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道緣浮圖 > 章二十 釜底抽薪

章二十 釜底抽薪

  燕開庭坐在原地連姿勢都沒調整一下,只對著行大禮的方南恩抬手讓了一讓,道:“欲求頤養天年,也是人之常情。這分行的門面房產本就屬于‘天工開物’,固定式的器具鼎爐不可動,剩余庫存無論成品還是原料方匠師可以全部帶走,另贈十年年俸為養老之資。只是得請方匠師今天就把地方騰出來。”

  這番話出口,眾人都是一呆。

  哪怕普通伙計請辭,東家都要問個一二,重要職司,還得挽留再三,方顯主仆相得。只要不是生死大仇,做人都要面子。

  燕開庭倒好,一句不問,一口答應,還讓人當天就走,難免顯得薄情寡義。可他偏又出手大方之極,這價碼給四大家族的大管事榮養都不差了。

  方南恩目光閃了閃,他身后的方路航早按捺不住,疾聲道:“燕爺!你就是這么對匠府舊人嗎?如此刻薄寡恩,就不怕其他人看了心寒?!”

  燕開庭只從眼角挑了他一眼,懶懶道:“我平常不管事,只記得常例上,匠府大管事級的養老金是八年年俸,若你覺得虧待了,那就從我私庫里再出六年年俸加上罷。你剛回玉京可能不知道,匠府所有分支都是‘逢魔時刻’守御的重要節點,方匠師既然退出‘天工開物’,我自然得馬上安排人來接手。”

  四大家族地位崇高、金尊玉貴,同時也在玉京城防中承擔重責。燕開庭的姿態咄咄逼人,但放在城鎮安全御守的大義下,似乎也沒有什么可以指摘的地方。

  方路航雙手緊握成拳,臉漲得通紅,叫道:“我說的不是錢!”

  他此刻只覺得無比窩心,一口氣泄不出來,分明是這紈绔任性惹事,造成與下離心,如今還要拋開主府眾管事胡亂決斷。可燕開庭輕飄飄一句加六年年俸,硬生生將他的正義指責扭曲成了見錢眼開。

  燕開庭慢吞吞地道:“可我覺得和你,除了錢沒有什么好說的。”

  方路航一愣,還沒品明白燕開庭話中意思。

  旁邊宋梓已經看不下去了,一拍扶手道:“也好,當年方兄和‘天工開物’定契即是兄弟我做的見證,今天解約也一事不假兩手,由我一并做了吧!”

  這時,外面街道上停著的馬車里,付明軒稍稍移開嘴邊的茶杯,笑出聲來。

  他面前一方小小水鏡里,投射出的正是“天工開物”分行里的景象。

  旁邊中年管事臉色卻有點沉重,道:“燕家郎君這性子……還是毛躁了些,方南恩有一手‘嵌絲’的絕活,這么把人放走了,總是匠府的損失。等燕爺回了主府,恐怕非議又是少不了。”

  付明軒道:“你覺得,就算他轉了性子,禮賢下士,好言安撫,要用什么條件才能留下方南恩?”

  中年管事聞言一怔,他是付博文得力臂膀,也是八面玲瓏的人物,之前就事論事并未多想其它,此刻聽了付明軒話中頗具深意,立刻若有所思起來,“您是說……”

  “今天這出戲,其實已經荒腔走板啦,整套戲班子都被開庭扔在城里,又怎么唱得出原來話本的味道。”付明軒笑笑道:“看下去吧,待會燕少上來后,可以問問他為何如此決斷。”

  中年管事想了想,本能地壓低了一下聲音,謹慎地道:“您歸位后,需要重建班底,是否打算也加上燕家郎君?”

