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道緣浮圖 > 章九 指鹿為馬
  沈伯嚴沒有掩飾任何聲響和氣息。

  屏風后的人卻好像渾不在意房間里突然多了個不速之客,不見半絲驚亂。那人輕柔地抬起手臂,腕上傳來玉器相擊的清脆琳瑯之聲,施施然翻身下榻,然后拉過一襲紗衣搭在肩上。

  只見妙曼的身姿投射在鮫綃面的屏風上,婷婷裊裊,不緊不慢,隨著暗香浮動,轉出一張嫵媚的面孔,宛若柔絲,讓人一眼看去就仿佛落入常年煙雨的澤國水鄉。

  她將手搭在金絲楠木打的屏風框上,低眉淺笑,“沈首座怎么又轉回來啦?”

  這個美人正是沈伯嚴此行的接頭人,“花神殿”副殿主謝淺意,別看她嬌嫩柔媚,宛如少女,實則已成名三十年,是冀州頗有地位的高手。

  沈伯嚴神情淡淡,單刀直入地道:“你們栽贓的時候,也不查查燕開庭有沒有帶泰初?”

  謝淺意顯然一開始并未明白沈伯嚴的話意,輕笑道:“是不是他下的手并不重要,只要所有在場的人,‘看到’和以為自己看到的,都眾口一詞指認……”

  說到這里,她自己突然明白過來,笑容一收,“不帶本命兵器?”

  這話說出去匪夷所思。無論兵、器,煉化本命之后,就與本主靈犀相通、命魂相連,平時收入識海溫養,連芥子袋這種外物都不需要,怎會有人不帶本命兵器?

  然而謝淺意清楚知道,沈伯嚴絕不是會拿玩笑話來逗她的人。

  這時,她面前空間一陣扭曲,在離地約四五尺高的地方凝出一面水鏡來,鏡面里的影像正是沈伯嚴所在的那一桌雅座。

  桌面上有一層淡而半透明的光芒在緩緩流動,謝淺意定睛細看那輪廓,表情陡然僵住。竟是一把大錘?她雖未親眼見過泰初,可那也是兵器譜上著名的重兵,外形特征都是知道的。

  “為什么會在那里?”

  “比如說,拿仙兵出來耀武揚威,嚇唬人,然后忘在桌子上了。”

  謝淺意的臉色頓時變得說不出的精彩,真有人會荒唐到這種地步?

  可是不管荒不荒唐,泰初錘明明白白還放在底樓大廳的桌子上,離著燕開庭至少有兩條船那么遠的距離。

  謝淺意心思急轉,忽的神色一緩,笑容再次回到臉上,“是不是他做的本來就不重要,其實旁人信不信也不怎么重要,絕對的實力說出來的才是真理。‘血矛’談向應已經到了。”

  “血矛”談向應這個名字在北地兇名赫赫。傳說他五十多年前起家于黑水水盜,搶劫時間長了,轉而收保護費,最后建立起為商船護航的“云渡行”,是西州和雍州交界地方上頗有實力的一個勢力。

  沈伯嚴突然想明白了之前的一個疑問。

  原本他還奇怪,按理說,誰都想不到燕開庭會奇葩地沒帶本命兵器,所以一個正常布置的圈套,應當在看到他拿出泰初錘后再動手沉船。否則“銷金舫”和“漪蘭舟”上那么多雙眼睛,不可能每一個人都是事先安插好的,保不準有人生疑。

  但是謝淺意一句“絕對的實力說出來的才是真理”,讓沈伯嚴豁然開朗,原來在這個局里,栽贓陷害只是第一步,成與不成,后面緊跟著的都是強者指鹿為馬。

  也就是說,背后謀劃者的目的并不是挑動涂、燕兩家爭斗,當另有所圖。

  沈伯嚴想到這里,伸手在空中虛虛一劃,水鏡里的影像一變,轉到“銷金舫”上燕開庭和涂家兄妹對峙的場面。

  涂玉容正在跳腳,涂玉永臉色陰沉,雙手抱在胸前一動不動,燕開庭則轉頭四顧,目光逡巡,不知在找什么。

  忽然燕開庭身形一動,跳下斷裂的船艙,很快又回到甲板上,手中還拎著個人,是個衣著斯文的年輕男子,只是面孔看起來剛被人扇了十多個耳光,鼻青臉腫,血絲浮現,已經看不清本來面目。

  涂玉容一抬頭,頓時臉色大變,尖叫起來,“姓燕的,你要干什么!”

  燕開庭像拖麻袋般把人扔到一邊,隨手拂去衣襟上沾的灰,“整頓家風,和你有關系嗎?”

  涂玉容已經撲出,身后卻傳來一股大力,將她定在原地寸步不得挪動,氣極一回頭,發現按住她的竟是涂玉永。

  “放手!就讓這小賊如此欺我涂家?!”

  然而涂玉永對她的嘶聲叫喊并不動容,指了指在角落里蜷縮成一團的年輕男人,道:“他姓胡,勉強算燕大的姨表兄弟,和我涂家有半分關系?”

  見涂玉容還要鬧,涂玉永冷冷道:“你是把我當傻瓜,還是把今天所有在場的人當傻瓜?少管管胡東來怎么樣,好好想想,回去以后該怎么向父親解釋吧!”

