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長河里的你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杏花的臉毀了

第一百一十九章 杏花的臉毀了

  在時好上臺之后,舞臺后方,林笑笑依然歇斯底里,嚴重影響到后面的表演,高誼清正準備讓人把她帶出去。

  “你的動作我看見了。”

  陸渲站在人群后面,狹長的眼睛看向林笑笑,讓她打了一個寒顫。

  “你胡說什么!”

  陸渲冷冷看向她,看得林笑笑垂下頭,他不再說話,冷漠的從她身邊走過,直到站在舞臺入口,那里可以看見舞臺上的情景。

  時好此時完全沉浸在演講中,光芒四射,全身散發著強大的自信。

  “這姑娘不錯。”何銘博聽著時好的發言,真心贊嘆。

  “是不錯,不過比起玉染還差點。”傅嘯點點頭。

  何銘博轉頭看他一眼,“……”

  待時好從演講臺走下來,陸渲的身影已經消失。

  時好拍著胸膛,“終于完美結束。”

  杏花上前,很是崇拜:“時好,你真厲害!”

  杜恩等也紛紛上前,“小師妹,說得真好。”

  時好笑著對他們說謝謝,也預祝他們演出成功。

  聯歡晚會的最后一個節目,是唐仁他們的演奏,時好站在舞臺口,癡迷地聽著,居然是膾炙人口的《梁祝》。更沒想到的是,陸渲的笛子吹得這么好,場下的學生都尖叫起來,也將晚會推向高潮。

  時好奸笑,晚會結束,陸渲估計又要收獲一波紅心。

  晚會結束,校領導和嘉賓已經回去,學生也散場,他們這些后勤人員卻不能走,時好等人再一次被高誼清征用。

  “時好!”

  林笑笑不知道從哪個角落里跑出來,手里拿著一瓶墨汁,澆向時好。

  時好眼疾手快拿起旁邊的一本書擋住,但是衣服上難免沾上一些,好好的白襯衫就這么毀了!

  她氣急,“你瘋了!”

  林笑笑被趕出后臺,自己一人回到宿舍,越想越生氣,為了這次演出機會,她私底下付出了多少努力,結果臨門一腳被人劃掉,最終咽不下這口氣,她抄起墨水就來到會場,也就有了這一出戲。

  林笑笑上前,撕扯時好,“你個土包子,處處欺負我,我跟你拼了!”

  胡杏花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居然沖了過來,嬌小的身體擋在時好的面前。

  “杏花,你過去,別傷到了自己。”

  時好擔心杏花,她想制服林笑笑分分鐘的事情,可畢竟大庭廣眾之下,這樣真的不好看。更何況她剛剛上臺講的話是真的,做人要大氣,包容,不能才說過就自打嘴巴吧!

  杏花不聽,努力想把林笑笑攥時好的手掰開,林笑笑的手被弄疼了,氣急了:“你就是時好養的狗奴才!”

  說著手向杏花抓去,時好連忙去拉,結果晚了一步,杏花的臉上立刻被指甲劃了三道血痕。

  “杏花!”時好氣急,一腳把林笑笑踹地上,魏清月此時也趕到了,她剛剛在另一邊整理桌椅。

  胡杏花捂著臉,鮮血從手指縫里流出來。

  時好紅著眼,抓起地上的林笑笑,“杏花要是毀容了,你的臉也別想要!”

  把林笑笑一把摔地上,此時她哪里還囂張,她的手指縫里還有杏花臉上的皮肉!

  “送醫務室!”高誼清冷靜道。

  時好攬住杏花的肩膀,“杏花,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要是杏花出了什么事,她會自責一輩子。

  杏花卻搖頭,神情很平靜,還安慰時好,“別急,時好,我沒事。”

  魏清月焦急:“還沒事,都毀容了!”

  杏花咧嘴,卻沒有再開口。

  一行人到了醫務室,校醫對著他們說,“把頭發弄上去。”

  傷口在眉梢靠近額頭那一塊,確實得把劉海撥過去,魏清月動手,杏花條件反射后退。

  時好和魏清月互相看了一眼,想起杏花的絕世容顏,也想到了她的怪癖,不過現在處理傷口要緊。

  “杏花,咱們先把傷口處理了再說,好不好,發炎就不好了。”

  “是啊,杏花,別怕,我們都在呢。”

  校醫以為杏花怕疼,“放心,我只是檢查一下,不疼。”

