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道緣浮圖 > 章一二二 冰原尋寶

章一二二 冰原尋寶

  抬起腳步,兩人艱難而緩慢地向前走著,付明軒經驗稍許豐富,走在前方,一邊走,一邊拿著一劍光寒十九洲在前方撥開一簇簇草叢,仔細探索著。而燕開庭則是緊隨其后,踩著付明軒的腳步向前走著。

  走著走著,付明軒只覺得視野越來越模糊,他不得不低下身子,雙眼緊緊盯著面前的草叢,不斷撥弄向前走著。燕開庭則是察覺到有所不同,他起頭來,環顧四周,只見現在兩人已經身處一團濃霧之中,而方才,卻是沒有任何霧氣的。

  “明軒....”燕開庭輕聲喚道。“你有沒有覺得很奇怪,為什么突然起了霧?”

  不料燕開庭沒有聽到付明軒的任何回答,他猛然望向前方,只見濃霧之中已經只有付明軒的一點小小影子。

  燕開庭心下一慌,便疾步向前,嘴里直喚付明軒的名字,卻不想付明軒好似完全聽不見,只顧埋頭向前走著。突然,燕開庭只覺得腳下一軟,一股危險的感覺便使燕開庭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難道....自己踩到沼澤了嗎?

  燕開庭緩緩低頭,果然,只見自己正慢慢往下沉著,他的雙腳直感到一陣徹骨的冰涼,由他的腳,侵襲到整個人的身體。燕開庭嘗試著抬起腳來,卻越陷越深!

  燕開庭心下就慌了,難不成今天自己就栽在這里了?燕開庭對著付明軒的方向一陣呼喊,重重濃霧之中,早已不見付明軒的身影。

  無數思緒在他的腦海里迅速閃過,燕開庭努力鎮定下來,他深呼吸幾番,心想一定能有什么辦法能夠讓自己逃脫出來。整個人都在向下沉著,速度越來越快,不到片刻,燕開庭的雙腿已經完全沒入了沼澤之中,徹骨的冰涼,到讓他更冷靜了下來。

  若是此時拿出泰初錘來,只怕是加重了自身的重量,沉沒速度還會加快,而自己身上的那些法器,也沒有一個能帶自己脫離這濃稠的沼澤,燕開庭左想右想,剛準備掏出一個小法器來試試時,就只感覺一股莫名的力量從腳上傳來,燕開庭整個人就被快速拉扯下去。

  “啊!”

  燕開庭一聲尖叫,他心想自己還沒做好死的準備啊,就手舞足蹈地拼命掙扎,只是自己的雙腳就像是被人緊緊握住了一般,根本掙扎不得,幾乎就是在一瞬間,咕的一聲,燕開庭整個人就消失在了沼澤之下。

  黑暗,一片黑暗,還有那徹骨的寒冷。睜開眼,卻是干凈到了極處的白。

  “啊!”

  燕開庭猛地坐起,上下摸了摸自己。

  “我還沒死?”大口喘著氣,燕開庭使勁兒捏了捏自己,“居然沒有死?!哈哈哈哈哈!!不過,這又是哪里?!”

  大笑幾聲過后,燕開庭就一陣哆嗦,環顧四周,只見自己身處在一片潔白之中,晶瑩透亮的地面上隆起著造型各異的洞窟,一陣陣寒氣從地面蒸騰而上。

  “冰原!”

  燕開庭站起身來回想自己明明陷入了沼澤之中,為何又來到了冰原??抬起頭來,不再是血色天空,反而是灰蒙蒙的一片。難道,這冰原是在沼澤之下?