  涂玉容陡然安靜下來,俏麗的面容在沉默中竟有些陰森,她緩緩道:“二哥,你教訓的自然沒錯。不過你和燕開庭更沒什么交情,何必多管閑事?況且胡家郎君與我兩情相悅,父親可不見得會反對。”

  涂玉永用力皺了下眉,手上一松,冷冷道:“還是等你和父親講過,再來說反不反對的話。”

  涂玉容頭也不回地奔到胡東來身邊。

  就在這時,“漪蘭舟”上突然傳出一聲金石裂空般的長嘯,震得整座船樓的地板墻壁都微微顫抖。就連沈伯嚴所在最頂層的這個房間也不能幸免,桌上的瓷器和壁掛裝飾都發出輕微碰撞聲。

  只聽一把沙啞嗓子道:“好個囂張的小子,大禍臨頭還不自知!”這聲音猶如磨砂,似乎每個音節之間隨時都會斷開,偏又聲線高亢,聽在耳中,說不出的難受。

  水鏡中劃過數道極為迅捷的身影,甲板上多了三男一女,為首是名瘦高老者,高顴利眼,面相不善,正是“血矛”談向應。另三人都是中年,氣概形于外,看上去就不是普通人。

  談向應陰笑一聲,手中出現一支重鋼長矛,矛頭血光閃爍,感覺無比詭異。他輕若無物般揮了揮長矛,憑空發出“嗚嗚”之聲,像是周圍的空氣被一下子抽干。

  燕開庭和涂玉永站立的位置還在數丈開外,衣袂已是無風自動,談向應這一記看不出用了任何神通道法的揮矛,竟能籠罩到如此范圍!

  涂玉永面色極為凝重,一掃所有輕浮燥意,腳下朝著燕開庭的方向走出兩步,可他立即感覺到前方出現一股無形阻力,第三步再也跨不出去。

  燕開庭緩緩挺直腰背,眼中閃過一抹冷戾之色。

  談向應忽然伸手向虛處一抓,指縫中迸出火光,他緩緩攤開手掌,上面躺著一塊長方形焦黑之物,看上去像是一道傳訊符。

  涂玉永臉色微微一白,他雖不認識談向應,可已經感覺到極度危險,立刻發出家族緊急傳訊符,誰知道竟會被輕松攔下,這意味著雙方差距可能是一整個大境界。

  “老夫辦完事情之前,不管是誰,都給老夫乖乖待著。”

  談向應口中這么說,眼神一直緊盯燕開庭,猶如盯上獵物的兇獸,陰惻惻地道:“老夫談向應,終年行船黑水,卻在三日前被人打劫了貨物,簡直是在祖爺爺頭上動土。正愁小賊手段刁鉆,前所未見,偌大寶船也有辦法切斷,今天倒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水鏡另一邊,沈伯嚴聽完談向應這句話,已是心里有數。

  一開始就把強硬嗜血如“血矛”談向應的強者擺上臺面,介入的借口又是被盜失物資,在他看來,很大可能就是一場外來勢力入侵地方的戲碼。只怕玉京城接下來不會太平,也希望本地家族沒有人蠢到引狼入室,與虎謀皮吧。

  有了猜測,沈伯嚴也就沒興趣再看下去,他的生活中最不缺勢力傾軋、爭權奪利,玉京這種普通城市的地方勢力爭斗更不在他眼中。

  沈伯嚴伸手一劃,水鏡景象再次轉到底層大廳的原先座位上去。他彈出三道微毫之光,水鏡那頭的師弟妹們接到傳訊,互望一眼,然后站起離開。

  桌上那層淡而半透明的光芒斂去,古樸無華的泰初錘靜靜顯現。

  看到這里,謝淺意陡然感覺不對,急道:“沈首座,您這是……”

  沈伯嚴露出一個冰冷之極的笑容,“本座要走了,怎么,謝殿主還有什么事嗎?”

  與此同時,泰初錘周圍的所有禁制都被撤去,首先支持不住的就是桌子,一陣令人牙酸的“咔嚓嚓”聲中,桌腳繼續深入地板,整張桌子都向下沉去。

  然而沒有足夠的力量平衡控制,再也沒有四平八穩下降的好事,下沉不到一半,整張桌子都開始皸裂。

  這個角落再安靜再能隔絕視線,此時的動靜也開始大得引人注意,附近的客人都在左右找尋聲響來源,已經有人站起來張望。

  如果這個時候謝淺意還不知道沈伯嚴對她不滿,就遲鈍到家了。

  她顧不上管下方即將發生的變故,奔過去想要拉住沈伯嚴的衣袖,惶然道:“這次事情與奴家無關,只是恰逢其會啊!‘云渡行’也算是門中這幾年發展的新盟,總不好連辦事的地方都不借給他們!”

  沈伯嚴身形微微一晃,就將謝淺意的手讓過,后者拉了個空,抬頭看到他的眼睛,陡然僵住,再不敢有任何動作。

  “謝淺意,你比我想的還愚蠢。”沈伯嚴聲音十分柔和,謝淺意的鼻尖卻已冒出汗來。

看過《道緣浮圖》的書友還喜歡

东京1.5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