  這姑娘真多災多難,上次的手才好沒多久吧,這次干脆破臉上了。

  時好對魏清月使個眼色,魏清月速度極快的把劉海撥過去,時好攬住杏花的肩膀,她此時已經開始顫抖起來。

  高誼清等人站在旁邊,見到杏花的臉那一刻,她不自覺縮了縮瞳孔,素來冷靜的臉也驚呆了。

  更別說唐仁了,他是硬要跟來的,畢竟這姑娘已經夠可憐,要是再被毀容,以后可怎么活,懷著一種極為憂傷的心情跟著一起過來,此時張著嘴巴能裝下一顆雞蛋。

  校醫不虧是校醫,震驚一下過后,他立刻專業檢查一番,迅速清洗傷口,上藥包扎。

  “好了。”

  他貼上醫用膠布之后,直起身,“因為傷在臉上,不好包扎,只能這樣,過兩天來拆紗布。有一道傷很深,將來留下疤痕的可能性是百分之百。”

  時好艱澀道:“醫生,沒有祛疤的藥嗎?最好的那種,多貴都可以。”

  校醫搖頭,“那種藥只存在小說中,傷口太深了。”

  唐仁惋惜地不得了,“好好一張絕世容顏,居然被毀了!”

  他不開口還好,一開口,杏花立刻慌亂起來,把頭發遮下來,躲在時好的懷里。

  唐仁:“……”我是洪水猛獸么?

  時好拍拍她的肩膀:“杏花,別怕,這里沒有外人。”

  可惜胡杏花就是不出來,魏清月也上前:“杏花,唐師兄確實不是外人,上次就是他幫你把鈴鐺找回來的。”

  杏花在時好的懷里僵了一下,小聲說了句:“謝謝。”

  高誼清用下巴示意他,走吧。

  唐仁:“……”真是性別歧視!

  卻也沒有多說什么,轉身出去了,校醫也跟著一起出去。

  病房里,就留下四個女生,時好拍著杏花的肩膀。

  “杏花,對不起。”她眼中冒出淚水,若是她不跟林笑笑起沖突就好了。

  “我也要說對不起,是我把林笑笑趕走的。”高誼清忍著對著杏花道歉。

  杏花搖頭,“不是你們的錯,你們對我很好,我也想對你們好,不能,不能每次都是你們來保護我,我也要保護你們。”

  “杏花。”魏清月握著她的手,這個女孩子謙卑,善良,懂事得讓人心疼。

  時好擦了一下眼淚,“你放心,我會想盡辦法治好你的臉。”

  杏花咧嘴,“時好,不用了,你不知道,我多感謝林笑笑。”

  “杏花!”魏清月氣急了,那個壞人,她居然感謝!

  杏花抬起頭,“清月,你不知道,多少次,我拿起刀對著自己的臉想要劃下去。”

  啊?三人震驚!哪個女孩子不愛美,杏花有著絕世容顏,她們很好奇她為什么要藏起來,今天居然又聽到,她自己想把臉毀了!

  杏花又垂下頭,“以前,我跟你們說過,小時候每天還要干很多活,直到十二歲我媽走了,我每天都是臟兮兮的,所以也不知道自己究竟長什么樣。

  后來被爺爺收養,我第一次知道,每天起床第一件事,是刷牙洗臉,知道衣服是要換著洗。也是那時候,我的臉才露了出來,村里人都說我爸丟掉了一個寶貝。”

  “過了幾年,我爸重新結婚,可是彩禮不夠,就把注意打到我身上。他們把我騙回家,說是打聽到了三妹妹的消息,我真的很開心,可是等我回家,迎接我的就是噩夢。”

  杏花抓住時好的衣服,“他們,他們把我關在屋子里,里面還有一個男人。”

  “別說了,別說了。”時好見杏花的臉色不對,趕緊搖晃她,三人輪流召喚,可是杏花就如同夢魘一樣:“那個男人,喝了很多酒,我打不過他,我,我……”

  杏花縮著肩膀,“爺爺,爺爺帶著人趕來了,把我救出來。”

  “別怕,都過去了。”時好安慰。

  這世上怎么會有這樣的父親。

  這就是她膽小的原因,是她極力藏起絕世容顏的原因。

  骯臟的被褥,油膩的頭發,厚重的柳海,都是她的保護色,只有這樣才能給她安全感吧。

  “爺爺說人的樣貌是老天賜予的,不能因為遇到挫折就輕易損毀,他對于我的自殘極力反對,所以我不想讓爺爺傷心。可是現在,現在好了,這臉不是我自己弄的,爺爺應該不會難過了吧。”

  “傻丫頭。”高誼清摸摸她的頭。

  美貌是原罪嗎?不,她想到什么,眼神更加堅定。

看過《長河里的你》的書友還喜歡

东京1.5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