  那付明軒又去了哪里?本來找到冰原燕開庭心下十分激動開心,但一想到自己竟然與付明軒走散了,還是覺得有些擔憂,雖然自己在付明軒身邊大多時間是被照顧著的,但是在關鍵時刻,兩人還是能彼此相幫,畢竟,一個人和兩個人的戰力是完全不同的。

  既然現在已經是一個人了,那么自己就要打起十足的精神,先行探索一番,等出去之后再去尋找付明軒。心中這樣想著,燕開庭就在開始在冰原上走著。只不過在冰原之上,燕開庭已經完全喪失了方位感,他只能通過凸出于地面的那些洞窟來確定方位。再加上,冰原上除了這些洞窟也沒有什么別的東西,燕開庭心想若是有寶貝的話,也應該在洞窟里面。

  燕開庭朝著離自己最近的洞窟走去,這個洞窟足有三四人多高,燕開庭小心地朝里面張望了一番,只見是一片黑暗,根本看不出來有些什么別的東西。但越是黑暗的地方就越是危險。饒是燕開庭再膽大,也不敢貿然進去。

  心念一轉,燕開庭向后退了幾步,然后手上發力,便一拳打向洞窟。這一拳燕開庭并沒有用多少力氣,只引得洞窟內一陣震動,掉下一些冰棱在洞內砰砰作響,燕開庭躲在一邊稍等片刻,看看那洞內會不會有什么異樣的反應。

  果然,沉靜片刻之后,燕開庭突然感受到一陣強大的氣息從洞窟內傳來,燕開庭伏低身子,躲在一個小冰丘后面,只露出一雙眼睛緊緊盯住洞口。

  接著,一聲野獸的怒吼從洞內傳來,燕開庭心下一驚,隨即又是一喜。比起人來,野獸這種物種,實在要好對付的多。燕開庭站起身子來,又朝著那洞窟又是一拳,一拳剛出,只聽得轟的一聲,迎著燕開庭的凜凜拳意,一只長著森寒獠牙的巨虎就出現在燕開庭的面前。

  這只巨虎白底黑紋,身形巨大,就是雪夢驥那公牛般大小的個頭在它眼里都只能算是小貓小狗,從洞口里跳出來時,就連燕開庭也嚇了一大跳,那只巨虎足有三個燕開庭那么高,站在他面前,猶如一座小山。巨虎雙眼泛著幽幽藍光,四處一望,凌厲的目光就落在了燕開庭身上!

  燕開庭也是不懼,心想再大也只不過是只野獸罷了,手上泰初錘乍現,縱身飛去,一團水缸般大小的雷火就朝著巨虎轟去!

  那巨虎雖然身形龐大,但動作也是十分靈活,伸出巨大的虎爪便一把將雷火拍開,只是他未曾想到那雷火殺傷力竟是如此之強,頓時肉掌便是一片漆黑,巨虎吃痛,嗷的一聲就縮回爪子,舔舐著傷口。放下爪子,看向燕開庭的眼神之中就全是忌憚與憎恨,嗷嗚一聲,露出嘴里的獠牙,就欲將燕開庭一口吃掉。

  燕開庭哪會呆站在地上給它這個機會,又是高高一躍,抓住巨虎頭上的一撮毛,就順勢跳到了巨虎的腦袋上站定。

  “哼!小爺沒時間陪你玩兒!”說完,燕開庭便緊抓著巨虎的虎毛,對著巨虎的腦袋就是一陣猛砸,巨虎吃痛,拼命甩著腦袋,想把燕開庭給甩下來。燕開庭冷笑一聲,一飛上天,一團雷火便又直直對著巨虎轟出。

  嗷嗚一聲,巨虎仰天長嘯,便重重倒在了地面上。隨后,巨虎龐大的身型居然開始漸漸縮小,在燕開庭震驚的眼神中,巨虎縮到了一只約有普通家貓一般地大小。

  那這樣看起來,竟是跟一只貓也沒有什么區別。

  “喵嗚~”巨虎,不,花貓躺在地上幾個翻滾,又站了起來,在燕開庭不可思議的眼神之下,竟開始蹭著燕開庭喵嗚喵嗚地叫,顯然是要認燕開庭當主人。

  “喂,我說。”燕開庭蹲下身來,拎起那只小花貓,“你要不要這么耍賴皮?!”

  “喵嗚~”小花貓盯著燕開庭,圓滾滾的眼睛里竟然露出期待的溫柔神采。

  “賣萌在我這兒可不起作用。”燕開庭將花貓放在地上,轉身就走,可是還未走幾步,他滿臉無奈地停了下來。

  “貓不都是很高冷的嗎?怎么還有你這樣的?”

