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道緣浮圖 > 章九十五 門內紛爭

章九十五 門內紛爭

  小玲瓏恨恨地啐了一口,道:“無論怎樣,你我之仇不共戴天,要不你今日便取了我的性命,要是讓我逃了,我定不會放過你!”

  沈伯嚴微嘆一聲,道:“許多年前,飛刀會還是一個正經門派,受著元會門的蔭庇,子弟眾多,你的師伯已經邁入到真人境界。”

  “而這些年來,自從你師伯被人陷害而死,飛刀會卻是一心想往上爬,還把手伸到了元會門的內部紛爭里來。哼,你當真以為我不知道你是受何人所托來行刺我?”

  小玲瓏咬著下唇,不出一語。

  沈伯嚴繼續道:“飛刀會的確是一把好刀,但只是用錯了位置。”

  小玲瓏冷哼一聲,道:“師伯是如何死的,我們還不知道?作為飛刀會第一高手,竟被你們這些所謂的四大門派核心弟子其辱而死,你們就不怕遭報應嗎?”

  沈伯嚴搖了搖頭,微嘆一聲,道:“多行不義必自斃,我們這些修道中人,手段自然是有的,但也不至于你說的那種樣子,你的師伯,我一向是很尊敬的......”

  沈伯嚴負手而立,又緩步踱向窗前,望著粼粼水面,喃喃道:“是以我撿到你時,才把你交付于你師伯........”

  聽到這里,小玲瓏神色一凜,驚訝地望向沈伯嚴。

  就在此時,小玲瓏的胸口突然一緊,就像是被人抓住了心臟,狠狠揉搓著。她看見,沈伯嚴的手中攥著一顆銀白色的玉珠,輕輕揉搓著。

  “你!”小玲瓏一聲慘叫,隨即趴在地上,臉色慘白,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淌。

  沈伯嚴看著小玲瓏,淡淡道:“所謂因果,就是有因必有果。我曾經救你一命,卻沒想到有一天你要來殺我。你的命是我給的,所以我想要你活就要你活,想要你死你就得死。我在你的心臟里埋下了我的一縷意識,從此以后,你便被我抓在手里,此珠為證。”

  沈伯嚴雙指捻著一顆珠字,在燈光之下泛著奇異光芒。

  付府,筱虹院內,尚元憫正在細細打磨一柄短刃,短刃的刀尖,已開始漸露寒光。

  “小師叔真是好雅興。”付明軒走進院門,正看見尚元憫的指尖升出一縷金色火焰,將短刃燒灼得通紅。

  尚元憫笑了一笑,道:“只不過是無事閑玩而已,有什么雅興。”

  盯著尚元憫手上的那縷金色火焰,付明軒道:“小師叔的火之屬性已經練到了如此地步,這金色火焰,已然是有如實質。”

  尚元憫收了那火,道:“原本水火不相容,人們都說水之屬性越強的人,在火屬性上走不遠,但我偏要行,你看,如今水火也可相當。”

  付明軒點了點頭,在水之屬性上,尚元憫可以說是小有門第一人,但尚元憫卻是不看重與生俱來的強大水屬性,偏在火屬性上悉心鉆研,到了如今這種精煉程度,也的確不負他那小有門的第一天才稱號。

  兩人閑步坐在一方青石桌前,付明軒顯然是一副有事要問的樣子。

  尚元憫則是拿著一絹細布細細擦著短刃,付明軒不開口,他也不說話。最終,還是付明軒先打破了沉默。

  “昨夜,我見到了諸生門的人。”付明軒淡淡道。

  原本以為尚元憫會有什么反映,沒想到他卻是望也不望付明軒,似是漠不關心一般,淡淡道了一聲“哦”。

  “小師叔,寒洲不明白......”

  尚元憫拿起短刃輕輕敲在石桌上,打斷了付明軒的話,站起身來,臉上浮現出罕見的嚴肅神情。

  “付寒洲,我問你,所有修道人士,第一境界是什么?”

  “是‘離’境。”

  尚元憫轉過身盯著付明軒,問道:“你當初,是離了什么?”

  付明軒心下一思忖,道:“是欲望。”

  尚元憫點了點頭,隨即思緒飄向久遠的過往,似是懷念一般,喃喃道:“那時的你,不過十四歲而已,卻是有著常人難以企及的求知欲,仿佛你要窺探這整個世界,然而,世界本身就是一團混沌,何時又曾清明?無論是人定的還是天命的,時候到了,總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刻。”

  付明軒點了點頭,便不再說話。也許涌動在玉京城下面的那層暗流,已經超出了他現在可以預知的范圍。尚元憫這番話,也是提醒他多加小心,不要在自己好奇心的趨勢下,窺探出不該知道的因果與規則。

  待到付明軒離開后,尚元憫才又開始鍛煉那柄短刃,此時短刃之上,已經顯露出一道猶如暗夜游龍一般的法陣紋飾,在金色火焰之下,破裂出一道道青色裂痕。

  玉京城西街一向繁華熱鬧,各種商鋪都匯聚在一起,整齊排列,攤攤販販也有序地支在道路兩邊,陳列的商品玲瑯滿目,叫人目不暇接,各種吆喝聲,討價還價聲充斥在街道上,人群熙熙攘攘,一片熱鬧。

