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道緣浮圖 > 章一零五 海市幻影

章一零五 海市幻影

  “聽說,前日夜里,無想仙子來過了。”崔胤道:“那日我正好起得早,看見無想仙子在院子里站了半宿,天剛亮時,元籍師叔與她說了些什么,她便走了。”

  “哦?還有這事?”洛長蘇微微有些驚訝,沒想到謝無想也來到了這里。

  “對,只是這幾日元籍真人頂我們盯得太緊,我沒來得及與師兄說,不過,自從那一天后,我便再沒有見到無想仙子。”

  “哼,”洛長蘇冷哼一聲,道:“看來,這次門內對玉京的重視程度已經是超出以往任何一次行動了,就連一向不露面的謝無想都到了玉京,呵呵,我倒要看看這元籍真人,違背門內的命令,將我們三人關在這個院子里,會鬧出個什么水花來。”

  “咱們也不心急,我想,這一切,元籍真人都看著呢。”說完,洛長蘇望著窗外的黑暗中陰險一笑,

  另一處庭院中,尚元憫手中的茶盞忽地破碎,坐在他對面正將一顆棋子放入棋局中的付明軒驀地抬頭。

  “小師叔,怎么了?”

  尚元憫笑著搖了搖頭,道:“夏天要來了,小飛蟲竟也多了一些。”

  付明軒也知道他這個小師叔向來說話云里霧里,便也不再多問,只是道了聲:“師叔,該你了。”

  尚元憫看了一眼棋盤,道:“沒意思,不下了!過來,為師帶你去看一處好地方!”

  說著尚元憫大手一揮,就將棋局打亂,付明軒直直腹誹,明明就是眼見著自己將要輸了,才另找話題,難道自己生活了這么多年的玉京城,還有自己不知道的好地方?

  但是師叔有命,他也不得不從,老老實實地就站起身來,跟著尚元憫就走出了院門。

  沒想到尚元憫,竟是帶著他,來到了荒野之上。

  兩人漂浮于上空當中,只見荒野上一片漆黑,了無人影,只聽見狂風呼嘯而過,風沙走石之聲。

  “寒洲,告訴我,你看這下方,有什么不同?”

  負手停立于高空,尚元憫盯著荒野,眼神閃爍著略微激動的光芒。

  “這.....”付明軒細細看了一遍荒野,又用神識仔細感知了一下,并沒有發現什么。

  “還請小師叔恕弟子無能。”

  尚元憫微笑著搖了搖頭,并沒有責備付明軒的意思,只是道:“看不出來也是正常,一般只有到了真人境界,感知才會有質的變化,你們現在,還處于積累階段。”

  付明軒點了點頭,道:“那么,還請師叔為弟子講解一番。”

  尚元憫點了點頭,道:“不急,你且等一等。”

  既然尚元憫這樣說,必定是有他的道理,付明軒便看著下方,安心等著。

  約莫半個時辰之后,付明軒就聽出一陣轟轟隆隆之聲,猶如萬軍奔騰一般,就在暗夜之中,現出一陣煙塵來,細細看去,竟是由兇獸組成的一批大軍。

  “這.....?!”付明軒也是呆了,雖然荒野之殤經常兇獸成群,但是也從來未見過這么大規模的獸潮,按照這種鋪天蓋地似的規模,就是玉京城也得被它們踏平。

  尚元憫卻是沒有說話,朝下方獸潮伸了伸頭,示意他繼續看著。

  仔細望去,那獸潮之中竟是有各種各樣種類的兇獸,竟然還有好多些是他不認識的,這些兇獸也不知道是接收到了什么訊息,竟然聚集成了這么大規模的獸潮,一路狂奔,帶起陣陣煙浪!

  突然,付明軒像是看到什么似的,就是一怔!

  獸潮聲勢雖然龐大,但是付明軒竟然沒有感受到一絲震動!

  還以為是因為自己身在空中的緣故,付明軒直直下落,站在了地上,卻發現大地也是一如既往的平靜,沒有一絲震動!

  付明軒望了一眼遠去的獸潮,就是一陣疾速向獸潮奔去,剛跑出沒幾步,付明軒就慢慢停了下來。

  “怎么....怎么會是這樣?”

  那些獸潮,分明就是不存在的虛影!

  此時,尚元憫也飛了下來,站在了付明軒的旁邊,道:“看明白了嗎?”