  轉過頭,燕開庭望著已經蹲在自己肩膀上的花貓,“喵嗚~”花貓輕輕叫了一聲,還伸出滿是倒刺的舌頭舔了舔燕開庭的耳朵,似是在說:“我不管我就黏上你了。”

  燕開庭微嘆一聲,伸出手來拍了拍花貓的腦袋,便道:“也好,一人也是無趣,接下來的探索,你便陪我走一走吧!”

  說著,燕開庭朝著一個視野中最大的洞窟走去,只是一邊走燕開庭一邊在心中默念,拜托里面不要再是一只大貓了!!不不不,任何動物都不行!

  此時,秘境的另一邊,沈伯嚴剛從幻境里走出來,手中的寶貝光暈流轉,沈伯嚴輕笑一聲,將手中法器放回到芥子袋中,然后就朝著東南方向走去。

  洛長蘇一行人剛從吞噬之林出來,就遇見了另一些探索者。那些探索者都是上師境,出自一些小門小派,一些還是散修,聚在一起結伴而行,看著洛長蘇三人一副狼狽模樣,心想這幾人身上定是有些寶貝,于是便起了歹心,在一處山谷之中,將三人包圍。

  洛長蘇心下也是無語,即使自己三人的衣服再是破爛,但是手中長劍已經彰顯著小有門弟子身份,難道這些人還看不出來么?

  崔胤盯著一名貌似是老大的人物,問道:“來者何人?竟敢劫掠我小有門核心弟子?!”

  為首的大漢冷笑一聲,道:“得了吧!進來了秘境什么弟子都一樣!哼,再是小有門,我倒要看看三對六,你們打出個什么結果來!”

  說完,六人便朝著洛長蘇三人奔來,果真各個都是上師境,洛長蘇再是倨傲,面對著對方將近一倍的人數,面色也是陰沉如水。一陣纏戰過后,三人都是氣喘吁吁,對方還剩下四個人。

  如此苦斗下去,就算勝出也是一個兩敗俱傷的結局。洛長蘇此行的目的是東南方向的冰原,他可不想還未走到那個地方在路上就被人給坑死。

  思緒至此,戰斗又是一觸即發,洛長蘇也顧不得這么多,眼前最重要的還是得把這些麻煩給解決掉。并且,崔胤和章若云也不是一般人物,若是跟著自己來到秘境有個什么閃失,向門里也不好交代。又是一陣猛烈的攻擊,眼見自己和自己的兩個師弟已經身上帶傷,洛長蘇不禁開始著急。

  就在此時,一陣悠揚的琴音緩緩飄來,洛長蘇三人聽后只覺得精神一振,而對方死人,卻明顯腳步不穩,行動就滯緩了下來。三人趕忙抓住機會,瞬間就將這四人斬殺,洛長蘇深深喘了口氣,才循聲望去。

  只見那白衣少年猶如神祇一般漂浮在空中,雙手撫琴,低著眉眼,淡淡地望向二人。

  “冶天工坊,韓鳳來!”洛長蘇喃喃道,隨即遙遙向著白衣少年拱手行了一禮。

  遠方上空的韓鳳來一把將琴收起,站起身來立定于空中,面帶微笑地向著洛長蘇微微頷首,隨即身形一閃,便消失在空中。

  望著韓鳳來消失的方向,洛長蘇微微皺眉。他與韓鳳來的關系不能說是一般,甚至是很不好,在此之前自己為多寶閣謀劃吞并燕開庭的天工開物一事,冶天工坊在背后其實已經調查得一清二楚,作為少東家的韓鳳來,不可能不知情。

  “哼!”洛長蘇冷哼一聲,他現在也不想再想這么多,這一次的秘境實在是太過艱險,想太多擾亂心神,反而讓他無法集中精力。隨后,三人便朝著東南方向奔去。

  此時在冰原中,一人一貓已經站在了那巨大洞窟面前,那洞窟遠看就很大,近看就更是讓人驚訝,巨大的洞口冒著森森寒氣,一股莫名的壓迫感朝著燕開庭襲來,黑乎乎的一片之中,燕開庭看不見任何東西。

