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道緣浮圖 > 章一五六 歸鄉
  和謝無想在林中漫步一陣子,謝無想便以自己要休息為由,讓燕開庭回去,盡管依依不舍,燕開庭還是回到了自己的蕭庭院當中。

  一進院子,就只聽見孟爾雅干咳了幾聲,壞笑地望著自己,燕開庭臉上竟是泛起一陣紅暈來。

  “怎么了....”燕開庭對著孟爾雅道:“這么看著我,怪滲人的。”

  孟爾雅哈哈大笑了幾聲,道:“公子,你到底還是魅力不減當年啊,就連無想仙子,都接受你了....”

  燕開庭傻笑著摸了摸腦袋,道:“無想,無想那是她自己的選擇吶!”

  孟爾雅壞笑幾聲,沒有再繼續打去燕開庭,就回到了自己的廂房休息,天色漸漸暗了下來,暮色當中,燕開庭轉身望向那一片幽靜的樹林,心中想到,此時的她,會不會也在暮色當中,望著自己所在的地方呢?

  如此之近,燕開庭只覺得此時他被巨大的溫暖所包裹著,就如這四合的暮色一般,包裹著他。

  翌日,燕開庭站在無想閣前,朝里面發出了一道傳訊符。

  片刻之后,謝無想走了出來,牽住了他的手,兩人昨日就約定好,今日要一同進入大殿之中,參加授勛儀式。

  兩人牽著手走在前往大殿的路上,所有人都望向了兩人,無一不都是奇怪震驚的眼神,然而兩人卻像是沒有看到似的,直到走到了大殿門口,才松開手來。

  這一幕,也收在了付明軒的眼里。

  看著燕開庭和謝無想站在大殿門外依依不舍地松開手,付明軒眉頭擰成了一團,元籍真人此時剛好從后方走了過來,也看到了兩人,拍了拍付明軒的肩,道:“罷了,或許,她真的不一樣了呢?”

  在付明軒的感知當中,此時謝無想也是真人境界,從到到腳與以前完全不同,難道真如自己所聽到的傳聞一般,無想仙子不復存在,取之而來的是無想真人?

  付明軒輕哼一聲,沒有說話。無論她謝無想是仙子還是真人也好,無論她是什么身份,有沒有靈魂,只要有絲毫傷及燕開庭的心,他都不會容忍。

  走進大殿之中,各位長老已然坐齊,按照往常的習慣,謝無想走到了長老席位旁,站定身形,望著下方的弟子們。

  長老們看一看謝無想,互相望了望,眼中充滿了復雜的意味,有的不屑一顧,冷笑幾聲,有的卻是眼神凝重,顯然在思考著很么。

  但是謝無想這一次,確實不會再在意任何人的目光,他的眼神,全然地之落在了一個人的身上。

  燕開庭和付明軒并肩站著,朝著眾長老行著拱手禮儀,無憂尊者將小有門最高榮譽的門勛賜給了二人,還說了許多勉勵的話語,賜給了二人許多珍奇法器。

  然而,燕開庭卻好似完全沒有在意這些似的,他的目光,只是輕輕落在謝無想身上。

  授勛儀式結束之后,燕開庭和付明軒走出殿外,付明軒望向燕開庭,欲言又止。

  燕開庭笑了笑,道:“你也看見了,她已經不復從前,不是嗎?”

  付明軒頓了頓,嘆息一聲,道:“我并不是要阻攔你,只是覺得她的身份,始終讓我覺得放不下心來。”

  燕開庭笑著拍了拍付明軒的背,道:“我相信你,但是,我也相信無想。”

  看著燕開庭如此堅定,付明軒點了點頭,道:“你自己注意就好。”說完,付明軒便要去處理一些門內的事項,燕開庭就站在門口,等候著謝無想從殿內走來。

  “走吧!”燕開庭向謝無想伸出了手。

  謝無想臉上掛著少女般的笑容,嗯了一聲,輕輕牽住了燕開庭的手,兩人便在所有人的目光當中,朝著蕭庭院的方向走去。

  等到兩人消失在了視野當中,所有長老們都紛紛議論起來。

  洛水尊者手撫長須,轉身向著無憂尊者道:“這謝無想是怎么一回事?為何突然就成為了真人?難道不是有違背青華君的本意么?”