  付明軒看了中年管事一眼,他神色自如,眼神也沒什么變化,中年管事卻像針扎般立刻垂首噤聲。

  付明軒道:“是父親和你說的嗎?我知道你們為我著想,不過燕開庭并非我屬下,這點分界要搞清楚。”

  “是。”中年管事頭也不敢抬地應道。

  話音剛落,車廂外就有了動靜,車夫過來將門拉開,燕開庭帶著孟爾雅跳了上來。

  燕開庭一眼看到空中水鏡,也不奇怪,隨手拿過小幾上茶壺,嘴對著壺嘴喝了兩大口,接著就“呸呸呸”吐出兩片茶葉。

  付明軒從旁邊小泥爐上拿過水壺遞過去,道:“牛嚼牡丹,茶是用來品的,要喝水,這里有的是。”

  在爐子上還底部燒得微微發紅的鐵壺,到了燕開庭面前,已經是半邊包冰,壺里突突沸騰的開水,也緩和下來,只若有若無地吐出些熱氣,看上去可以直接入口了。

  燕開庭嘖嘖有聲道:“你的水屬居然變異冰種了,這讓其他修煉的人怎么活啊!”

  付明軒笑笑道:“道門之中,我這樣的只是資質普通,天賦高的人有很多。”

  燕開庭眼中頓時閃過好奇之色。

  付明軒在車廂壁一角敲了敲,然后轉頭對燕開庭道:“我做了個隔音隱形障,在這里再待一會兒?”

  燕開庭也知道此刻許多正事待辦,不是談論閑聞軼事的時候,點頭道:“好,算算時間,主府那邊的人也差不多該到了,且看看都有誰吧!”

  孟爾雅心里陡然咯噔了一下。

  到了此刻,孟爾雅再怎么愚鈍,都看出所謂分行的突發事件,恐怕是府里某些大管事聯合外人給燕開庭找的麻煩,雖然不知道具體目的何在,可這位爺處處不按常理行事,眼看著要無功而返。

  只是對于本就不屬于哪一邊派系的孟爾雅來說,他今天知道的實在太多了,多到不得不擔心自己的后路。

  想到這里,孟爾雅偷瞄了一眼燕開庭和付明軒,那兩位神色如常地在說私話,毫無避諱之色,就像車廂里根本沒有他這個外人在似的。這讓人更擔心了啊!

  不管孟爾雅心中如何惴惴,付明軒將話題轉到了之前他和中年管事討論過的那個問題上,問燕開庭道:“你那么干脆地與方南恩解約,是確定他也參與了此事?”

  燕開庭攏了攏衣襟,找了個舒服的姿勢靠下去,懶洋洋地道:“哦,不。只是這個分行被選中作為生事之地,可能性無非兩種,一是無妄之災,二是一丘之貉。如果是前者,做為匠府舊人,又是知名匠師,多給些銀錢,讓他們避開火頭,也是應該的。如果是后者,‘逢魔時刻’即將來臨,可不能把一個重要防御節點放在他們手上,拿錢讓他們滾蛋是最快的,秋后算賬就是了。無論如何,釜底抽薪總是沒錯的,不能讓他們再借這地方繼續搞事。”

  聽到這里,中年管事眼睛一亮,望向付明軒,露出佩服之色。他此時覺得自家郎君看人果然有一套,想不到從不主事的燕開庭有這樣的見識和手段。

  然而燕開庭緊接著的一句話,又令他臉色一僵,一時間表情稱得上精彩紛呈。至于一直低著頭裝作自己不存在的孟爾雅,已是一臉木然。

  “就算不止兩種可能性,還有第三種,那也沒關系。反正我不學無術,世人皆知,做錯了是多正常的事情,到時候還可以反悔的嘛!嗯,只不過得請夏叔出來壓陣,有點不開心。”

  付明軒輕擊一下手掌道:“嗯,臉厚手黑,你這些年頗有長進。”

  燕開庭眨眨眼道:“和你比如何?”

  付明軒笑笑,“不如何。我比你臉厚,但沒人看得出來。”

  燕開庭一愣,忍不住大笑起來。

  不錯,在世人眼中,無賴兩字怎都用不到付明軒身上,有斐君子,溫其如玉。在這點上,燕開庭只能甘拜下風。

  付明軒忽然伸指一點面前水鏡,顯出不遠處入鎮大道上數騎身影。

  燕開庭瞇了瞇眼,將數人面貌盡收眼底,點點頭道:“可以了,我想也是他們。”

  付明軒道:“接著去哪里?”

  “去‘文家店’在鎮上的車行,我剛問過宋梓,在西街口邊上。”燕開庭笑得露出一排雪白牙齒,眼中滿是煞氣,“只來不往非禮也!”

看過《道緣浮圖》的書友還喜歡

东京1.5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