  “喂,里面不會有和你一樣的東西吧?!”燕開庭拍了拍小花貓的腦袋,“喵嗚~”小花貓叫了一聲,蹭著燕開庭的脖頸。

  燕開庭深吸一口氣,便朝里面走去,還未走幾步,眼前便是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清了。燕開庭從芥子袋里摸索一番,便拿出那顆夜明珠來。

  夜明珠亮起的剎那,整個洞窟都泛起流光溢彩的光芒,整個洞窟都是由千年寒冰自然形成,在冰面的反射之下,燕開庭仿若置身于一個彩色世界,視野一片通明,“喵嗚~”小花貓叫了一聲,便跳下燕開庭的肩膀,去追逐冰面上流轉的光芒,伸著小爪子,在洞壁上不斷地刨著。

  燕開庭輕喚了一聲,“走了。”那小花貓便一躍跳上燕開庭的肩膀,一人一貓,便朝著洞窟深處走去。

  越走洞窟就是越窄,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這洞窟通道便變得也差不多只有兩人多高了,燕開庭伸出夜明珠照亮前方的路,放出自己的神識,無論是在視野還是在感知當中,燕開庭都覺得前方空無一物,并沒有什么值得注意的。

  “難道白跑一趟了?”燕開庭心想也是,這洞窟雖然看起來大,但也是普通的很,一路走來除了森森寒氣,燕開庭是什么也沒感受到,一點危險也沒遇到,越是這樣,燕開庭就覺得自己肯定找錯地方了。

  在尚元憫所給的資料中,指明了此處有價值連城的寶貝,雖然說不上是什么,但是尚元憫一再強調,此次門內交付給二人的最重要的任務,便是將那寶貝取來,帶回小有門。

  燕開庭既然已經來到了冰原,無論如何也要找到那寶貝,既然走錯路了,那么換條路走便是。思緒至此,燕開庭便轉身就走。

  只是剛剛邁出步子,自己的另一只腳上好似拴上了一塊巨石,怎么也抬不起來,回頭一看,只見那小花貓咬著自己的褲腿,拼命將自己往里面扯著。

  燕開庭微微皺眉,難不成這里面還真的有什么而自己卻感受不到?不對啊,自己的神識雖然不算頂尖,但感知法器的靈敏程度還是非常之高的。

  “喵嗚!”小花貓突然就飛了起來,咬住燕開庭的衣袖,就將他往里面脫去。

  “喂!那里面真的有什么嗎?你可千萬不要坑我?!”燕開庭也是欲哭無淚,心下還在擔心萬一在蹦出一只巨獸該怎么辦?

  小花貓力道之大,竟然還可以跟燕開庭相抗衡幾分,也難怪,它本身就比燕開庭不知要大上多少倍。燕開庭在他的帶領之下竟一路小跑了起來,不知不覺洞窟越來越小,燕開庭還得稍稍低頭才能順利通行。

  “好了好了,慢點慢點。”燕開庭順勢將小花貓往面前一帶,便將其抱在懷中。行到此時,燕開庭雖然還未能感受到有什么氣息,但是直覺告訴他前方一定存在著什么,或許就是尚元憫所說的寶物。

  燕開庭頭越來越低,到了最后竟是要彎下腰來,終于,在視野中出現一個半人多大的洞口來。燕開庭長舒一口氣,心下便知自己應該已經是走到頭了。

  出了洞口,出現在燕開庭面前的就是一個地下大廳,這個大廳也不算很大,約莫有燕開庭的蕭庭院一般大小,四周全是光潔的冰壁,倒映著燕開庭手中夜明珠的光芒。唯一引起燕開庭注意的就是大廳中央矗立著一根約有半人多高,中間細兩邊粗的冰柱,柱面之上,放著一個冰盒。

  燕開庭心下一喜,抱著小花貓就猛地親了一口,看來,自己還真是找對地方了!燕開庭喜滋滋地就朝中央冰柱走去,只是小花貓卻停在原地一個勁兒喵嗚喵嗚地叫著,燕開庭雖有些疑惑,但是還是想著先拿走寶貝再說。

  盯著那冰盒,燕開庭兩眼就放起光來,真的是得來全不費工夫,興奮地搓著雙手,燕開庭便走到了冰柱旁邊,伸出手,正要取下那冰盒。

  突然,一股寒意從背后猛的升起,不是那對寒冷空氣的一種反應,而是實實在在對危險的一種本能的恐懼!

