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長河里的你 > 第一百三十四 比賽中的意外

第一百三十四 比賽中的意外

  時間冉冉,轉眼兩個月過去,大學生體育運動會在安市舉行。

  時好在更衣室換衣服,洪蕊蕊抱著一堆衣服過來,“時好,你有要洗的衣服嗎?拿給我,我等會送到洗衣房去。”

  時好搖頭:“謝謝你,我自己已經洗好了。”

  洪蕊蕊不知道通過什么渠道,居然跟著西政的隊伍過來了,當然不是作為運動員,而是作為后勤人員,負責替大家管理衣服。

  “時好,等會你就要上場了,一定要加油!”

  洪蕊蕊對著她做了個手勢,時好笑了笑,“謝謝你,我會盡力的。”

  洪蕊蕊抱著衣服轉身出去,時好也收拾好自己,走出更衣室,一個轉角處傳來一個囂張的聲音。

  “陸渲,你就等著哭吧,看我這次怎么打敗你!”

  “……”

  時好透過墻上的玻璃,看到兩個對峙的身影,一個是陸渲,還有一個男子和陸渲差不多高,長得俊美可是此刻臉上布滿了怨恨和嘲諷,破壞了他的美感。

  陸渲抬步想要走,那個男子攔住他:“不過是個野種,也敢在我面前裝大爺!”

  陸渲站住,雙目冷冷看向他。

  男子抬起下巴:“你跟你那下賤的母親一樣,都是賤種!”

  陸渲猝不及防揮手就是一拳!

  兩人你來我往,一時間打得難解難分,時好走出來。

  “住手!”

  她上前攔住那個男子,擋在陸渲面前,馬上就要比賽了,這時候打架被發現,那大家都不要參加。時好知道陸渲表面上云淡風輕,骨子里卻是很執著的一個人,對于這次比賽,他付出了很多心血,不能功虧一簣。

  “看你長得一表人才,說的話怎么就不是象牙呢!”

  “我又不是狗!”男子氣急。

  時好笑了笑:“你當然不是狗,狗嘴吐不出象牙嘛!”

  “你!”男子指著時好,怒目相向。

  陸渲一巴掌拍掉他的手指。

  男子看向陸渲,嘲諷:“你不是個和尚嗎,怎么交了女朋友,果然和你那媽一樣,是個耐不住寂寞的賤種!只知道躲在女人后面的野種!”

  陸渲冷冷看向他,帶著警告:“陸浩!”

  陸浩看向他:“你別以為老頭子找了你,你就可以回陸家,告訴你,你做夢!”

  陸渲拉著時好的手:“陸家,我從來沒放在眼里。”

  說完就越過陸浩往前走。

  “喂,女人!”

  陸浩轉身,看向時好。

  “你知道你身邊的男人是個什么貨色嗎?”

  時好站住,轉頭看向他:“陸師兄是什么貨色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是個什么貨色!垃圾!”

  陸浩滿臉怒容的上前,陸渲攔住他,時好拉著陸渲:“陸師兄,快要開始了,咱們走。”

  入場前,陸渲拉住她:“預賽只要能過就好,不要太過用力,多多積累對敵經驗。”

  時好點點頭:“知道了。”

  她抱著頭盔,拿著重劍,從賽道進去,陸渲坐在李教練身邊,看著場上的時好。

  她有劍術基礎,用劍靈活,再加上腳下輕盈,動作敏捷,身高也占了很大優勢,拿下預賽輕而易舉。

  比賽轉眼到了決賽,時好的對手是上一屆的冠軍,來自北體大三的學生周一梅,她身高跟時好差不多,看起來就很凌厲。

  時好在更衣室,給自己腳上穿了襪子,坐在椅子上等鞋子。

  洪蕊蕊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居然忘記把時好的鞋子拿過來,還有五分鐘就要比賽,再不過來就來不及了。

  “來了,來了!”

