋,很和藹,后面就是各個西裝革履的人,他們目不斜視經過時好和魏清月的面前。

  只聽到最后兩個中年男人在說話,均留著八字胡,看起來很紳士。

  “銘博老弟,沒想到你會回到這個窮鄉僻壤的地方。”一個穿著褐色襯衫的男子,年紀略長,他手中拿著手杖,似閑庭漫步而來。

  另一個穿白色襯衫的中年男子,微笑:“傅嘯,明明就是混黑幫的,幾十年未見,你這修養居然漲上去了,比我還正派。”

  傅嘯大笑:“別損我,好歹咱倆是校友,”

  何銘博搖頭:“哼,咱倆可不是一路人,將來指不定你我在獄中相見,不過你在里面我在外面。”

  傅嘯搖頭無奈:“那我現在可得好好招待你這牢頭,不然你指不定給我多少苦頭吃。”

  “哈哈哈。”

  兩人都笑了起來,雖然互相損,可是感情看起來非常好。

  時好和魏清月面面相覷,黑幫的也能參加校友會,不對,黑幫的怎么去混了黑社會?還能和獄警交朋友,這世界果然無奇不有!

  晚會正式開始的時候,時好回到了后臺,換下套裝,穿上自己的衣服。

  “時好,你不緊張嗎?”胡杏花和另外一個女同學負責看著服裝道具,馬上就輪到時好上臺了,杏花都替她緊張起來。

  時好好笑的看著杏花:“不緊張,你也別緊張,我沒事。”

  杏花不理解,怎么會不緊張,她剛剛不小心透過幕布看過去,黑壓壓的人群,她腿都抖了。

  時好想了想,“你把他們都當成地里的莊稼,你想想你每次到田里的時候,心情是什么樣的。”

  什么樣的心情,那肯定是開心,放松啊。

  “噗嗤!”

  杜恩在后面一下子笑噴了。

  除了陸渲,其他的人聽到時候的話,也笑了出來。

  “小師妹,你果然是朵奇葩!”

  莊稼,虧你想得出來!幸好他們不在下面坐著,不然也都是莊稼了。

  時好不好意思揉揉鼻子,“口誤,口誤。”

  陸渲從她身邊而過,“鞋帶開了。”

  時好條件反射低頭,球鞋的帶子整整齊齊的哪有開,她氣得跳腳,這什么人啊!

  杜恩大笑,抱著肚子笑得花枝亂顫。

  “杜師兄,你笑什么?”時好不理解。

  杜恩擦把眼淚,笑:“我沒想到他居然會開玩笑。”

  這是什么開玩笑,這是作弄人!

  杜恩見她生氣,連忙解釋“小師妹,我跟你說,在我們這邊,鞋帶開了的后面還有一句,純粹是好玩來著。”

  “什么?”

  時好問。

  “鼻子歪了。”杏花低著頭,嘴角也不可抑止的笑。

  “什么?!”時好以為自己鼻子真歪了,趕緊跑鏡子面前看看。

  沒有啊!杏花,你也學壞了?

  杜恩又狂笑起來,“媽呀,我要笑死了,笑死了。”

  “杜師兄,我要告訴高師姐,你欺負我!”時好雙手叉腰。

  杜恩趕緊站起來,揉著肚子:“我跟你說,我們這邊有個兒歌,就是‘鞋帶開了,鼻子歪了,墻頭倒了,媳婦跑了!’”

  這都什么跟什么啊!

  還沒等時好問出個所以然,總指揮高誼清走過來,催促:“小師妹,領導講話快要結束了,接下來就是你,快過去。”

  時好連忙點頭,“知道了。”

  她拿起演說稿,就往舞臺入口走去,邊走邊看稿子。

  “哎呀!”

  林笑笑端著一杯水,正好撞了過來,幸運的是,開水已經涼了,澆在身上不怎么燙,可是演講稿的墨已經暈開,很多都看不到。

  “林笑笑!”

  時好氣急了。

  林笑笑不以為然:“喊什么,是你自己走路不帶眼睛,我還沒有發火呢,知道等會我要表演唱歌嗎?我好不容易倒了杯開水,準備潤嗓子,全被你毀了!”

  “你知道這次的聯歡會有多少人的眼睛看著嗎?”高誼清走過來,傲視林笑笑。

  林笑笑抬頭挺胸:“我又不是故意的,你沖我發火干什么!”

  “既然開水撒了,你的嗓子也潤不,你的節目就不必上,小微,跟主持說一聲,把她的節目劃掉。”

  名喚小微的女孩子連忙點頭,“好的,師姐。”

  林笑笑就如同被針扎一樣,“憑什么,你憑什么劃掉我的節目!”

  高誼清不理會她,轉頭看向時好:“有沒有備用的稿子?”

  時好搖頭,草稿紙放在宿舍,這時候去拿根本來不及。

  “無事,這上面的東西都在這兒。”

  時好點了點自己的腦袋,嘲諷看了看林笑笑一眼,為了不給西政丟臉,這幾張紙,她早已經背的滾瓜爛熟。

  杜恩豎起大拇指:“師妹,好樣的。”

  “快,時好,該你了。”小微跑過來,氣喘吁吁的說。

  時好點頭,準備走,林笑笑氣急了,準備抓她的衣服,被高誼清一巴掌拍掉手掌。時好直接走向舞臺通道,不再理會張牙舞爪的林笑笑,她從容的走向舞臺,站在演講臺邊,對著正中間的位置鞠躬,又對著觀眾席鞠躬,方走到演講臺正中間。

  “尊敬的校領導,尊敬的來賓,各位同學,大家晚上好。

  在這金秋佳節,祖國五十華誕的日子里,我非常榮幸站在這里,作為一名西政人發言。

  請允許我代表西政人祝愿我們的祖國繁榮昌盛,祝愿已經回歸的xg更上一層樓,在這里也對am同胞說一聲,歡迎回家。

  說起“西政人”這三個字,總是讓我的內心膨脹起一股強烈的自豪感和使命感,今天,作為一名大一新生我談談對西政的感受。

  首先,就是咱們引以為傲的西政精神,所謂西政精神,在座的都知道,心系天下,自強不息,和衷共濟,嚴謹求實。

  這十六個字是一代代西政人通過實踐凝煉出來,并支撐這種發展的特有氣質。這里有著開明的思想、扎實而嚴謹的學風、美好的師生情誼等,都讓我感懷于心。

  ……

  其次,西政的校訓,文能治國,武能護國!這其中更是包含自信和大氣!一個人尚需幾分高點的心氣,何況一所一直處于危難中的大學呢?!這八個字,讓我時刻鞭策自己,不忘初心,砥礪前行!

  ……………………

  我希望,在西政校訓和西政精神的激勵下,我們能夠德法兼修,情理兼修,讓西政時光成為人生最為美好的回憶!

  我相信,我們定和先輩一樣能經受百煉學有所得,讓激情奮斗成為青春最為亮麗的底色!

  最后祝愿,我們學以成人,繼往開來!今日我們以西政為榮,他日西政以我們為榮!

  以此豪言,與君共勉!”

看過《長河里的你》的書友還喜歡

东京1.5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