  “啊!”燕開庭轉過身來,伸出手中的夜明珠,前方頓時一亮,只是出乎意料,前方什么都沒有。燕開庭的心臟蹦蹦直跳,快要跳到嗓子眼了,突然,那危險的氣息又在側方升起。

  燕開庭強忍著不知道為什么,心中莫名其妙難以平靜的緊張情緒,一個縱躍,就跳在了大廳的邊緣,遠離了那根冰柱。幾乎是在落地的那一剎那,那種危險的感覺陡然消失!

  “喵嗚~”小花貓叫喚了一聲,望著燕開庭,好似在搖頭一般。

  整個大廳在夜明珠的照耀之下比白晝還要亮上幾分,根本就不見任何異物的存在,但是方才那種危險的感覺卻是如此分明,根本不像是假的。自己好像就被恐懼所支配了一般,渾身汗毛倒豎,根本無暇去那那冰盒。

  仔細觀察了一番,燕開庭決定再次試上一試,于是又緩緩移動到了冰柱那邊,果然,就在燕開庭將要抬手去觸碰那冰盒時,危險的感覺陡然從背后升起,燕開庭只覺得自己已經被恐懼完全支配,恨不得趕忙逃離此地。

  燕開庭向來自詡膽子大,從小到大除了夏平生誰人也沒怕過,以往就算有過害怕時刻也從來都會被自己的意志戰勝,但是在此處,燕開庭只覺得自己的意志好似一支象蹄之下的螞蟻,被狠狠地碾壓成一灘肉醬,根本不能反抗。堅持了片刻,燕開庭只覺得渾身疲累,那是來自精神磨損上的疲累,于是一個縱躍,又跳到了邊緣之處。

  大喘幾口氣來,燕開庭望向那冰柱之上的冰盒,眼神復雜起來。似乎,自己只要一想要觸碰這冰盒就會被危險感覺所包圍,那么是否就能推測,這個冰盒本身就是一種非常危險的東西呢?

  冰盒之內的東西也被冰盒之外的花紋所扭曲,根本就看不出來是個什么樣的物什,只看見其中光芒扭轉,透著藍光,但是具體形狀大小,燕開庭卻是看不明白。

  要不要再試上一試?燕開庭如此想著,就見一旁的花貓“喵嗚”了一聲,就跳上洞窟的入口,向返程走去。

  “喂?!你不是要跟著我嗎?怎么說走就走!”燕開庭也是無語,走向洞窟朝里面張望著。

  只見那花貓轉過身來,眼神耷拉著望了一眼燕開庭,似是緩緩搖了搖頭,好像在說“你不行啊”,就慢慢往前走去。

  自己被一只貓給鄙視了?燕開庭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重重地哼了一聲,小孩子心性便出來了。只見他將右手一把伸進洞窟內,輕輕一躍,就抓住了還未走遠的花貓的尾巴,“喵嗚!”燕開庭就這樣有把花貓給扯了出來。

  “哼!你這壞貓,明明是你將我帶到這里來的,我猜你肯定也很想要那東西吧!那你便代我去拿好了!”

  說著,便在一聲凄厲的貓叫之中,將花貓扔向了那大廳內的圓柱上。

  “喵!!”那花貓四肢張開,渾身毛都豎了起來,眼見自己就要掉在冰河之上,花貓四肢一陣撲騰,砰地一聲,便直直摔在了冰盒上。

  “哈哈哈!”燕開庭看著花貓的狼狽模樣一陣捧腹大笑,但是笑著笑著臉色就嚴肅了起來。只見花貓一動不動,整個身子都癱軟在了盒子上,尾巴和四肢都無力地垂下,就像是死了一般。

  燕開庭微微皺眉,他本來只是想給這小東西一個教訓,卻無心奪它性命,燕開庭越想便覺得自己不該,就一個箭步沖上前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抱起花貓準備退回到邊緣,只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在他抱起花貓的那一剎那,花貓圓眼猛地一睜,露出狡黠的光芒,四個爪子已經深深嵌進了冰盒之內,燕開庭竟是連貓帶盒一起抱了出來!