  無憂尊者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二師兄,我想青華君的本意也絕不是那樣禁錮著無想仙子吧。”清微尊者道:“否則那也太過于殘忍了一些!”

  五長老道:“有什么好殘忍的,在門內哪一個她沒有?!”

  一時之間長老們就議論紛紛,無憂尊者一直沒有說話,過了好一會兒,洛水尊者才轉向問道:“大師兄,你倒是說句話啊!”

  無憂尊者輕笑兩聲,道:“這么多年來,就是一粒種子,也該發芽了,謝無想為何不能生長出自己的靈魂呢?若是有了靈魂,那與我們這些人,又有什么不同呢?”

  眾人沒有說話,只是沉默地聽著。

  無憂尊者繼續道:“青華君當日制造出來她,為了使她能夠成為一個與我們一般能說話能思考的人,將自己的氣息分了一縷給她,而如今,她已經有了自己的靈魂,那么我們還有什么道理,要控制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呢?”

  頓了一頓,無憂尊者長嘆一聲,道:”至于她和蕭然弟子,便由著他們去好了,是緣是劫,都是他們的命數,我們何苦摻和其中?再加上,如今的謝無想,不過就是成了真人,也不會做出有損我們小有門的事情,這一點,你們都放心好了。“

  聽到無憂尊者這樣說,分明是已經承認了謝無想現在是一個人的身份,眾長老也沒什么好說的,也便不再將此事放在心上,商討了一些關于玉京秘境的事情,就散會了。

  而此時,牽手漫步在飛靈峰之上,和煦的春風吹的兩人的發絲飄飄揚揚,燕開庭只感覺手中謝無想的手仿若無骨一般軟軟綿綿,無論怎樣握著,都十分舒適。謝無想也覺得,牽著自己手的那只手掌是如此寬厚,如此讓人有安全感,仿佛無論前方出現了什么樣的險阻與危險,這只手,就會將它們全部掃除。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兩人在修煉之余,時常會面,就像是普通凡間的戀人一般,過上了一段安靜且無憂的日子。迄今為止,這是兩人的人生當中,最為幸福的一段時光。

  一日,燕開庭和謝無想正在林中走著的時候,一名童子急忙跑來,說是長老會有事情急招二人前去。

  相視一眼,燕開庭非常疑惑,不知道會有什么事情,在心里,其是燕開庭一直很擔心,自己和謝無想的關系會遭到長老會的阻攔。

  只聽見謝無想輕聲道:“只怕是玉京秘境之事。”

  “哦?”燕開庭皺了皺眉,他好久都沒有去關心過玉京秘境的事情了。

  自從來到小有門之后,燕開庭就像是自我麻痹一般,根本不再關心有關于玉京的任何事情,那樣只會讓他記起那些不好的回憶罷了。

  “嗯。”謝無想點了點頭,道:“如今新一輪的浮圖榜開啟,進入玉京秘境的人選也該確定了,聽說,玉京那邊的基地已經都差不多建造好了,就等著秘境開啟。”

  燕開庭點了點頭,道了一聲“這樣啊”,就牽起謝無想的手,道:“走吧,一起過去吧。”

  謝無想點了點頭,兩人便一同朝著大殿走去。

  大殿之內,付明軒,還有一些核心弟子已經在座,眾長老見著燕開庭和謝無想一同牽手進來,已經見怪不怪了,兩人落座之后,又等了幾名資歷較深的真人到來,才開始進行討論。

  兩人按照輩分自然不能坐在一起,謝無想怎么說也是長老一級的人物,雖是沒有這個名分,但是從來在門內都是享受的這種待遇,自然在這種會議上,與一些老一輩的長者坐在一起。

  而燕開庭,就和付明軒并肩坐著。與付明軒相視一眼,互相點了點頭,兩人便參與到了會議之中。

  無憂尊者看見眾人都已到齊,便道:“各位是否還記得玉京的那個千年秘境?”