  白秋亭依舊是一襲靛藍長衫,腰間掛著長劍。只見他有些局促地擠在人群中間,艱難而緩慢地向前走著,一雙好奇地眼睛不時打量著街道兩旁的各種琳瑯貨品,時不時還湊到一個攤子前,細細考察一番。

  算起來,這還是他第一次置身于這種俗世環境當中,以往他去的,不是什么密境就是什么仙山,往往是一個活人都見不著,就算見著了,也是和他一般的修煉人士,甚是無聊。

  被人群裹挾向前,聽著各類歡聲笑語,白秋亭的心頓時感受到一種異樣的波動,好似置身于另一個世界。

  “哎喲!”一個約莫十一二歲,扎著兩個羊角辮,面頰嘟嘟的小女孩突然撲通一聲跪在了白秋亭面前,白秋亭也是一愣。

  “哎喲,摔死我了,你們擠個什么,這么大一條街,還怕買不到好東西?”顯然,那小女孩是被后面的人推搡在地,剛好跪在了白秋亭的面前。

  小女孩抬起頭來,眼神當中流露出一副可憐模樣,望著白秋亭,都要流下淚水來,弱弱地道:“好心哥哥,我推摔疼了,你就幫幫忙,扶我起來一下吧。”

  白秋亭哪里經得住這樣一個小姑娘的請求,趕忙蹲下身來將小女孩攙了起來,還給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道:“摔疼了吧,你的父母呢?”

  小女孩沖著白秋亭甜甜一笑,指著人群當中,道:“就在那邊看花呢!”

  白秋亭笑著說:“還是小心一點,快回父母身邊去吧。”

  小女孩點了點頭,又露出一副天真可愛有如春天般的笑容,便蹦蹦跳跳地離開了,一會兒就消失在人群當中。

  看著女孩兒那一笑,是那樣純潔透明,不惹塵埃,白秋亭頓時覺得心情十分舒暢,心想著這俗世,還是自有妙處,以后得多多在此歷練一番。

  只是白秋亭還未走出幾步,臉上的笑容頓時一僵,往腰間望去,只見自己原本掛在腰間的芥子袋已是不翼而飛!

  轉過頭去,人群熙熙攘攘,哪里還見方才那小女孩的身影。

  西街醉楓樓,燕開庭坐在二樓包間的窗前,將這一切都盡收眼底。片刻之后,包間門緩緩打開,方才被白秋亭扶起的女孩兒跪在外邊,雙手捧著芥子袋,道:“爺,您要的東西。”

  燕開庭頓時喜笑顏開,扔出一個金塊,滾落在了小女孩的身邊,然后伸手隔空一抓,那芥子袋便到了自己手上。

  “這是賞你的,記住,你今日從未見過我。”

  小女孩撿起金塊,甜甜地答應了一聲,便退了下去。

  燕開庭把玩著芥子袋,眼神又落在了西街上人群中那白秋亭略顯落寞的身影之上。

  玉京涂府,眼下是一片繁忙。

  涂府老宅內,涂城主所居住的院子里,一眾侍女匆匆忙忙從涂城主所居住的廂房內進進出出,而廂房外邊,則是站滿了涂家的人,涂玉成和涂玉永站在最前,身旁站著涂夫人還有涂玉蓉,秦長老等人。

  在場人無不焦急地看向廂房內,只是廂房門緊緊閉上,進出的侍女們一個二個都被噤了聲,說不出話來。

  房間內,陌刀封意之坐在涂城主所睡的床前,不斷喚著“小乙哥,小乙哥。”

  本來涂府這一晚沒有什么不同,就像往日一般,無非是涂夫人和涂玉成兩派暗暗較著勁兒,但就在眾人快要入睡之時,突然平日服侍涂城主的侍女匆匆忙忙跑向封意之所居住的院落,說是涂城主有要醒的跡象。

  這侍女也是冰雪聰明,并未將這事兒稟報給涂夫人或者是涂玉成,而是徑直就通報給了封意之。

  等封意之趕忙趕到了涂辛乙身邊時,他才叫這侍女去通報府上其他人,都來這院子里等候著。

  眼下,涂辛乙已經不是往日那種昏迷狀態,而是像是在夢囈一般,不斷說著一些含糊不清的話語,封意之雖一直仔細聽著,但也沒聽出個什么所以然來。

  并且,涂辛乙一直發著高燒,這種狀態就像是走火入魔一般,封意之趕忙喚來一眾侍女,不斷往門內送著后院的冰涼井水,以給涂辛乙退燒。

  饒是過了下半夜,天剛朦朦亮的樣子,涂辛乙的高燒才退了下來,睜開眼睛時,封意之的身影出現在眼前。

  “意之......”

  涂辛乙輕喚一聲,封意之從微微睡意當中猛然驚醒,喜道:“小乙哥,你醒了!”

看過《道緣浮圖》的書友還喜歡

东京1.5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