  “這!”燕開庭一時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在這時,整個大廳就開始晃動起來,不斷有冰棱掉下,看來冰盒脫離原位已經影響到了整個大廳,大廳就快要崩塌了!

  燕開庭顧不得這么多,他才不想被埋在一堆冰渣里,于是想也不想,連貓帶盒全抱在懷里,跳進了洞窟之中,就拼命往外邊跑去!

  一邊跑,后方一邊坍塌,燕開庭都快要跑到自己速度的極限,剛剛跑出洞窟,轟轟隆隆的巨大聲響便傳到耳邊,轉眼一看,這巨大的洞窟就這樣坍塌成一片。

  長出一口氣,燕開庭心想,總算是逃過了這一劫。此時,懷中的貓兒抱著冰盒,正眨巴著大眼睛望著燕開庭,燕開庭伸出一只手來,道:“給我。”

  “喵嗚!”花貓叫喚一聲,懷中冰盒又抱得更緊了一些。

  燕開庭冷笑一聲,道:“跟你做個交易,把這個東西給我,我就讓你一直跟著我,在某種程度上,咱們便共有這個東西....反正,你又打不過我...”

  花貓眼珠子一轉,雙手就漸漸松了下來,燕開庭頓時喜笑顏開,一把將冰盒奪了過來,然后將花貓放在地方,摸了一摸它的腦袋,道:“對,這才乖嘛。”

  說著,燕開庭也坐了下來,緩緩打開了那個冰盒。花貓也跳上了燕開庭的肩膀,一人一貓,就這樣屏息緊緊盯著手中的冰盒。

  緩緩打開,一個鵝卵石一般形狀,水晶一般透明的藍色晶體,出現在他們眼前。

  “這是?”燕開庭左看右看,怎么感覺都像是一塊發著光的透明石頭,而小花貓卻是跳進了那冰盒之中,對著那石頭就是一頓猛蹭。

  “哎哎哎!”燕開庭一把將花貓提起來,道:“這可是我小有門欽點的寶物!你可別給我弄壞了!”說著,燕開庭將盒子一關,便收入到儲物戒里。

  站起身來,燕開庭環顧四周,既然拿到了寶物,那么此時他就只面臨著一個問題,那就是該怎么出去?

  燕開庭一邊走著一邊四處觀察,發現這冰原好似一望無際,就跟沼澤之源一般,似是沒有盡頭,但總歸不可能沒有辦法出去吧?燕開庭越想越是害怕,他才不要孤獨地和一只貓生活在這冰天雪地里。

  走著走著,燕開庭肚子一陣咕嚕叫,在這無日午夜的世界里,燕開庭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經有多長時間沒有吃過東西了環顧四周,白茫茫的一片,要說連棵樹都沒有,燕開庭嘆了一口氣,眼神不自覺地就飄向了肩上的小花貓。

  “喵嗚!”小花貓似是猜到了他在想什么一般,噌的一聲就從他肩上飛了下去,弓著背,毛發直豎。

  “哼!既然這么害怕我,干嘛還要一心想要跟著我!”燕開庭沒好氣的道,明明自己將它暴打了一頓,它還死皮賴臉地跟著自己。燕開庭還不是看在剛剛它機智地將冰盒給帶了出來,表現的極為聰明,沒準兒以后還有用武之處的份兒上,才答應把它帶著。

  一人一貓漫無目的地往前走著,頓時,原本平靜的冰原之上刮起一陣大風來,風力裹雜著冰渣子吹得人臉生疼,燕開庭擔心自己一副絕世面容,趕忙鉆進一個半人多高的洞窟里,抱著貓兒,靜靜地等待狂風過去。

  坐了一會,燕開庭只覺得氣溫越來越低,一陣一陣的寒意想自己襲來,也不知道是這狂風降低了溫度,還是從洞窟里冒出的寒意,燕開庭抱著貓兒,經哆哆嗦嗦地顫抖起來,一邊往手心哈氣,饒是以燕開庭火屬性有體內之火加持,燕開庭都覺得這徹骨的寒意真是難捱。