  眾人期盼下,洪蕊蕊跑得滿頭大汗,一邊跑一邊哭:“對不起,時好,我不是故意的!”

  時好拿過她手里的鞋子,“沒事,還有時間。”

  其他后勤人員紛紛責備洪蕊蕊:“你究竟怎么做事的,你知道今天的比賽多重要啊!”

  洪蕊蕊大眼睛水汪汪的,對不起對不起,說著還用手揉了揉自己的膝蓋,那里滿是血跡。

  “哎呀,蕊蕊,你怎么受傷了?”

  李佳從外面進來,看到洪蕊蕊的膝蓋,尖叫起來,后勤人員看見也紛紛閉了嘴。

  時好穿好鞋子站起來,對著洪蕊蕊說:“謝謝你,你去擦點藥,我先去上場比賽。”

  李佳氣憤:“你比賽重要,就可以欺負蕊蕊嗎?”

  時好無奈看看手表,還有兩分鐘,再不走真的來不及了!

  她推開李佳:“有什么等會再說吧。”

  李佳不依不饒,還想攔住她,被洪蕊蕊拉住:“李佳,是我不好,讓時好去比賽吧。”

  李佳這才放手,時好轉身入了塞到,跑到賽場上將將到點,她擦了擦汗戴上頭盔。

  和對手行了交手禮,在裁判的哨聲中,開始。

  隔壁賽道上,傳來尖叫聲,那里是陸渲的比賽,不談他的劍術就是他的那張臉,就足夠吸引人了。

  時好冷靜下來,沉著應對對手。

  再一次追擊過程中,她腳下傳來一陣刺痛,她的劍頓了一下,對手趁此機會給了她一劍,直刺頭部。

  頭盔下,時好的額頭全是汗水。

  她的鞋子有問題!

  走動一步腳下就傳來刺痛,似乎是針扎又似乎是很多尖銳的石子。

  可是比賽才進行三分鐘,這時候是不可以喊停的。

  時好咬著牙,十分鐘到的時候,她腳步已經虛浮。

  “咦?”杜恩站在陸渲旁邊,他看到時好的狀態不對,陸渲正好結束下來休息,越過跨欄,看見時好墊著腳往休息凳子走去,李教練已經迎了上來。

  “時好,怎么了?”

  時好拿著頭盔,指了指腳:“鞋子里有東西。”

  李教練趕緊扶她坐下:“脫下來我看看。”

  時好點頭,鞋子脫下,李教練拿起來,掀開特制的鞋墊,靠近鞋底的那一層居然有兩個圖釘!還有石子!

  他睜大眼睛:“這是誰干的?!”

  他看向時好的腳,襪子底部也被染紅了!

  “怎么了?”杜恩攔住要過來的陸渲,自己跑過來,一下子看到時好的白色襪子已經染紅了,“時好,這是怎么回事?”

  李教練把鞋子給他看,杜恩氣的想殺人!

  究竟是誰干的這缺德的事情!

  “時好,比賽不能再繼續了,明年咱們再來。”李教練艱難的說。

  剛剛他還和曾經的同事炫耀,自己這里出了個好苗子,結果還沒有兩分鐘就出事,而做出這種事情的,必然是自己內部的人,于公于私都是不能公開的!

  時好握著手里的劍,想到這兩個月投進去的汗水,想到陸渲付出的心血,想到李教練在她每次贏了之后激動的淚水,她真的說不出放棄二字!

  越過人群,她看見陸渲看過來焦慮的眼睛,她居然有點想笑,這人的眼睛一直藏在發梢后面,今天居然露了出來,也是難得了。

  觀眾席上,魏清月拉著杏花,真擔憂看著她,距離太遠,她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只知道時好的狀態不對。

  裁判開始倒計時,中場就要開始了,時好已經輸了一場,下面兩場必須贏!

  “不!”

  她說。

看過《長河里的你》的書友還喜歡

东京1.5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