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長河里的你 > 第一百三十章 時更的選擇

第一百三十章 時更的選擇

  滬市

  一棟民宅前面,時天拿著一根鐵棍,一下下的砸在一輛車子上,不一會兒就被砸得稀巴爛。

  墻根的角落里,一個人影努力縮著,巴不得自己會孫悟空七十二變,一下子變沒了。時天敲一下,他的身體就抖動一下,害怕下一棍子就砸到自己身上。

  時天把汽車砸毀了,轉頭看向他。

  “你媽那個潑婦我現在不找她,可是你我還是可以先算算帳的!”

  “時天,我,我是你時輝大哥,你你不能這么對我。”時輝顫抖著,結結巴巴的說。

  時天冷笑:“大哥?”

  他使勁呸了一口,“別玷污了大哥這個稱呼!”

  “你吃我的、喝我的、拿我的,這些我都可以不計較,就當是打發要飯的!可是,你萬萬不該生心思去害我家人!”

  時輝連連求饒:“時天,我再也不敢了,你放過我!”

  時天冷哼:“不要……”

  他的話還未說完,就被尖叫的女聲打斷。

  原來是時輝的老婆袁枚,聽到外面動靜,跑出來一看,自己的車被砸爛了。

  “誰,是誰干的!”她圍著汽車轉。

  看看時天手里拿著鐵棍,一下子呆住,時天是誰她還是知道的,這兩年他來過幾趟,每次都大包小包,走的時候還留下一摞錢,比他們一年工資都多,簡直就是財神爺。

  “時天。”

  時天默不作聲,他們家就沒有一個好東西。

  “我警告你,把我花在你身上的錢,原封不動給我還回來!”

  “時天,有話好好說,這是怎么了?”袁枚陪著笑,縱然心中怒火中燒,可是時天居然問他們要錢,這問題就大了去。

  時天連個眼神都沒有給她,拎起鐵棍,“我限你三天之內離開滬市,否則我見一次打一次。”

  說完就邁步走了,時輝渾身冷汗,剛剛放松一下,“還有,你回家警告你媽,若是再敢到我家去鬧,呵呵,她的命給我留著!”

  說完,鐵棍又砸在廢了的汽車上。

  袁枚尖叫連連,時輝動也不敢動。

  時天再不多話,邁步而去。

  他從未想到,孺慕之情會被別人利用,進而傷害到最親的人,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客氣,讓他們怕到骨子里,這是最簡單粗暴的方法吧。

  …………

  西南祁家祖宅內

  阿卡拿著一張請柬,放到桌子上。

  “天哥,再過三天是傅家老夫人八十大壽,這是他們送來的請帖。”

  時天靠在沙發上,雙目微闔。

  “還有哪些人收到了?”

  阿卡想了一下:“十六里鋪這邊大大小小的幫派全都收到,就連深市滬市的幫派也收到請帖,傅嘯親自下命令,這次大壽必須辦得漂漂亮亮熱熱鬧鬧的,因為老太太就喜歡熱鬧。”

  “他倒是真孝順。”時天淡然說了一句。

  阿卡微笑:“聽說這個老夫人不是傅嘯的親生母親,卻待他親如己出,當年老幫主去世,若不是老夫人鼎力支持,也就沒有傅嘯什么事了。”

  阿卡又八卦了一句:“我還聽說,傅嘯當年在外有一位紅顏知己,可是老夫人看上的卻是另外世家之女,傅嘯也聽從了老夫人的心意娶了現在這個原配。”

  時天瞟了他一眼:“八卦。”

  阿卡摸摸頭,憨厚的笑了笑。

  時天敲著桌子:“去查一查他當年的紅顏知己。”

  “……”

  阿卡連忙道:“這個不用查,聽說這個紅顏知己已經去世多年。”

  “是嗎?”時天又靠在沙發上,“再去打探,他們家大大小小從上到下都要給我篩一層,不要輕敵,畢竟他們是老牌幫會了。”

  “天哥,您的意思?”難道是想翻了傅家?阿卡眼中冒出精光。

  時天對他擺擺手,示意他出去,阿卡帶著興奮大步而去。

  時天揉了揉眉心,回到家中不過一個小時,再次回到這里,他覺得非常不適應,看來要加快進度了,他想早點回家。

  …………

  西南某密林

  聞清遠靠在車頭,看著不遠處訓練的兵,順手從口袋里掏出一根黃瓜,卡巴卡巴的吃。

  隱蔽在地下的時更和吳杰,時更嗅了嗅鼻子,小聲說:“我怎么聞到黃瓜味了?”

  吳杰說:“別幻想了,咱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又是大冬天的,有野瓜就不錯了!”

  時更又聞了聞:“不對,是黃瓜味!”

  他小心地掀開地面上的偽裝,四周張望后看到聞清遠。

  “老大!”

  時更從坑里跳了出來,聞清遠對著他揮了揮手,嘴里還嚼著。

  他迅速跑過來,眼神滿是激動,吳杰也揣著q跟著過來。

  “您回來了!”

  聞清遠上下掃視他們一眼,又張口咬了一口。

  時更和吳杰咽了咽口水,“老大,您可不能吃獨食!”

  聞清遠笑了笑,沒有說話,還挑釁的又咬了一口,極其囂張。

  兩人相視一眼,一個對攻他上盤,一個攻他下盤,一時間三人打成一團。

  最終,時更的手臂被聞清遠扭著,吳杰抱著聞清遠的腳,三人疊了羅漢。

  “呵呵,你們兩個兔崽子,不就一條黃瓜嗎,至于這么拼命!”

  聞清遠拍拍吳杰示意他放手。

  三人站了起來,時更笑:“老大,您不知道,這幾個月吃的都是大白菜,咱們嘴里都吃出白菜苗了!”

  吳杰獻媚:“老大,黃瓜還有沒有,給兄弟們來點?”

  聞清遠砸吧著嘴,“沒了。”

  兩人都失望,怎么就沒有了!

  聞清遠才不告訴他們,自己的車里一麻袋,是時明讓他帶著給弟弟們的!可惜,全被他貪了!

  晚上,聞清遠讓時更到辦公室一趟,剛剛走到門口,就聽到里面又卡巴卡巴的響。

  “老大,你藏私!”

  時更打開門,一屋子新鮮的黃瓜味,聞著就讓人流口水。

  聞清遠得意的挑眉,“對啊,我就藏私了。”

  時更轉動眼睛,快速翻了起來,誰知道,把辦公室翻了個遍都沒有找到黃瓜影子。

  泄氣!

  聞清遠哈哈大笑。

  “好了,我已經放到廚房,明天中午加餐。”

  “老大就是老大,思想覺悟就是高!”

  聞清遠笑:“別拍馬屁!”

  時更咧嘴:“老大,您這次回來呆多久?”

  提到正事,聞清遠臉上的笑淡了下來,他點了一支煙,“時更,這次的任務完成的很好,你有什么想法?”

  時更愣了一下,什么想法?

  他能有什么想法,唯一的想法就是希望多立功,希望組織能夠相信他,相信他是真的為國為民,相信他不會感情用事,然后讓他參與西南的這次任務吧。

  可是這些,都是不能說的。

  聞清遠看了他一眼:“時更,現在擺在你面前的有兩條路。”

  “第一條,退回學校,安安心心當你的國防生,畢業以后再行分配。”

  “第二條呢?”時更抬起頭,剛剛剃過的寸頭更顯得面目堅毅。

  “第二條。”聞清遠又深吸一口:“開除軍籍。”

看過《長河里的你》的書友還喜歡

东京1.5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