  為了找到這寒意的來源,燕開庭將手伸出洞窟外,瞬間掌心就被冰渣子切除了幾條口子來,卻在極低溫的環境下連血都流不出來,看來,果真是外部環境太過于寒冷。這樣想著,燕開庭就抱著貓兒,弓著身子向洞窟里面走去。

  果然,越走那種寒意就越是減弱幾分,直到完全聽不見外面呼嘯的風聲之后,燕開庭才重新坐下,一片黑暗之中,就只剩小花貓那白色底貓閃耀著銀白顏色,燕開庭掏出夜明珠,頓時洞窟內又明亮了起來。

  看來貓兒方才也是凍壞了,明明十分有活力的它此時在燕開庭懷里蜷縮一團,進入了香甜的睡夢之中,隨著感受到了暖意,一陣倦意也像燕開庭襲來。雖然他的意識告訴自己千萬不可睡著,但是他的眼皮卻又仿佛被拴上了兩塊巨石一般,不受控制地就睡了過去....

  當沈伯嚴站在那一望無際的沼澤之源前,他的表情第一次有了凝重,在他的感知當中,冰原分明就在這個方向,但是如此浩浩蕩蕩的草原之中,哪里有冰原的影子。

  在沼澤之源上,就連飛行也很困難,一不小心就會栽在那強大的引力之上,自古以來,有不少自視甚高的探索者在沼澤之源上飛行,都沒落得個好下場。

  就在沈伯嚴猶豫著要不要踏上這片死亡草原時,在他身后的林間傳來一聲簌簌響聲,沈伯嚴心念一轉,就化作一道飛影,躲在了一從灌木后面。

  出現在沈伯嚴面前的,竟是匆匆趕來的洛長蘇,崔胤,章若云三人。

  “師兄,這時怎么回事?明明就在這個方向的?!”

  洛長蘇也是費解,按照自己得來的資料,應是在這個方位沒有錯。只是面對著如此浩蕩的一片草原,洛長蘇也是跟前面幾位一般,摸不著方向。

  沉吟片刻,洛長蘇轉身對他兩位師弟說道:“不管在不在這邊,我們總得去看看才是。你們若是想好了,我們就先到這草原上查看查看,不過注意,草原比森林還要兇險!”

  暗處的沈伯嚴聽了這席話,冷笑一聲,看來他們還未感應到這是一片沼澤之源。

  “哼,有好戲看了。”

  只見洛長蘇帶著崔胤和章若云踏上那草原的一剎那,整個人的臉色都垮了下來,緩緩轉身,望著同樣是一副驚恐面容的兩人說道:“我們,好像是走到了沼澤之源了。”

  其余兩人怎么會不知道是沼澤之源,但是既然踏上了,也都是沒有退回來的余地。既然冰原就在這個方位,那么便怎樣都不能放棄。

  “師兄!我們走吧,大不了死在這個地方!”崔胤道:“反正拿不到那個寶貝,回去在三長老那里也是交代不了,還不如放手搏一搏!”

  章若云也是點頭,三長老的手段,大家都是有目共睹。既然他們得了長老的資料,卻完成不了任務,那么接下來一段日子里,想必三人也是不好過。

  洛長蘇則更不是畏難之輩,當即就點了點頭,說:“好,那我就在前面先行探路,你二人緊緊跟著,一旦有人踩錯了步子,另外兩人就要趕快施以援手!”

  兩人齊聲道了聲好,便向前一步一步走去。

  這一切,看在沈伯嚴的眼里,他只覺得好笑。以他多次進入秘境的經驗,雖然沼澤之源并不是最危險的環境,但也是危險之中的佼佼者了,尤其規模還是如此之大,就更加沒有勝算了。

  沈伯嚴心念一轉,就從芥子袋里掏出一片好似羽毛一般的東西,沈伯嚴看向走在最后方的章若云,然后對著那枚小小羽毛法器吹了一下,道了聲“去!”,只見那片羽毛緩緩飄向章若云,然后貼在了章若云的背上。

