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道緣浮圖 > 章五十三 地下洞府

章五十三 地下洞府

  燕開庭神色有些茫然,張了張嘴,沒有說出話來。

  夏平生手動了動,像是又想將人掃出門去,不過終究還是忍住了,“呵”的一聲道:“不要以為有靈魄之契的約束在,本命仙兵就真的無人可奪。這世上有邪門旁道,也有不要臉的強者。自己實力不夠,哪怕大道親自給你保護,也逃不過當他人盤中一道菜。何況你現在連個離位都過不去,有能力負誰?”

  燕開庭頓時尷尬起來,撓了撓頭。他頂著夏平生的目光,道:“增強實力的話,不都說要游歷以漲見聞嗎?若我意單步負笈,求道于外,夏師還會留在這里嗎?”

  夏平生迎上一雙赤子般純澈、還帶些許隱秘希冀的眼睛,忽的默然,片刻后方道:“想必城主府的那些事情,讓你不免念及自身。但是,唯有此事我沒法給你任何意見。”

  夏平生的這句話有些答非所問,不過燕開庭似乎已有預料,也沒現出太大的失望之色,反倒點點頭,說:“我明白了。夏師早些休息。”

  燕開庭邁出大殿,踏入“雪域”的院子,深吸一口夜晚偏涼氣息,鼻端中滿是松針的清香。他忍不住回過頭,看看身后的建筑,即使明知道那門窗,包括透出來的昏黃燈光都是假的。

  燕開庭回到老榕樹覆蓋的那個院子,看到等待的人從一個變成兩個的時候,著實吃了一驚,沒想到這么快就又見到了沈伯嚴。

  而當沈伯嚴親口說明來意后,燕開庭才知道韓鳳來口中的朋友居然是這位“元會門”首徒,也只能腹誹名門正道的圈子太小,來來去去都是這幾人了。

  三院交匯處的小廣場仍如往常般靜謐,已經絲毫看不到夏平生和向瑤斗法的痕跡,就連地面上曾有的血跡也被沖洗得干干凈凈。

  沈伯嚴在燕家祠堂前略一駐足,就徑自走向旁邊的廢墟。他在行走中自然浮空,踏入焦黑的斷垣殘壁中,然后占據了中央位置,開始轉頭四顧。

  燕開庭和付明軒都沒有往里面去,站在邊緣處,看著沈伯嚴動作。然而沈伯嚴只是向周圍看了一圈,就什么都沒做地走了出來。

  “這個位置下方另有天地,不是普通的地下建筑,應該是安放了一個洞府類的空間法器,當作地下建筑來用。”沈伯嚴道:“所以開挖之類的辦法都不好使,只能通過傳送法陣進去。”

  燕開庭突然感覺額角有絲絲抽痛,忍不住伸手揉了揉。

  付明軒看了他一眼,向沈伯嚴問道:“那么時間之法的氣息又是怎么回事?”

  沈伯嚴搖頭道:“不好說,既然存在空間法器,就有很多種可能性。但是有一點可以暫時放心,這氣息不是來源于世界壁壘破裂。”

  付明軒神色略松,道:“那就好。”

  玉京的“逢魔時刻”剛過,還有外來勢力趁機入侵,接下來的聯盟大會還不知道會是個什么局面,這個節骨眼上,實在不適合再來一場魔物攻擊。

  沈伯嚴道:“我應該可以強行破開空間,帶你們進去,不過會對洞府造成什么程度的破壞就不好說了。”

  這時,一直沒有出聲的燕開庭突然向前走去。付明軒和沈伯嚴全都停住話頭,看著他的背影。

  燕開庭走到廢墟的一個角落,彎下腰,一塊一塊翻開磚石,間中還有被煙撩得發黑的木頭。一道微光忽閃了下,燕開庭的身影陡然消失。

  付明軒吃了一驚,跨出兩步,眼前人影一晃,燕開庭又出現在原地。

  沈伯嚴的聲音從后方悠然傳來,“燕兄弟這是找到洞府開啟之法了?”

  燕開庭站立的方位,在月色下面孔正好掩在陰影中,只能看出他的神態比往常沉靜得多,棱角甚至顯得有些凌厲。

  付明軒走到他身邊,伸手搭在燕開庭肩上,道:“你想起什么了?”

  燕開庭這才有了反應,轉過頭來,向兩人問道:“是否隨我一起下去看看?”

  這類外圍明顯遭到破壞的洞府,也不知道里面情況會怎樣,而半壞不壞的空間法器,其實是相當危險的,所以燕開庭才有此一問。

  付明軒只說了一句,“走。”

  沈伯嚴施施然走過來,微笑道:“我對時間之法氣息的來源還是挺好奇的。”

  三人聚在一處后,微光再次閃爍。而三人眼前視界,全被流離的主色調為白色的光幕充滿,這個過程很短,只是一個呼吸之間,就站在了一處大殿中。

  沈伯嚴還有閑暇評說道:“這個傳送法陣沒有繪制在地板或墻壁之類的實體上,直接架在虛空中,倒真是大手筆。難怪外圍建筑全塌了,也沒有絲毫損壞。唔……”

  說到這里,沈伯嚴看清了周圍殿堂的布置,不由陡然收聲。他這個沒有絲毫損壞的結論似乎下得早了點,誰家的洞府入口會放在一間育兒室里?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看過《道緣浮圖》的書友還喜歡

东京1.5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