  眾人都點了點頭,道:“自然是記得的。”

  無憂尊者手撫長須,道:“據我門得到的消息,玉京秘境將在半月內,迎來第一次開啟。”

  聽到這個消息,付明軒微不可查地皺了皺眉。這一幕,被燕開庭收在了眼里。

  “根據我門此前所爭取到的名額,我門將會派出一些優秀的弟子進入秘境,根據長老會的想法,此次前去秘境,由寒州弟子與蕭然弟子一同帶領。”

  燕開庭驚訝地抬起了頭,望向無憂尊者。若是說要他進入秘境,燕開庭不會覺得驚訝,自己本身就是核心弟子,還是登上了浮圖榜的真人,但是要讓他帶領弟子們,他就覺得有些驚訝了。

  他向來害怕麻煩,并且,從來不像付明軒一般,具有極高的領導能力,對于他來說,能管理好自己,就已經是很不錯了。

  不過既然是門內安排,燕開庭也并不推諉,向著無憂尊者拱了一手,以示應允。

  無憂尊者點了點頭,道了一聲好,便繼續道:“蕭然弟子,這是你第一次作為領頭人去完成一項至關重要的任務,這也是門內對你寄予厚望的表現,你向來與寒州弟子交情甚好,再加上玉京本就是你二人的故鄉,由你們來共同完成任務,便是再好不過。”

  無憂尊者說完之后,燕開庭道:“自是,弟子一定不負眾長老所望。”

  洛水尊者點了點頭,道:“不過,那玉京秘境為千年秘境,誰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但是據我們推測,里面怕是有類似于時間之流一樣的東西,你們此次前去,還需多加小心。”

  無憂尊者也是點頭,道:“二長老所言極是,你們二人已然得了大神通,便對這些虛空玄虛之事,多加敏感一些才是。”

  付明軒和燕開庭均是答應一聲,隨后,無憂尊者又道:“你們放心,元籍真人會同你們一同前去。”

  兩人點了點頭,元籍真人作為門內的第一天才,像玉京秘境這種資源十分豐富的秘境,定然是少不了一位像他這樣的高階真人坐鎮。

  即使得了大神通,燕開庭在修道界仍然沒有達到頂尖的程度,付明軒雖然比他要好一些,但是兩人畢竟屬于小輩,有元籍真人在身邊,自然路子都要好走許多。

  元籍真人向著眾長老行了一禮,以示應允。

  隨后,又安排了一下進入秘境當中的具體弟子,商量出來名單之后,就將這名單在門內告示。

  會議結束之后,謝無想剛準備起身,就被無憂尊者叫住。轉過身來,謝無想朝著無憂尊者行了一禮,道:“尊者可還有事情要吩咐?”

  無憂尊者手撫長須,道:“若我記得沒錯,玉京城當中,你也曾經參與過?“

  謝無想點了點頭,道:“是的,尊者。”

  無憂尊者點頭道:“那好,你也便和他們一起去吧。”

  謝無想微微一愣,道:“尊者.....”

  無憂尊者望著謝無想,道:“以前年輕的時候,總覺得你就像是天邊清冷的月光,不可靠近,如今我已年老,看你,卻像是看見自己的女兒一般,我同青華君,曾經都有一個故人,你知道的,那人也叫謝無想,與你,也有七八分相似。”

  謝無想微微垂眉,想起了自己現在居住的無想閣,這名字從來都不是她取的。

  “無論怎樣,我希望你能更好,這么多年,小有門的確是虧待你了。如今你與蕭然弟子,有情人終成眷屬,有你在他身邊,他也應當會更加安心才是。”

  無憂尊者望著大殿之外,眼神飄在了很遠的地方,喃喃道:“當初你從天上飄落下來的時候,我就知道青華的意圖了,他總是那樣小孩子氣。”

  謝無想應了一聲,道:“多謝尊者。”

  無憂尊者點了點頭,示意謝無想可以走了,謝無想行了一禮,便退出殿外。

  無憂尊者望著天空,看著空中庭院,道:“準備好了嗎?這個世界?”

