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長河里的你 > 第一百四十二章 章家

第一百四十二章 章家

  破舊的小巷內,時家兄妹拎著大包小包的東西,邊走邊問,終于在一個好心大媽的指引下,來到了一個小院門口。

  院門打開著,里面堆滿了亂七八糟的東西,顯得落敗不堪,唯一有活力的,大概就是墻角的一顆梨樹,上面掛著幾顆青澀的梨子。

  “請問有人在家嗎?”

  半晌,屋內傳來一聲響動,兄妹二人相互看了一眼,連忙往里面走去。

  一個頭發灰白的老太太,正坐在地上,想要爬起來。

  二人連忙扶起她:“奶奶,小心點。”

  老人坐下來,時好四處看看,找了水瓶給她倒了一杯水。

  等老人緩過氣,打量了二人一下,“你們來找誰?”

  時好輕聲說:“我們想找章法官。”

  老人沉默不語,時好低頭:“我知道章法官已經過世,我們想來看看他的親人,順便想去祭拜他。”

  時明上前,對著老人鞠躬:“奶奶,當年章法官對我們家有救命之恩,我們剛剛才知道他已經,已經過世的消息,請讓我們給他上柱香,以表謝意和愧疚。”

  老人擺手:“人死如燈滅,身前無論是好的壞的,都已經煙消云散了,心意領了你們回去吧。”

  “奶奶。”時好臉上帶著焦急。

  老人嘆氣:“他走的時候不體面,哪里有墳墓,燒了之后我就把他灑在河里了。”

  啊?

  時好眼圈通紅,時明握著拳頭,心思翻覆。

  那群畜生害了他之后,還偽造了現場,說他是piaochang致死的!那個年代,會被人戳穿脊梁骨的,若是留下墓地,怕是也會被人挖了吧。

  “哪條河?”時好啞著嗓子問。

  老人看看他們:“我這兒子雖然看著文弱,可是心善,他救過很多人。只不過,從他過世之后,八年了,也就你們來看他。”

  兄妹兩垂下頭,很是羞愧,他們也不過是八年之后才來。

  老人不在意的笑了笑:“來了總比沒來好,至少我兒子一番心血沒有白費。”她看向他們:“你們是哪家的孩子,說出來,我不定還能知道,以前他回來了的時候,總是跟我嘮叨兩句。哎,也就最后那個案子,他眉頭緊皺,回來一句話都沒有。”

  最后的案子,不就是他們家的嗎?兄妹二人臉上更是歉意。

  “我們,我們就是時家的孩子。”時好輕輕的說。

  “時家?哪個時家?”老人愣了一下。

  “章法官最后審理的那個案子,就是我們時家。”

  “原來是你們!”

  老人還沒有開口,門外進來一個少年,十七八歲,穿著洗得發白的運動服,滿臉恨意看著他們。

  “一鳴!”老人站起來,低斥他。

  “就是你們害死了他!”

  章一鳴不理會奶奶的低斥,蒼白的臉上依然充斥著怒氣,他突然拿起旁邊的掃帚,對著時明和時好打來:“滾,你們給我滾,不準再來我們家!”

  時好抓住掃把,用了巧勁從他手里躲過了,對著老人鞠躬:“對不起。”

  時明看著眼前的孩子,抿嘴。

  “章法官的事情我們很愧疚,以后有什么需要幫助的地方,請來時家村找我,這個姐姐在檢察院工作,你也可以去找她。”

  說完對著奶奶又鞠躬,拉著時好往外走。

  老人臉上露出復雜,看著他們離開之后,對章一鳴說:“一鳴,不可以這樣對他們。”

  “怎么不可以?這么多年,我們過得是什么日子,您不知道嗎?這都是誰害得!”章一鳴氣急,把時好他們帶來的禮品踢得到處都是。

  老人嘆息:“這事情其實不是他們的錯,他們是受害人,你爸爸是執法人,當然要替受害人說話。”

  “他在做那么丟人事情的時候,怎么不想想自己是一個爸爸!”章一鳴惡狠狠的說:“他不配做爸爸!”

  “一鳴!”老人氣急:“我說過多少次,你爸爸不是那樣的人!”

  “不是那樣的人?”章一鳴冷笑:“那我媽怎么會跟他離婚?還不是他管不住自己,害得我媽傷心!”

  “哎,我,我跟你說不清楚,你那個媽,算了……”

  老人不再爭辯,“吃飯了嗎?”

  章一鳴抱著書包進了自己房間,“嘭!”把門關上,老人嘆息。

  董四海的辦公室,時家兄妹坐在沙發上。

  時好看著董四海:“董叔,章法官的事情您知道多少?”

  董四海扶了扶眼鏡:“時明,時好,章法官當年的事情我有耳聞,但是我真的沒有往那上面想。”

  他嘆口氣:“當年潘家勢大,我們不敢出面是因為我們是民,章法官再怎么說也是個官,所以我們還真沒想到潘家膽大包天連官都敢動。”

  時明盯著董四海不語,董四海不自在動了動,哎,時家的孩子自小聰慧,如今更是如妖孽。

  “咳咳。”董四海清清嗓子:“哎,我承認,當年我猜出來一些,可是,可是我就算說了有什么用?”

  他看著時家兄妹:“你們當時自己都如同螞蟻一樣,任人揉捏,告訴你們你們是能給他報仇,還是能滅了潘家?”

  董四海最后道:“你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更加痛苦!”

  時家兄妹沉默。

  時明說:“就算我們什么做不了,可是上柱香,送他最后一程還是能做到的。”

  時好點頭:“這么多年他們一家生活的都不好,替他們干點活也是可以的。”

  董四海搖頭:“你們啊,想的太簡單了,若是你們當時去了,你們的命保不住他們的命也保不住。”

  那潘家潘友才能讓他們接觸?若是兩家合在一起,更招他的眼,說不定一下子就全滅了。

  從董四海那里出來,兄妹二人皆沉默不語,董四海當初也是好心才隱瞞不說,他們責怪不了別人,只能說自己涉世未深,那時候形勢艱險看不透。

  “以后盡量幫助他們,現在不要多想了。”時明勸慰時好。

  時好情緒復雜,“大哥,潘家我們動不了嗎?”

  時明搖頭:“他們家的背后應該還有人,只是一直沒有浮出水面,這件事你別碰,邵華他們已經在順藤摸瓜。”

  “邵華?”時好疑惑。

  時明嘴角微微抿了一下:“邵華做的事情太多了,你以后要對他好點。”

  時好皺眉:“我對他已經夠好的。”

  時明看著她:“時好,邵華這些年過得不容易,你心里的疙瘩什么時候徹底解開?”

  時好爭辯:“我心里沒有疙瘩,我們現在不是很好?”

  時明搖頭,不再說話,感情的事情只有本人想清楚,他自己也是一團糟呢。

看過《長河里的你》的書友還喜歡

东京1.5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