  付明軒點了點頭,道:“看明白了,這是海市蜃樓。”

  尚元憫輕笑幾聲,道:“看來還是沒有明白,以后,你每日都來看一看,直到看出什么來奇妙之處來,再來與我細說。”

  說完,尚元憫就朝玉京城飛去,而付明軒卻是皺著眉頭,緊盯著獸潮離去的方向,心中再一次充滿了疑惑。

  玉京城內,繁華街道之上,謝無想一襲白紗裹著青衫,帶著輕薄面紗,行走在人群之中,絲毫不理會周圍人對她的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大概是從未見過這凡俗城市,謝無想邊走邊看,眼中充滿了好奇,時不時走向路邊的小攤販,拿起一些物什細細觀看。她每走到一處地方,因著她那猶若仙子般的出塵氣質,人群就會自動散開。

  她給人的感覺,永遠是那樣清冷,那樣遙不可及,即使她站在你的面前,對你笑著,你也會覺得她在身周畫了一個圓圈,分明寫著不可靠近。

  突然,人群再次被分開,這一次,人群被分開得更為徹底,可以說都是緊緊退到了道路兩邊。

  只見道路中間,一身華服得燕開庭騎著云夢驥,打著呵欠,雙眼閉著,神情憊懶地徐徐走過。

  “快讓開!快讓開!”燕開庭手下的人對著路邊行人就是一通叫喚,周圍人也因為燕開庭長久的威懾趕忙退到了一邊,只是,那手下喊到一半,聲音突然就弱了下去。

  只見眼前猶若天女一般清絕出塵的謝無想站在道路中間,眼神有些疑惑地望向前來的這一群人。

  “你.....還不快....快讓開!”

  開路的那名手下望著謝無想,聲音顫抖著直到最后自己也聽不見自己的聲音。

  “怎么了.....”燕開庭憊懶地睜開眼,隨后就是驀然圓睜!

  “謝無想!”

  燕開庭跳下云夢驥,就朝謝無想走去,沒想到竟然真的在玉京遇見了她!

  只聽面紗之下,謝無想微微冷笑一聲,道:“原來是你。”

  燕開庭臉色一紅,就知道自己今日這個行為已經被謝無想所鄙夷,他也不想解釋什么,只是問道:“你....你住在城里?”

  謝無想也不知這人在打什么主意,并沒有回答燕開庭的問題,而是轉身就走,燕開庭趕忙上前攔在了她的身前。

  “我說....你,住在城里?”

  謝無想斜斜地瞥了一眼燕開庭,道:“區區一個二重上師,竟如此無禮,無視名號。”

  燕開庭這才反應過來方才自己竟是叫出了謝無想地大名,按照等級修為來講,謝無想怎么都算是燕開庭地前輩。

  “實....實在抱歉,燕某在此給無想仙子賠罪了。”

  燕開庭恭敬地向謝無想行了一禮,頓時周圍就傳來一陣竊笑,對著燕開庭指指點點。

  這些人平日里見者燕開庭,哪一回不是囂張跋扈地紈绔模樣,沒想到今日在一介女流面前,竟是老老實實起來,雖然意圖不可揣測,但是只見到燕開庭那局促慌張的模樣,眾人心里也是拍手叫好。

  聽到周圍的紛紛議論,燕開庭望向他們,眼中就要冒出火來。

  而這一切,都被謝無想看在了眼里,只聽她冷笑一聲,道:

  “上一次見你,你是在荒野隨意屠殺生靈,這一次見你,你卻是在城里欺壓百姓。”

  “我....”不知為何,燕開庭卻一句話都反駁不過來,謝無想所說的,全部都是事實。

  燕開庭心下一陣苦惱,為什么就給謝無想留下了一種這般印象!

  也不等燕開庭回答,謝無想直直朝前走去,燕開庭還想再攔,卻被謝無想的一句話給懟了回去。

  “再跟來的話,當心你的腿!”

  燕開庭驟然停住,望著謝無想遠去的背影,心中一時之間百味陳雜,就連周圍的一陣陣哄笑,他也聽不見了。

  “爺,爺!”

  方才那名開路的手下對著燕開庭叫了好多聲,燕開庭才晃過神來。

  “啊!.....哦.....”

  “爺,那位仙子已經走啦!要不小的悄悄跟上去,打探一番她的居所?”

  燕開庭啪的一下打在那手下的腦袋上,罵道:“你不要命了!人家還差一步就是真人,你去跟蹤她!?”

  那手下也是一臉委屈,哭著相道:“爺,我也是為了您著想....那仙子的確是美得很,竟不像是這凡塵的人!”

  燕開庭冷道:“這還用你說,謝無想,無想仙子...”

  燕開庭嘴中一陣囁嚅,望著謝無想消失的方向,又是一陣出神....

  回到城中之后,付明軒心中是久久不能平靜,荒野上的那一幕,竟是如此震撼,如此真實,只不過他心中始終沒有想明白,尚元憫最后的那句話是什么意思,“還未看出來?”

  還有什么沒有看出來!??

  如此想著,付明軒就準備今晚再去觀察一便,他心念一轉,就向燕府走去。

  剛出院門,就發現謝無想站在門口,一雙清澈的眸子正望著他。

  “無想仙子.....”

  “付首座。”

  二人彼此各行一禮,付明軒開口問道:“前幾日聽元籍師叔說您已來到玉京,還特地為您備了院子...只是后來卻一直沒有見到您的身影。”

  謝無想向付明軒微微頷首,道:“多謝付首座。”

  付明軒點了點頭,隨即換來一個下人,道:“帶著無想仙子去霧苓院,然后找個管事兒在院子里,照顧無想仙子的起居。”

  下人答應了一聲,就對謝無想道:“仙子,您且隨我來.....”

看過《道緣浮圖》的書友還喜歡

东京1.5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