  十日之后,三十余名弟子在燕開庭和付明軒的帶領之下,向著玉京城飛去。飛在兩人旁邊的,還有尚元憫與謝無想。

  自從謝無想成為真人之后,尚元憫便再也沒有與她說過一句話,不知道為何,在他的心中,總是對謝無想有著一絲異樣的感覺。明明自己很早之前都感受到了她的不同,卻是不肯承認,如今她已蛻變,尚元憫卻是希望她還是能如以前一般。

  在尚元憫的回憶當中,這么多年,謝無想的面容就沒有變過。

  遙想當年,自己還是一個懵懂孩童時,在后山懸崖邊練劍,不知為何招引了一群鷹隼過來,年幼的他拿著木質長劍,抵抗這一群都有他身形大小的猛禽,心下十分驚慌與害怕,擔心自己會被這些鷹隼吃掉,或者是跌落懸崖。

  可是就當他滿身是傷快要支持不住時,一陣清幽蓮花香氣傳來,謝無想宛若天女一般降落在他的面前,右手一揮,白紗飄散,不費吹灰之力就趕走了那些鷹隼,尚元憫呆滯地看著眼前的女子,竟忘記了說話。

  謝無想的面容掩映在面紗之下,年幼的尚元憫看不見她的表情。只知道,她走上前來蹲在自己的面前,拿出一面手絹,為自己擦拭著臉上的血痕。

  “疼嗎?”這是謝無想對他說的第一句話。

  尚元憫搖了搖頭,忍住沒有哭出來。謝無想將他抱了起來,他便縮在謝無想看似柔弱此時卻非常穩定可靠的身體里,向著大殿走去。

  他記得,自己身上的血漬將謝無想的白衣染上了紅色,卻在下一次見到她時,謝無想的白衣又變得如明月一般皎白。

  那時他的師兄們告訴他,那女子叫謝無想,所有的弟子都稱她為無想仙子。

  他卻看著謝無想那年輕的面容,心中喚她無想姊姊。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孩童漸漸長大,被寄予厚望,雖是經常見到謝無想,卻是逐漸淡忘了心中對她的那番感覺,到了后來,他便也開始稱呼她無想仙子,在知曉了謝無想的真實身份之后,又無端地從心中升出許多失望來,這些失望,再往后的歲月當中逐漸演變成不解,淡漠,還有厭惡。

  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么生出來的厭惡。

  只是此時,看著謝無想和燕開庭一同坐在冰靈之上,摒棄了那無聊的青色長衫,換上了鵝黃色的長裙,隨風飄揚之間,謝無想和燕開庭說著話,笑容燦爛,眼神溫柔似水,一只手被燕開庭緊緊握在握在手心,頭輕輕倚靠在燕開庭的肩上。

  尚元憫輕哼一聲,將頭轉向了一邊。

  至于付明軒,壓根就沒打算將臉朝向二人,站在一劍光寒十九洲上,付明軒眼神堅毅,望著前方,眉頭緊緊皺著,顯得十分嚴肅。

  尚元憫也發現了付明軒那近乎夸張的嚴肅,便問道:“怎么了,可是感知到了什么事情?”

  付明軒好似是被驚擾了一般,愣了一下,“啊,什么?”

  尚元憫皺了皺眉,道:“你走神了?”

