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長河里的你 > 第四十三章 日記

第四十三章 日記

  時好這日下班之后,拎著點東西走進小巷里。

  “揍他,他爸是個貪污犯p(嫖)c(娼)k(客),他媽跟人跑了。”

  遠遠的,一個男孩抱著頭被圍在中間,幾個男孩子對他拳打腳踢。

  “住手!”時好快步上前,拉開那幾個學生:“你們是哪個學校的?怎么可以欺負同學!”

  “你是誰?”男孩子們看見她身上的制服,有點打怵。

  時好看著他們嚴肅的說:“別管我是誰,你們打人是非常不對的行為,你們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

  其中一個高個男生:“你想干什么?”

  時好微笑:“不干什么,找你們家長聊一聊,聽說現在少改所的伙食不錯,他們應該樂意讓國家替他們管管你們!”

  “我們又沒有犯錯,憑什么要我們去勞改所!”

  “你們毆打同學,辱罵他人,這已經構成人身攻擊,過了十六歲就可以判刑了,你們不知道嗎?”

  男孩們臉都白了,紛紛搖頭后退:“我們才沒有犯罪!”

  時好伸手擋住他們:“知道怕了?”

  男孩們猶豫點點頭。

  “這就怕了?”時好微笑,她彎腰從地上撿起一塊磚頭,拋在空中,迅速出腿,紅磚碎成一塊塊的。

  男孩們的臉更白了,一下子全退到墻邊。

  “告訴你們。”時好指了指章一鳴:“他,你們以后不許打,聽見了么?”

  “聽見了。”整齊的回答。

  時好笑著握了握拳頭:“也不能打別的同學”

  “不打了。”搖頭。

  “好”時好揮揮手:“走吧!”

  猶如躲避洪水猛獸一樣,男孩子瞬間逃得一干二凈。

  時好轉過身看著章一鳴,他此刻抬起頭看著她,眼里閃過亮晶晶的東西,不過還是有著恨意。

  “走吧。”她伸出手,想要拉他起來,章一鳴收回視線,自己從地上爬起來。

  時好無所謂笑了笑。

  “你現在高一嗎?”章一鳴垂著頭在前面走,時好輕輕的問他。

  “市一中的?”她也不在意,繼續自言自語:“班主任是誰?”

  “我以前也是市一中的,……”

  “你煩不煩!”章一鳴回頭,惡狠狠的對著她怒吼。

  時好眼睛微瞇,是笑得。

  “我還是喜歡你怒吼的樣子,哎……”她感嘆:“剛剛就跟個小綿羊似的。”

  “你說誰是小綿羊!”章一鳴氣急,瞪著紅眼睛看著她。

  “好,我不說還不行么?”看他都要哭了,時好連忙打住。

  章一鳴回頭繼續走,不一會又停下了:“你跟著我做什么!”

  時好無辜:“我沒有跟著你,只是咱們去的地方是同一個。”

  “我說過多少次了,我們家不歡迎你!”

  “歡不歡迎是你的事,去不去是我的事。”時好認真看著他。

  章一鳴冷笑:“你不就是想減輕點內疚感嗎?虛偽!”

  時好點點頭,大方承認:“是,我都快要被內疚淹沒了,所以你就好心讓我減點?”

  “做夢!”章一鳴邁步就往前走,走到家門口,迅速把門關上,差點夾到時好的鼻子。

  “嘿,這牛脾氣。”時好搖頭笑了笑。

  她把手里的東西放在門口,對著里面喊:“奶奶,我給您買了點禮,放在門口了,您記得出來拿一下啊。”

  里面還是沒有動靜,她笑了笑,轉身走了。

  “姑娘。”

  身后的門打開,章家奶奶站在門口,神色復雜看著她。

  時好笑著往回走:“奶奶,您的腿好點沒有?”

  上一次老奶奶跌倒,腿有點扭傷,時好來過幾次替她帶了些藥。

  章家奶奶微笑:“已經好多了,謝謝你的藥。”

  時好把地上的東西拿起來,“我把它們給您送進去。”

  章奶奶點點頭,時好一手拎東西,一手扶著她往里走。

  章一鳴站在堂屋門口,瞪著她:“不準你進來!”

  章奶奶喝了一聲:“一鳴,不可以沒禮貌!”

  章一鳴滿臉怒氣,扭頭進了自己房間,嘭的一聲關上門,章奶奶歉意看著時好。

  時好搖頭,不在意的說:“奶奶,您回屋歇會兒,我去給你們做飯。”

  章奶奶拉著她:“姑娘,不用你做,真的。”

  時好笑了笑,扶著她坐下,自己撈起袖子就進了廚房,狹小的屋內收拾的很干凈,這是時好前兩天的勞動成果。

  不過一會兒,她就燒了兩個菜,把它們擱在鍋里面保溫。

  “奶奶,菜燒好了,等會飯熟了就可以吃了。”

  時好來到堂屋,見章奶奶沒有坐在椅子上,就對著她的房間說一聲。

  “奶奶,我下午還要上班,先走了啊。”說完,拿起自己的包就準備走。

  “姑娘,你等等。”

  章奶奶的聲音從屋內傳來,時好站住。

  “你進來吧。”

  時好笑了笑,向章奶奶屋里走去,“奶奶,您喊我有事?”

  只見章奶奶坐在床上,正撫摸著一個本子,神情眷念。

  “我那個兒子從小就喜歡念書,回回考試都是第一名。他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拿著一本書,坐在走廊下,一看就是好幾個小時。后來不知怎么的,不愛看書了,反而喜歡上寫日記,他說,人一輩子很短,總要留下點東西,讓后輩有點念想。”

  她拍拍本子,看起來保存的很好,只是頁面已經發黃。

  她看著時好:“你是個好孩子,這本日記就借給你用一陣子,希望你從里面得到有用的東西,更希望你做到我兒未做到的事情,也不枉他護你們一場。”

  時好神情肅穆,恭敬的雙手接過,她的心有點顫抖,這是一個老一輩執法人珍貴心血,更是一條重要的線索。

  “奶奶,謝謝您!”

  時好對著章奶奶鞠躬,章法官是個可敬的執法人,撫育他長大的章家奶奶更是讓人敬佩。

  章奶奶仿佛放下了什么心事,臉上慈愛的笑了笑:“只要你能讓惡人伏法,還我兒清白,就是對我最大的感謝。”

  時好點點頭:“我會的,我一定會讓他們受到法律的制裁!”

  “說的比唱的好聽!”

  章一鳴不知什么時候,站在門口,臉色復雜看著時好手中的日記本。

  這本日記他不止一次在奶奶這里看過,可是奶奶卻從不肯讓他碰觸。有一次他按捺不住偷著看,結果才拿到手就被抓住,結果,從未罵過他一句打過他一下的奶奶,狠狠揍了他一頓,之后就病倒了,嚇得他從那以后再也不敢提一句。

  而現在,這本日記卻被外人捧在手里,他心中難受極了,仿佛家中的珍寶被人搶奪了一般。

  時好如今看到這個孩子,心中更是柔軟。自幼失去父母,依靠奶奶長大,看著脾氣暴躁,卻孝順、勤學。

  她回頭對著章奶奶再次鞠躬,“奶奶,我先走了。”

  章奶奶點頭:“去吧,路上慢點。”

  時好微笑點頭,路過章一鳴的時候,輕輕地說:“曹老師做過我的班主任,是個很好的老師,加油。”

  說完,不理會章一鳴的震驚,微笑走了出去。

  章一鳴指著她的背影,這人,把他底細居然全摸清了!到底想干什么!

看過《長河里的你》的書友還喜歡

东京1.5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