  而章若云,卻是毫無察覺,眼睛緊緊盯著地面,踩著前人的腳步,向前走著。

  眼見著那片羽毛牢牢地附在了章若云的背上,沈伯嚴重新走回林中,找了一塊僻靜之地,升起結界,便端坐其中打起坐來。

  在上一個幻境當中,饒是以沈伯嚴,也是消耗不少。為了能夠在冰原中順利完成門內的任務,他也得調整好自己的狀態。

  冰原上的風依舊呼呼作響,不但沒有減弱,還有越來越大的趨勢。洞窟之內,燕開庭吸了吸鼻子,已經身處于睡夢之中。只是他似乎睡得不那么舒服,總覺得耳邊嗚嗚作響,甚是叨擾,他換了一個姿勢,卻只覺得這聲音越來越大,不情不愿的睜開眼睛,燕開庭頓時就是一陣怪叫。

  “哇!”燕開庭猛地站起,腦袋砰地一聲撞在了洞頂,撞得他眼淚就要流出來了。

  在他眼前的黑暗之中,現出兩只紫色的巨眼,紫色的幽光攝人心魄,碩大的鱗片反射著夜明珠的炫彩光芒,一張微閉著的嘴里吐出長長的信子,赫然是一條巨型蟒蛇!

  而在燕開庭和蟒蛇中間,小花貓變身到正常虎豹大小,正好能夠在這半人多高的洞窟里站立起身子,望著那條巨蟒,它弓起背,張著嘴露出獠牙,發出嗚嗚的聲音,將燕開庭擋在身后。

  難不成,剛剛一直是它在保護自己?

  看到燕開庭醒來后,它緩緩回了一下頭,看了一眼燕開庭,隨即又直面著那條巨蟒,發嗚嗚嗚聲響一副想要進攻的模樣。

  燕開庭緩過神來,輕輕拍了拍它,道了聲:“讓我來!”

  在如此狹小的環境里,小花貓變成的猛虎可以說是占據了整個通道,讓燕開庭要制服那條巨蟒都有點無處下手。小花貓轉過身來嗷嗚了一聲,似是明白了燕開庭的想法,身形逐漸就縮小到原先花貓大小,退到了燕開庭身后。

  這時,眼前巨蟒又前進了幾分,這條巨蟒身型巨大,足有臉盆一般粗,吐著長長的信子,一雙紫色眼睛緊緊盯著燕開庭,恨不得一口就將他給吞了下去。

  “哼!來的正是時候!”

  燕開庭向來不懼怕這種兇獸,即使佝僂著身子不好施展,但對付這條看似有些傻傻的大蛇還是綽綽有余的。燕開庭半跪在地,心念一轉,便一拳轟出,這可不是普通的一拳,攜帶著燕開庭體內之火,拳意之中竟帶著絲絲火焰,就像巨蛇飛去。

  如此高溫一拳,直直轟在巨蛇的腦袋上,頓時巨蛇發出一聲凄厲的叫喊,就往后縮去。燕開庭哪會失去這個機會,迅速地跟上前去,在芥子袋里摸出一個銀鉤法器來,大喊一聲“去!”,那銀鉤就直直飛向倉皇躲避的巨蛇,生生嵌進了它的肉里!

  燕開庭見銀鉤已然拉緊,便手上發力,想要將這巨蛇給扯回來,卻不想冰面沒有借力之處,自己卻被那巨蟒給拖進了洞窟深處!

  洞窟深處竟然空間變得大了起來,足有一人多高的空間已然容許燕開庭站起身來,燕開庭迅速站定,右腳猛地在冰面上一踏,踏出一個小坑來,這一下,燕開庭有了借力之處,便扯著銀鉤與那條巨蟒角力起來!

  饒是以燕開庭天生神力,將那條巨蟒給扯回來也費了不小的勁兒,待到時機正好時,燕開庭一手扯著銀鉤,一手手中現出泰初錘,便對著那無法逃避的巨蛇一錘轟去!頓時一團雷火繚繞著蛇身一陣劈啪作響,不到一會兒,燕開庭手中的銀鉤便松了下來,看來那條巨蛇已經沒了生氣。

看過《道緣浮圖》的書友還喜歡

东京1.5分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