  付明軒低頭不語,隨即抬起頭來,朝著尚元憫笑了一下,道:“啊,只是又要回到故鄉,方才腦海里想到了一些事情。”

  尚元憫聳了聳肩,道:“這飛行還需要集中注意力才是,以免遇到什么危險。”

  付明軒道:“嗯,寒州知道了。”

  頓了頓,尚元憫又道:“你看,同樣是回到故鄉,燕蕭然那小子就像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付明軒望了一眼坐在冰靈之上整和謝無想說著話的燕開庭,眼中滿是笑意,只不過,又閃現出一絲絲憂慮出來,這極細微的神情,也只有他能夠抓住。

  付明軒輕笑兩聲,道:“他啊,一向都是如此,我們不必管他。”

  如此飛行,三天之后,眾人才來到了玉京城外。

  站在玉京城外,燕開庭望著那熟悉的城門。心中交織著一股無法言說的感情。他以為自己早就釋然,但是卻在這一刻,還是會擔心自己看到了這城市截然不同的面容之后,心下會忍不住地憂傷起來。

  城門緩緩打開,燕開庭走在那條幾乎認不出來的道路上,每走一步,心下就像是被人用錘子敲擊了一下一般,視線所及之處,是那樣的熟悉,卻又是那樣的陌生,這個城市的每一處每一角,以往他都是那樣熟悉,而現在,卻都像是不認識一般。

  “庭哥兒,我們小有門的基地,就在燕府。”付明軒走上前來,拍了拍燕開庭的肩,道:“調整一下心緒吧。”

  燕開庭點了點頭,望向付明軒,問道:“你沒有感覺嗎?”

  付明軒苦澀地笑了笑,沒有回答,向前走去。

  燕開庭望著付明軒的背影,嘆息一聲,這時,他感受到自己的右手被人牽住,轉過頭來,謝無想朝他偏了偏頭,笑道:“走吧。”

  燕開庭點了點頭,便向著玉京城內走去。

  自然,燕府也與以前完全不是一個樣子,只有燕家祠堂的廢墟還保持著原貌,那是因為,玉京秘境的入口便是在那里。

  走在昔日自己的府院當中,燕開庭看見了不少以前在自己家當差的下人們,那些人看到了燕開庭,先是微微一驚,擦了擦眼睛,便跪在燕開庭的面前,一口一個“燕爺”叫著,讓許多從未來過玉京的弟子都驚呆了。

  燕開庭自然是不允許他們再這樣叫自己,趕忙上去想要制止他們,卻沒想到燕開庭剛走近,那些下人們竟不住地向他磕起頭來。

  燕開庭一愣,朝著最前方的一位老者道:“秦伯,你這是何意?趕快起來吧!”

  說著,燕開庭就伸出手來去扶他,誰知那老者嚇了一大跳,連連道:“燕爺,小的們不知道您今日要回來燕府,小有門的改造已經是完成,我們也還沒來得及收拾您的院子....”

  燕開庭卻是笑了一笑,道:“不打緊,我隨便住都可以。”

  秦伯疑惑地抬起頭來,只見眼前的燕開庭著實與以前全然不同,臉上再無頹喪之氣,也無那種紈绔子弟經常掛在臉上的傲慢表情也被洗刷的干凈,代之以一種溫潤出塵的氣質,竟是與付府的大公子有幾分相似了。

  “燕爺.....”

  燕開庭笑了笑,道:“不要稱呼我為爺了,你若是不習慣叫我的號,叫我庭哥兒就行。”

  這秦伯還有后面的一眾下人,都是燕府的一些“老人”,很多都是自小看著燕開庭長大的,如今看到他這副模樣,竟是覺得陌生起來。

  后面的一眾弟子都在原本駐扎在玉京城燕府的小有門弟子安排了住處,燕開庭便自己一個人在燕府當中轉了起來。

  令他欣慰的是,自己所住的那個院子還有夏平生以前居住的雪域院都完好的保存了下來,雖然已經積滿了灰塵,但是模樣卻是一點都沒有變。自己居住的院子,一走進去,就好似看到了蝶衣端著一個餐盤走過的身影,李梁又興沖沖地從門外跑了進來,講述著自己有他但到了胡東來等人的消息。

  燕開庭笑了笑,便走向了雪域院。

  雪域院已經是沒有雪了,從那一天開始,就停止了下雪。

  少年時期,燕開庭一直不明白為何夏平生終日要居住在這樣一個冰天雪地的環境當中,現在他漸漸開始明白了,在這個紛繁復雜的世界當中,只有那么徹骨的冰冷,也能讓自己那可不安的心漸漸平靜下來吧。

  如今的雪域院,荒草叢生,灰塵滿積,燕開庭向一個下人討了一把掃帚,自己就開始打掃起來,不知不覺,就到了黃昏時刻,暮色當中,燕開庭忙得正起勁兒。

  突然,燕開庭好似感到有什么人出現,站起身來,付明軒便站在了門口。

  付明軒笑著望他,道:“小時候,我經常在想,這雪域院當中是個什么樣子的?雖然聽你講了許多,可是今日,還是第一次看到。”

  燕開庭笑了笑,道:“啊,以前,可不是這個樣子的,很大很大的雪,地面上都積滿了,很冷,真的。”

  付明軒道:“以前都在幻想著,自己什么時候可以也進來看一看,夏師為人嚴肅,向來不允許我們這些小輩無故亂闖,我也一直沒有機會,今日雖然可以進來,但總覺得有些許遺憾。”

  燕開庭眼珠一轉,道:“你當真想知道原先是什么樣子的么?”

  付明軒誠懇地點了點頭,道:“當然,這可是小時候的心愿吶。”

  燕開庭狡黠的笑了笑,便從儲物戒當中一陣翻找,找出了那日在霧口秘境石堡群當中所得來的那個能夠調節節氣的法器出來,對付明軒道:“你進來,關門。”

  付明軒愣了一愣,隨即聽話地關上了門,朝燕開庭走了過來。

  一道結界升起在雪域院的周圍,燕開庭將那法器拿在手中,向里面傾注了一絲法力,隨后,便呼喚起風雪來。

  頓時,鵝毛大雪簌簌降下,地上漸漸就有了積雪,旁邊的那棵常年掛著冰棱的松樹,再一次感受到了冰雪的溫度,

  “看,就是這樣子的。”燕開庭笑道,“每時每刻,都在下著雪,起著狂風,真是叫人懷念。”

  看到雪花飄落在自己的手心,燕開庭想到了無數個夜晚,自己跑來雪域院,或是挨罵,或是討教,或是療傷,在這里,充滿了他的回憶。

  關于夏平生的回憶。

  付明軒點了點頭,道:“謝謝你,滿足了我的好奇心。”

  燕開庭笑了笑,道:“我近日便在這里住下了,你呢?”

  付明軒聳了聳肩,道:“自是回我自己的府邸。”

  就像是從前一般,兩人在城中玩鬧之后各自回家,關于往日的回憶,一齊涌上了燕開庭的心頭。

  付明軒望這燕開庭,不知道為何,他的心情在寧靜的喜悅當中,夾雜著一絲沉悶,微微皺眉,被燕開庭所捕捉到了。

  “怎么了,明軒?”燕開庭走到了他的面前,道:“我最近,感覺到你有心事。”

  付明軒望了他一眼,道:“你什么時候也學著來觀察我了?”

  燕開庭吐了吐舌頭,道:“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我不想觀察你也沒有辦法,誰叫我現在是真人,還得了大神通,神識總是自己亂跑。”

  付明軒拍了拍燕開庭的頭,道:“少貧嘴!”

  燕開庭摸了摸頭,哈哈大笑起來,望著燕開庭的樣子,付明軒心下嘆息了一聲。

  “你覺得,這個世界好嗎?”付明軒突然問道。

  燕開庭的笑容瞬間就將在了臉上,他總覺得這個問題怎么就那么熟悉。

  燕開庭面容恢復平靜,道:“其實無所謂好不好的,只要有你們在,我就覺得挺好的。”

  還是一樣的回答,燕開庭的立場,所來都沒有變過。

  只是,“你們”究竟是誰,付明軒卻是始終不明白。

  “過幾天就要進入秘境了,祠堂那一塊就不要去了,以避免被卷進空間亂流當中,感覺現在,通道還是極其不穩定。”付明軒拍了拍燕開庭的肩,轉身就欲離開。

  “明軒!”付明軒走到了門口,燕開庭叫住了他。

  “嗯?”付明軒轉過頭來,望向燕開庭。

  燕開庭笑了笑,道:“今晚好夢。”

  點了點頭,付明軒露出一個溫暖的笑容,轉身推開雪域院的木門,便走了出去。

  還未走幾步,就發現前方出現了一個纖瘦的身影,一抹鵝黃色便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夜色席卷了整片天空,遠處,還殘余著幾縷紫金色的晚霞。

  “付首座。”謝無想朝著付明軒微微點頭,付明軒看著她,也是點頭致意。

  “你已經準備好了么?”擦身而過之后,付明軒的耳邊突然傳來了謝無想的聲音。

  付明軒轉過身來,望著謝無想,道:“不知無想真人,所指為何?”付明軒特地強調了“真人”二字,謝無想卻是冷笑一聲,道:“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付明軒嘴角微微上揚,處出現了一抹詭異的笑容,道:“寒州不才,并不知道無想真人在說些什么。”

  謝無想輕笑兩聲,道:“既然這樣,無想便也不再遮遮掩掩了,付首座要做什么,無想并不知道,但是無想可以確定的是,你的確是要做些什么。”

  付明軒沒有回答,冷眼的看著謝無想。

  謝無想迎上了他的目光,向他走近,幾乎都要貼在了他的身上,在謝無想純黑無暇的眼眸當中,倒映出了他的面容。

  “你想說什么?”付明軒注視著謝無想那一雙黑色的眸子。

  謝無想微微一笑,道:“你忘了,我和他們不一樣。”

  付明軒頓了一頓,沒有說話。

  “哼”謝無想輕哼一聲,隨即與付明軒逐漸遠離,望著付明軒道:“但是我從來都知道,你也與他們不一樣。”

  付明軒站定在原地,身周突然涌出陣陣森寒冷氣,整個人的氣質頓時降到了冰點,若是別人這樣站在他的面前,肯定早就站立不住,跌倒在地了。可是謝無想卻是一動不動,直直地迎上了他的目光。

  付明軒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望著謝無想,此時的他,與平時全然不同,雖然都給人冰冷的感覺,但是現在的他給人更多的卻是陌生。

  “你很聰明,可是你無法改變。”付明軒沉聲道。

  謝無想恢復了清冷的神色,望著他,道:“我沒有想過要改變,也不知道,你所說的改變是什么,但是。”

  謝無想微微垂下眼眉,道:“我不準你傷害他。”

  “哈哈哈!”付明軒揚天大笑幾聲,收起笑容之時,眼中盡是嘲諷,看著謝無想,就像是在看著一個笑話。

  “你算個什么東西!”說完,付明軒便轉身就走,謝無想只覺得,有個什么刺中了自己的心臟,雖然轉瞬即逝,但是已經足夠明顯。

  望著付明軒離開的背影,謝無想面容冰冷,眼神竟變得陰鷙起來。

  其余門派的弟子,也都陸陸續續到達玉京城,玉京城終于在沉寂一年之后,又迎來了繁盛時刻。

  只是這種繁盛,與先前是截然不同的,人們只覺得陌生,竟還有一些不知所措。不過,門派眾人都齊聚于此,一些當地人的生意又開始做了起來,叫賣聲飄蕩在集市上,不絕于耳。

  燕開庭卻是無心到城中閑逛,對于他來說,玉京城,早就不復存在了。

  只有待在這雪域院中,燃起溫暖的爐火,看著窗外簌簌落雪,燕開庭才感受到一陣心安。爐火之上,燕開庭燒著一壺熱茶,讀一讀書,睡一睡覺,時不時打坐入定,醒來之后聽見有人敲門,謝無想也會來拜訪他。

  如此的生活,燕開庭打算一直這樣度過下去,直到秘境將開,自己再出去。

  而與燕開庭不同的是,付明軒行走在玉京城的街道當中,此時的他,正朝著城主府走去。

  涂家,是元會門的基地。

  站在城主府前,付明軒也不作任何表示,不一會兒,便聽見一陣熟悉的腳步聲,不久之后,沈伯嚴便出現在他的面前。

  “寒州。”沈伯嚴喚了一聲他,付明軒只是點了點頭,便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見到沈伯嚴跟了上來,付明軒便道:“如今城內耳目甚多,咱們便去那畫舫上吧。”

  沈伯嚴點了點頭,道:“如此也好。”

  黑水河上,沈伯嚴與付明軒坐在畫舫之內,喝著一壺清酒,從遠處看,便可以看到整艘畫舫都被包裹在一層無形屏障當中,將里面完全隔絕。

  付明軒將一杯清酒送入口中,眉頭微微皺著,兩人也不說話,仿佛若有所思。

  最終,還是付明軒道:“雖然到了這個地步,我便無需在擔憂什么,但是不知道為何,總是心神不寧。”

  “啊。”沈伯嚴點了點頭,道:“不止你,我也是如此。”

  付明軒望向黑水河,閃耀著粼粼一片的光芒,很多人對著山川湖海吟詩作對,覺得眼前景物美不勝收,而自己,卻是從來都沒有覺得好看過。

  不說好看,他甚至不能欣賞。

  兩人坐在畫舫之上,無言地喝著清酒,直到傍晚時分,彩霞蔓延了西天,才緩緩向城內走去。

  窗外的雪依舊下著,已經這樣度過了四天了,燕開庭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平和與寧靜,以前為什么不會珍惜呢?燕開庭不知道,大概,人只有失去了什么東西,才會知道拿東西的可貴之處吧。

  翌日,燕開庭走出了雪域院,和付明軒一起,招聚起了眾弟子,便在元籍真人的帶領之下,向著燕家祠堂廢墟所在之地走去。

  此時,秘境已經在燕家祠堂廢墟上方形成了一個穩定的緩緩流淌著的旋渦,小有門作為當日門派競爭當中的第一名,自家弟子定是第一批進入到秘境當中。

  但是,第一批進入到秘境當中,雖是獲得寶貝和資源的機會更多,但是,所面臨的危險也是最大的。

  站定在這通道面前,尚元憫走進了一些,伸出手來仔細感受片刻,嚴肅的神情才稍稍放松下來,轉過身來,望著燕開庭和付明軒道:“已經差不多了,很穩定,你們二人誰先進入?”

  燕開庭和付明軒相視一眼,兩人均是道:“我先!”

  第一個進去的人,自然是要面臨著最高的危險,兩人倒是對什么資源沒有芥蒂,只是想著不想讓對方承受那最高的危險。

  尚元憫看到兩人,聳了聳肩,無奈道:“你們自己決定吧。”

  付明軒皺著眉頭望向嚴開庭,道:“你知不知道,第一個進去很可能被卷入到空間亂流當中,到時候,怎么都會出不來了!”

  燕開庭笑了笑,道:“我知道,不過,正是因為我知道,所以我不能讓你第一個進去!”

  說完,燕開庭竟是一把抓在了付明軒的胳膊上,然后就將他狠狠地往后一退,付明軒下意識地就伸出雙手,準備問燕開庭想要干什么,而燕開庭則是接著付明軒的反向力量迅速朝后退著,而在他的后方,就是秘境的通道。

  “庭哥兒!”

  “蕭然!”

  付明軒和謝無想幾乎就是一同叫了出來,尚元憫也非常震驚,沒想到燕開庭居然會以這種方式,先行進入了通道當中。

  之見燕開庭的身體在飛躍到那一面漩渦之上后就像是被旋渦給吸進去了一半,身形扭曲呈一種詭異的弧度,瞬間就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

看過《道緣浮圖》的書友還喜歡

东京1.5分彩平台